首页

历史穿越

快穿之狐色生娇(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之狐色生娇(H): 0001·初泄

    正是更深夜阑,万籁俱寂,南城的一处别墅里却隐隐传来声声压抑的喘息。
    月光潜入窗口,洒上华贵的床榻。被子被掀了大半,床上的少女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淡淡银光,肌肤更赛皎皎月华。
    她红晕满面,双眸紧闭,难耐地咬住下唇,努力对抗着渴望被抚摸揉弄的欲望,尝试吞下溢到嗓子眼的呻吟。但媚火来得太快太急,她揪紧被子的手都在发软,身体不受控制地轻颤着,终究是气息不稳,流露了几丝低喘娇吟。
    又来了!少女羞恼地将头埋进枕头,又来了,这种自身体深处传来的一波又一波的瘙痒。
    自几年前她初潮来了之后,媚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突兀地到访一次。而随着时间推移,媚火来得越来越频繁,到现在,距离上次媚火袭身也不过才叁天而已。
    而随着媚火袭身的频率增高,媚火的强度也在增大,到如今,冰敷冲凉都不管用了,身体极度渴望着释放。
    可少女素来乖巧,感情方面如一张白纸,更羞于做出自慰的举动,因此只能无措地任由身子在媚火的催袭下抖得愈发厉害。
    她粉嫩白皙的脸颊如同沾惹了露珠的桃花,柔软纤细的腰肢微微弓起,恰似不胜风力的弱柳。薄薄的汗水渐渐从她额角溢出,从脖颈流下,从身体里沁出。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花果清香。
    媚火还在持续折磨着她,一遍遍冲刷着她的意志,她已无力思考,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越崩越紧,修长匀称的双腿也不知在何时夹住了被褥,互相交缠着,越缠越紧、越缠越紧......就像旋紧了的琴弦,崩得紧紧的,只待素手那么轻轻一拨——
    “哈嗯......啊......”
    呻吟终于破口而出。少女的身子猛的颤抖了数下,不堪重负般瘫软在床,身下的春水如山涧中的小溪,随着颤动汩汩流出。空气中的清香瞬时浓郁了几分。
    高潮。
    陌生又不陌生的字眼印入脑海,少女满是惆怅,这可是她近十八年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啊。
    少女名叫虞娇,相貌出色、成绩优异、多才多艺、性格乖巧、洁身自好。她所期盼的第一次高潮,是与未来伴侣共赴的美好,而绝不是自己一个人夹着被子就泄了的狼狈。
    可事已至此,虞娇也只能软着身子颤着手起来清理一番,再继续睡下。
    高潮疲了身子,虞娇入睡很快,没人看见她周身突然泛起了耀眼的白光。
    那光很是圣洁,既柔和又温暖,虞娇沐浴其中,整个人都舒缓开了。光芒一遍遍轻拂着虞娇的身体,洗髓般精雕细琢起来。她本就精致的五官因此愈发精致,白皙细腻的肌肤也变得更是毫无瑕疵。
    但这光在圣洁之中,又有丝说不上来的魅惑邪意。就像是要把她打造成最顶尖的炉鼎一般,她的双乳更挺更嫩了,小腰更柔更细了,臀部更弹更翘了。甚至私处,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也雕琢成了绝佳的销魂窟。
    白光围着虞娇缠绕良久,终于浓缩成了一粒白珠,直直冲入了她的丹田盘踞下来,而珠身上的白光则顺着她的经脉缓缓流动,更为细致的、从内至外地优化着她的全身。
    而在虞娇的精神海内,有一枚黯淡的狐形玉石。白光拂过后,狐形玉石突然变得锃亮,将床上的少女卷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