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37.请摸摸我(玩弄play)

    阿欢不知道时与原来还能这样。她有些好奇,于是踮起脚,想伸手摸摸。
    猫类的耳朵本就极敏感。在半妖形态时,更是连碰都不行。
    在洁白的手指触碰到耳尖的同时,时与猛地一颤,眸中瞬时泛起了水光。可他不敢被发现异样,只好死死咬住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阿欢见时与没什么反应,另一只手也抬起来。微凉的手指顺着毛发生长的方向抚摸着,然后,轻轻捏了捏他的兽耳。
    “唔!”再压抑不住的呻吟从猫少年唇间逸出。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尾椎骨一路上窜,时与双腿发软,几乎要站不住。
    “主-主主人、我、我……”一紧张,讲起话来更加困难。
    他想开口请求阿欢停下,可尾巴,却诚实地将少女皓腕缠得更紧。少年双颊红得几乎要滴血,最后,说的是:
    “请请你再、再,再摸摸我……”
    阿欢觉得这个要求很好实现。
    时与年纪虽小,身量也比她高些。不太合身的裙子本就半穿不穿,随着动作,很快滑落地面。
    少年被摸得浑身发软。他靠在阿欢肩窝,不住发出好听的喘息声:“嗯、哈嗯……主人……”
    纯黑色的猫尾将少女紧紧缠着,像某种宣告所有权的信物。
    阿欢有点喜欢听少年发出这样的声音。也许潜意识里,她就是喜欢这样的类型。
    雄猫的阴茎平时是藏在体内的,不知何时,已经勃起,甚至抵上少女小腹。因着兴奋,前端的小孔正不断流出透明清液。
    时与不太明白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他不再满足于仅限耳朵的触碰,于是忍着难受,用尾巴尖在阿欢腰间不断摩挲。少年红着脸,期期艾艾问:“尾、尾巴,也-也可以摸吗?”
    ……
    混血猫妖的尾巴根部几乎比性器还要敏感。
    阿欢只是没什么花样地在顺着尾巴根慢慢撸到尾巴尖,属于少女的手抚弄着质感略微粗糙的猫尾,像给家猫顺毛那样,不带情色意味。
    这样的行为却惹得时与不住发出或重或轻的呻吟。他将整张脸都迈进了被子堆,欲潮汹涌,却不知如何缓解。渐渐,忍不住缓缓挺腰。硬挺的性器被压得抵在床板,随着少年动作不断蹭着被单。
    这无异于隔靴止痒。时与生出渴望,却不知如何疏解,急得眼中泛起泪光。猫似的少年呜咽着,不断唤:“主、主人……”
    阿欢以为时与被抚摸得舒服,才这样。于是伸手,拍拍他赤裸光洁的脊背:“好乖。”她说。
    她掌心的触感柔软微凉。时与猛地一抖,几乎要靠这样抵达高潮。性器前端的小孔颤巍巍地吐着清液,将压着的一小片床单浸湿。他再忍受不住,只好啜泣着,请求对方的垂怜:
    “啊……请再、呜……再摸摸我……”
    少年瘦削的肩膀不断颤着,像痛苦,又像极致的欢愉。
    阿欢终于察觉到异样。她眨眨眼,平稳的音色如碎冰。问:“摸哪里?”
    此时,连最简单的问句,听起来也像催情剂。
    时与说不出话,只伏在床上呜呜咽咽。好久,才抬起脸。那张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年面孔被情欲浸染,连眼尾都泛着红。他浑身发软,却好努力地翻过身,将明明粉嫩青涩、此时却显得分外肿胀淫乱的性器,凑到少女身前。
    泪珠从清澈漂亮的眸中滚落,猫似的少年带着哭腔,向淡漠绝美的少女,说出自己肮脏的欲望:“这、这里……”
    在阿欢五指握住性器的同时,喷溅而出的白浊也射了她满手。
    时与猛地扬起了头,湛蓝色的猫儿眼水雾朦胧。少年殷红的唇微张着,有透明的涎水从唇角滴下,最后落在赤裸的胸前。
    他陷入高潮后的失神,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呜啊……呜、呜呜……”
    少年浑身情潮染上的薄红,才恢复些神智,又开始哭。身下,原本整洁的床单被蹭得乱七八糟,还有好几处还未干涸的水渍。配上猫儿似的呜咽声,怎么看,都像是被俏寡妇强上了的纯情少年。
    阿欢望着自己满手的精液,陷入彻底的迷茫。
    以前,阿乐教过她这事如何做。她也不觉得,自己哪个环节有做错,所以。
    “为什么,要哭?”阿欢决定问一问。
    时与哭得一抽一抽,半响,才抽噎着回答:“好、好舒服……”
    阿欢完全没有理解为什么好舒服还要哭。她看看时与,又看看自己右手,开始烦恼该如何清理。
    也是这时,眼角尚带着湿意的少年凑过来,小心翼翼捧起她的手。
    “主人,我-我帮你弄、弄干净……”
    他说着,伸出嫩粉的舌尖,卷起沾在少女手上的白浊。然后,微皱着眉,将还带着腥味的精液咽了下去。
    猫族时常通过舔舐自己的身体,来达到清洁的目的。时与这样做的时候,也未意识到在世人眼中,自己这幅模样有多淫荡色情。
    带着倒刺的猫舌细细扫过每一处,少年将白皙的手指含在口中舔舐着,不时,发出“啧啧”水声。
    在最后一根手指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时,时与放下了阿欢的手腕。他随即抬起头,那双湿漉漉的猫儿眼亮晶晶:“主、主人……”
    他讨好似地唤着,小心翼翼、却又有些期待地问:
    “你喜-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