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63.金铃结缘

    阿欢不知道自己恍惚的状态持续了多久。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身下毛绒绒的靠垫极柔软,少女望着天发了会儿呆,半躺着给自己做了套伸展运动,站起来准备去找祝南风的时候听见靠垫问:“你醒了?”
    阿欢顿住脚步。
    她转过身去,才发现靠垫是只大狼。大狼通体毛发雪白,只四足并耳朵顶端一小块儿毛是漆黑的,像做了挑染。
    大狼慢条斯理地舔了舔爪子,重新化为银发黑肤的男子,笑着晃了晃蓬松柔软的大尾巴:“感觉怎么样?”他问。
    阿欢觉得不怎么样。少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沉默地迈着酸软的步伐走过去,在修泽含笑的眼神注视下——使劲扯住了他尾巴。
    薅下来一小把手感软乎乎的狼毛。
    “嘶——”修泽倒吸一口凉气。他飞快夺回被摧残的尾巴,心疼地摸了又摸。再望向阿欢时,眸中便多了几分仿佛面对负心汉的委屈:“为何如此对孤?”
    阿欢说:“你好讨厌。”
    男子松开尾巴,想起女孩儿在自己怀中的模样,金眸浮现点儿笑意。他好脾气解释:“哪怕男宠,也不能让他的东西随意留在体内,会怀孕的。”
    阿欢思考了叁秒钟什么是男宠和怀孕,发现不知道。于是疑心这个人拿听起来高深的理由糊弄自己。
    又漠着脸要去踹他。
    “是孤的错,好么?”修泽赶忙求饶。
    阿欢已经在他皂靴上踩了个鞋印。准备踩第二脚的时候想起什么,于是问:“你为什么,叫孤?”
    “孤乃现任白狼领袖,自然要与众不同。”
    “哦。”
    修泽表明身份,却没等到想象中女孩儿对自己的崇拜,有点小失落。
    可阿欢忽然抬眸看着他,那神情认真得很,仿佛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可是……”
    修泽以为阿欢要发表什么高见,也认真侧耳聆听。
    然后,他听到女孩儿问:
    “你为什么,是黑的?”本体明明是白狼。
    “……”修泽无奈地笑了笑,“唔,孤的父亲是黑狼。”
    “那个人呢?”阿欢又问。
    她记得还有一个唤修泽“兄长”的少年,也该被记入暴打名单。
    “他的父亲,也是白狼。”
    “哦。”阿欢疑惑得到回答,心满意足地不讲话了。
    倒是修泽沉默了一会儿,问:“你不问吗?”
    “什么?”
    “为什么孤和修晏,不是同一个父亲。”他以为人类会对这种事情比较在意。
    “要问吗?”阿欢还是不明白。
    修泽道:“和人类不同,狼群是母系氏族。你我结下情契后,孤自然也不会介意你养几个男宠。”
    阿欢答应过的事情不会反悔,可她有些疑惑:“为什么是我?”
    “祭祀曾说过,命定的妻子会自己来到孤身边。”修泽说着,自袖中取出金铃,那上面断掉的红线已经被换了一条。他拉起阿欢的手,将金铃还给她:“这是你的法器,对么?”
    阿欢说:“它坏了。”
    少女晃了晃手心里的金铃,铃音清脆如初,却没有灵力感应。
    “金铃并未损坏。”修泽道,“许是你在短时间内使用次数过多,使器灵陷入沉睡。”
    他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会向人类解释法器运作的原理,索性多讲了几句:“炼器师炼出的器灵大多没有智慧,只会任由差遣。若是短时间内使用次数过多,或承载了超过法器限制的灵力,便会自动陷入沉睡,以此进行修整。稍等上一段时间,便会恢复正常了。”
    “不过,孤曾听过传言。有一柄上古时期炼造的青铜古剑中器灵曾生出灵智,又因不满主人肆意杀戮而自我封印,至今去向不知。”
    阿欢听一半没听一半,只觉得这柄剑有些意思。她问:“这柄剑叫什么?”
    “好像是,万劫。”修泽道,“总之,孤因金铃与你结缘,它合该是我们之间的定情信物,这样可好?”
    阿欢没说好不好。她垂眸,望着掌心中的金铃思考了一会儿。
    少女又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脑海中模模糊糊得出的结论没错。
    于是她诚实道:“如果,金铃结缘。那,你命定的妻子,不是我。”
    “——是贺兰。”追-更:yushuwude.vip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