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45.真高兴你能认出我(500珠加更)

    灵隐峰上,一副将要发生什么大事的沉重氛围。
    凡界历练小分队这边,养生、祥和、又安宁地,在吃早餐。水晶虾饺、黄金流沙包、酱汁蒸凤爪等依次摆开,将整张木质桌面占满。
    其实修士筑基后,便可不吃五谷杂粮。可是口腹之欲人皆有之,几人每每出入楼上客房时路过大堂,也馋。
    “阿欢,你尝尝这个。”祝南风殷切地给阿欢夹了块豉椒蒸排骨。
    阿欢礼尚往来,也给他夹了块椰汁糕。可惜筷子用得不好,夹到半路就掉到桌面了。
    祝南风权当自己用眼睛尝了味道,美滋滋地和阿欢说好吃。又从怀里掏出手帕替少女擦去嘴角酱汁,活得像个独自养育叁岁孩子的老妈子。
    柳依依不要男妈妈,恨不得自己早瞎了。可惜愿望不成真,绿衣女修只好扁着嘴,干巴巴夹面前的清炒通菜吃。
    楚子平在旁边看她啃青菜,心中涌起无限感动:好善良贴心一女子,竟然把好吃的都留给别人。
    反正不知怎么的吧,他对柳依依的滤镜美化程度,就越来越深。
    众人用罢早餐,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行程。
    阿欢昨日从贺兰那里听来新名词,有点点想要显摆自己的学识。于是难得主动说:“我去花楼。”
    祝南风一惊,动作大得摆在桌上的筷子都掉了,反应还和贺兰一样一样的:“你从哪里听来的词?!”
    “贺兰说的。”阿欢诚实回答。
    祝南风心想怎么可……不,贺兰仙尊的话,的确有可能。正直的少年陷入认知怀疑,贺兰风评无故被害,都不知该上哪儿说理。
    牧野收起的折扇敲了敲桌面,慢条斯理道,“要打探情报的话,的确是个好去处。”
    楚子平暗自思量一番,也同意这个说法。可顾及到两位师妹,于是说:“不如我与两位师弟择日前往,师妹们在客栈中等待消息便可。”
    “怎么可以呀!”柳依依慌忙打断,她死也不会同意让祝南风去那种地方的,好认真又好有道理地掰扯着,“花楼本就不是正经去处……师门要我们淬炼剑心,身为弟子,我们更当严于律己,怎么可以跑去寻欢作乐呢?”
    楚子平心里嘀咕我们也不是去玩儿的啊。可他对柳依依蛮有好感,加之自己也没去过那种地方,于是将此计划暂且按下不表。
    可队伍中都是年轻人,除去花楼,能去打探消息的地方无非几处:酒肆、茶馆等人群聚集处,要不就是当铺。可当铺伙计鬼精,才不会被套话。五人每日打卡上班似的早出晚归,却收获甚微。
    如此,竟在云下镇蹉跎半月。
    作为队长,楚子平再耐不住,在第十六次总结反思大会开始前拉着牧野嘀嘀咕咕。
    牧野得了指示,摇着扇子就来忽悠人了。俊秀的少年郎笑得好温和无害,说的是,我带你们去个好去处。
    那谁也他妈的猜不到好去处是指先前已被否决过的花楼啊。
    总之就是莺莺燕燕,欢声笑语一片。
    牧野一看就是没少来这种地方的,轻车熟路安排好一切,还给众人在观众席前排找了位置坐。
    恰好是夜晚的表演时间。
    牧野向后靠上椅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他又侧眸看了看其他几人反应:
    祝南风涨红着脸,视线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才好;柳依依适应得极快,已经开始和路过的舞女在聊发型服饰;楚子平……楚子平冷着一张脸,才不管男的女的半男不女的是不是在往自己身上贴,满脸写着要把“收集情报”这件事贯彻到底。
    至于阿欢……唔,在默默拿糕点吃。
    她吃到第叁块的时候,舞台布景也发生了转变。
    悠扬婉转的乐声随即变得热情激昂,在十八名伴舞的簇拥之下,那名万众瞩目的舞姬终于登场。
    她的衣着,并不似其他人那样暴露,而是一袭红衣。在那层层堆迭的裙摆之下,只露出半截若隐若现的小腿。舞姬甚至以轻纱遮面,以至于众人能看见的,只有一双美眸。
    恩客们的欢呼声却赫然变大,几乎将天花板撑破。他们声嘶力竭地欢呼呐喊着的,是同一个名字——月娘。
    就连柳依依,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她甚至在想,等表演结束,也要找这名舞姬讨论妆容。
    阿欢听清周围人声所喊着的名字,终于意识到什么。黑发雪肤的少女怔怔抬头,正抵到唇边的手中,还捏着半块儿糕点。她的视线,撞进了一双熟悉的、盛满笑意的浅琥珀色的瞳眸。
    下一刻,红衣的舞姬如仙灵,落在她面前。
    月娘友好地向阿欢弯了弯眼睛,伸手,从发顶抽出一支雕琢精细的玉簪。掌心朝上,递到她面前。
    是一个,表示赠予的动作。
    周遭恩客霎时沸腾!
    有情绪激动的男子站了起来,破口大骂:“你他娘——”
    又被身旁同伴捂住嘴,凑到他耳边提醒:“你不要命啦!月娘可是高阶修士……”
    男子愤恨的声音变小,却依旧无法接受,不断低声咒骂着。
    无论是否表露出,多数人的心情,都与这名男子差不离。毕竟在花楼之中,尚未待客过的舞姬将贴身之物赠给他人,也意味要献出自己的初次。
    可无人愿意相信,红袖阁新晋的头牌舞姬,竟然在邀请一个女子,做自己的第一人。
    阿欢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分外清晰地,在耳边响着。她抿着唇,慢慢,抬起手。
    少女如玉的手指,捏起那支玉簪。
    月娘眸中的笑意更浓,那双漂亮的眼睛极亮,像盛满细碎星光。她期待又鼓励地看着阿欢,满心喜悦几乎要溢出。
    有薄薄的冰霜,一点点聚集。从相触的指尖,蔓延到整支发簪。凡界的工艺无法承载灵力,玉簪渐渐出现裂痕,很快便不堪重负地“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我不要。”
    少女的声音,比冰还要冷。
    尾音落下的同时,人声鼎沸的花楼,变得寂静无声。
    回应她的,是一声低低的轻笑:“真高兴你能认出我……”
    那双浅琥珀色的眸中笑意不变。掩藏在面纱之下的话语附着灵力的禁制,只容两人听见。
    红衣的舞姬说着,像叹息,也像情人间缠绵的低语:“……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