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46.从来只属于你

    如果真的存在把讨厌的人名字写上去,对方就会死掉的册子。
    阿欢会花费一天的时间学习那两个字,然后把对方的名字抄写一万次。
    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阿乐。
    她最讨厌的、无数次想逃避的,使用着同一张脸的……双生。
    “姐姐尽可以不要……可是,”阿乐双手撑在桌面,俯身,凑到了阿欢耳边。他像困扰着一般,轻声问,“你身旁这几人,要怎么办呢?”
    少年的语气那么轻,那么温柔。
    可是,阿欢知道他的意思。少女紧咬着唇瓣,睫毛颤栗得像被露水打湿翅膀的尾蝶。她怔怔地侧眸,视线随着话语,掠过身侧的几人。
    阿欢看见祝南风担忧地望着自己,看见楚子平若有所思的神情,看见……看见柳依依微微歪着头,从前总像是看待敌人的杏眼中,透着对她的好奇,与关心。
    阿欢不理解柳依依为什么会关心自己,就像不理解,自己为什么真的会被阿乐所威胁。
    她从前初来这世间,以为爱恨都一定。明明该是……万事不愿如他意的。可是,可是——
    “给我。”在仿佛凝滞的气氛里,阿欢最后这样说。
    少女摊开的右手掌心还带着微微的潮意。浅色的衣袖向下滑落,露出的一小节手腕纤细,也苍白。这一刻两人姿态调换过来,她成为了伸出手的那个人。
    回应她的,是舞姬愉快地弯起的眼睛。他从发间抽出另一根簪子,笑盈盈地牵起阿欢的手,放入她冰凉的手心。
    舞姬骨节分明的手包住她的,一点点,将阿欢摊开的掌心合拢。阿乐随即松开手,温柔地,将少女落在脸颊的发丝拨到耳后。
    他眸光柔软,语调轻快地说道:“我准备的,才适合姐姐呢……不是吗?”
    今夜,月色寒凉。
    少年足下在屋檐轻点,掠过光影交错热闹繁华的街道,前往无人的郊野。
    阿欢被他单手搂在怀里,风声呼啸,少年的嗓音甜蜜温软,“阿乐本以为要很久才能再见姐姐……”
    那双浅琥珀色的眸子在月色下显得清亮剔透,像浸着一层水,“没想到,姐姐却来见我了。”
    阿欢整个人被包得严实,没有被风吹到。她低声说:“不是。”不是来见你。
    少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依旧自顾自开心。他又道,“我来凡界,是为找一样东西。”
    少女紧抿着唇,不想听。放在阿乐身前的手,渐渐摸索到他胸前,最后按在了少年心口处。
    他的胸膛起伏平稳,却没有心跳声。因为那颗属于阿乐的心脏,早在很久以前,就被埋入了她体内。阿欢回想起过去,有些茫然。她随即垂下眸,掌心之下,灵力慢慢聚集——
    “——现在,还不行呢。”头顶上方,传来少年低低的声音。
    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少年手腕翻转,要和她十指相扣。属于男孩子的骨节分明的手包住阿欢的手,指尖轻轻摩挲着她手背。
    他总喜欢这样,好像孩童一般,固执地认为牵着手,就永远不会走散。
    阿乐低低叹气,像是无奈,也纵容:“姐姐想对阿乐做什么,都没问题……可也要等在陆地上才好。”
    藏在遮面之下的脸上,泛起浅浅的红晕,“阿乐从来只属于你的,何必急于一时呢?”
    他总是这样,永远这样。连爱与恨,都不做区分。
    两人最终落在无人的野外。
    四处寂静无声,唯有月光微凉。
    阿欢有了立足点,即刻在少年怀中挣扎起来。她抿着唇,浑身透露着抗拒:“放开。”
    “好的呀。”阿乐温温柔柔地笑了笑,依言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红衣的舞姬随即摘下轻纱遮面,露出和她分明一样,却又更加妖异的脸。他还涂了口脂。少年唇色殷红,似口含鲜血。
    阿欢被那抹红吸引了一瞬。
    阿乐注意到阿欢视线,于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日看你梳发,姐姐打扮起来,也很好看。”他笑了笑,继续说,“阿乐很想看姐姐妆容,所以,先拿自己做——”
    阿乐的话没有继续下去。少年有些讶然地睁大眸,视线落在少女清冷的脸上。他眸光依旧是很柔软的,话语,也只是带上些微的无奈:“姐姐怎么如此着急……”
    在月色下,抵在他心口处的银质发簪,折射出凌凌冷光。
    ———
    我:虽然以前不太觉得,可是码这章的时候的确发现阿乐有些变态。
    基友:那说明你以前是变态而不自知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