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51.贺兰,很好哄

    阿欢还不知道自己将在不久后经历绝赞修罗场,她把手上的符灰撒掉,拍拍手的时候听见有人问:“阿欢,你讲完了么?”
    她“啊”了声,四处张望了会儿,才看见等候在一旁的少年。
    祝南风挥了挥刚捡回的仙剑,弯起眼睛朝她笑:“我回来啦。”
    剑掉落的地方离两人不远,祝南风返回的实际还要早些,只是不想打断阿欢和贺兰师尊讲话,于是静候在一旁,见传音符燃尽才从树后走出。
    阿欢点点头,随即双手一撑,从树枝堆上跳下来。少年怕她被四处盘踞着的树根绊倒,连忙伸手扶住,又像被烫到似收回,耳尖有点儿泛红:“小心些。”
    祝南风想了想,又道:“我刚才在附近转了圈,找到处可以过夜的洞穴……现下天色已晚,不如等天光时分,再寻出处。”
    阿欢没什么想法,乖乖同意。她将断绳系着的金铃捡起来,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塞入了袖中。
    祝南风所谓可以过夜的洞穴实际是个树洞——说树洞也不甚准确,不如说是两棵大树的枝干盘结弯曲,恰好构成的一处可容纳两叁人在下方的拱形结构。
    人在被类似于“围墙”的东西所包围时总会更有安全感,祝南风还从储物袋中拿出好多东西,确保自己把这个临时的住所铺得比较舒适后才转过身,对阿欢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我们今晚就住这里啦。”
    他讲的时候情绪有些雀跃,两人都是第一次来凡界历练,危机意识不太强,还有些像在游玩。
    于是少年少女排排坐。
    野外露营过夜必备的火符燃起无根之火,小小的火苗静静燃烧,在两人眸中映出微光。祝南风安静了一会儿,又脱下外袍,想给阿欢披在身上。
    修士其实不畏寒,阿欢也不觉得自己冷,于是摇摇头拒绝:“不用。”她不冷。
    可是世界上有一种冷叫做小师兄觉得你冷。祝小师兄责任意识很强,非要给她披上:“夜露寒凉,阿欢,你还是穿上比较好。”
    阿欢不想要,以至于讲的话听起来有些叛逆:“你自己穿。”
    祝南风说:“我还要修行,衣服穿多了碍事。”
    “那我也要修行。”
    “穿厚点在修行也可以呀。”
    “你自己穿。”
    “……”
    两个人都比较轴,认定的道理不能改那种。复读机似的重复了几次同样对话后还是祝南风先败下阵来,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那……一人一半?”
    阿欢觉得这个提议可以接受,点点头,主动往对方身边凑了凑。少女身上的香味很淡,清清冷冷,像雪中白梅。
    祝南风和阿欢披了同一件外袍,体温高,脸也烫,分不清是映照着的火光还是什么。
    两人哪个也没想起来储物袋里换洗衣物好几套,用不着他脱外袍。
    此时已是夜半时分,四处安静无声,两人浅浅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有种奇妙的感觉。
    祝南风心中有些异样。他知道该尽早和小队成员们汇合,可私心却在讲,希望和阿欢独处的时间可以更多些。少年意识到自己想法不太对,立刻用力拍拍自己脸颊。又侧过脸,找话题和阿欢讲话:“贺兰仙尊……会很担心吧。”
    阿欢想了想,摇摇头。小姑娘自觉哄师尊很有一套,不知道男人被她一句“我想你”的迷魂汤灌得头都昏了,方位都不知道就想跑来接她回灵隐峰过温馨小日子——就真是个急性子,半会儿也等不得那种。
    “阿欢不怕仙尊担心么?”
    阿欢说:“贺兰,很好哄。”所以不用怕。
    而且她是勇敢的阿欢,哪怕对方真生气了,她也不会怕。
    祝南风笑了笑,觉得一本正经讲这种话的少女显得好可爱。他想了想,又道:“不知道楚师兄他们怎么样了。”
    少年说着,从怀中拿出楚子平画的传音符,简要阐明了现在的状况。可半刻钟过去,却依旧没等来楚子平的回复。他尝试着给拿出牧野与柳依依的传音符,却依旧像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应。
    林中无鸟叫也无蝉鸣,此时此刻,寂静得有些诡异。
    祝南风察觉到什么,眉毛皱起,一手将剑鞘握得更紧,右手搭在了剑柄之上。他又侧耳细听了一阵,发现除去风过树叶时偶尔的簌簌声以外,没有丝毫活物发出的声音。
    “……阿欢。”他低声唤道。
    阿欢略带疑惑地歪了歪头,看见清俊的少年皱着眉,神情在火光映照下显得有些凝重:“我们可能,遇上麻烦了。”
    ————
    除夕夜快乐!俺还在努力码字,即使万更不了也要叁更5555(高估了自己的码字速度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