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69.坏狗狗(微H|900珠加更)

    光线昏暗的山洞内。
    墨发雪肤的女孩儿衣衫完好地坐在石桌上,系着金铃的足踝纤细洁白。
    少年双手被捆在身后,以一个别扭的姿势坐在地上,凌乱的发丝贴在潮红的脸上。
    他低着头,身体小幅度地颤抖着,咬着下唇,却仍有低吟逸出。
    “我、我觉得不太对……”修晏压抑着体内难耐的冲动,被韧性极佳的绳索束着的双手挣扎着:“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他仰起脸,水光潋滟的金眸中神色无辜可怜。
    阿欢面无表情,晃了晃手中空了的瓷瓶:“这不是,你拿来的吗?”
    “对呀!”修晏眼巴巴道,“我特地拿来给你吃的……”
    可这瓶增加快感与敏感度的丹药,却被他稀里糊涂吃了下去。
    阿欢没觉得哪里不对。以修晏欺负自己的手段来对待他,就很合理。
    她这样想着,顺手,扯了扯缠绕在腕上的锁链:“坏狗狗。”
    “呃嗯!啊、别-别这样,松开我……我自己来!”修晏被颈上项圈带得向前一倾,姿态狼狈,被撩拨起欲火的身体却愈加兴奋。
    “我之前,也说不要。”阿欢声音平静,冷冷淡淡,没什么情绪在里面。
    “可是,你不听。”
    “我、那是——啊啊啊!”
    洁白无瑕的玉足,踩上少年最敏感的一处。
    过度的刺激让修晏猛地挺直了腰,腰腹上暗红禁咒隐约浮现,在昏暗光线下更显妖异。
    一瞬的抚慰后,升腾而起的,是更多渴望。
    “别、别这样……”修晏喘息着,疼痛过后的快感让他眼睛都红了一圈,“是我错了嘛。”
    阿欢顿了顿:“真的吗?”
    “真的,真的错了!”狼崽子没什么节操,点头如捣蒜。
    阿欢不讲话了,像在思考。
    修晏视线却被女孩儿白皙如玉的小腿吸引。他神使鬼差地伸出舌头,想去舔。
    束在颈部的项圈被重重扯了一下。
    窒息感令金眸瞬间变成竖瞳,少年强压下攻击本能,掩饰性地动了动身子,可怜巴巴:“怎、怎么了?”
    阿欢:“你骗人。”
    “我哪有!”修晏急了,尾巴可怜兮兮地晃着,像只无辜的狗狗,“我哪骗人,你这才是污蔑好人……”
    阿欢觉得自己有些讲不过他。想了想,自己坐到一旁去吸纳灵气,将少年放置不管。
    “你、你去哪,喂!等等……”
    狼崽子怎么求,也挽留不住无情人。
    随着少女离开,连白梅的香气也淡了。
    热意蒸腾,烧得脑袋昏昏沉沉。他理论知识再丰富,对于药剂,到底没有抗性。
    催情的药剂让身体的每一处都变得敏感,连微风吹入洞内,都能激起一层颤栗。
    “啊、哈啊……”
    没人理他,少年自己已经耐不住。他难耐地在粗糙的山洞地面蹭着,想要纾解。
    可是没有用。
    种有情咒的雄性狼族不得到女子准许的命令,无法射精。
    修晏又挪啊挪,凑到阿欢腿边。他又努力地伸长舌头,像快要渴死的旅人,想要汲取仅有的那一滴水源。
    可是阿欢不理他。连舔,都不让他舔一下。
    女孩儿冷淡极了:“你好烦。”又抬腿,把他踹得离自己远些。
    好过分。
    怎么可以这样。
    心中忽然泛起委屈的情绪,少年金眸涌上水光,断断续续道歉:“我、我知道错了嘛……”
    刻在腰腹上的暗红禁咒早已彻底浮现,仿若淫纹,透着被凌虐的美感。
    “真的吗?”阿欢有些不相信。还是清清冷冷的回应,但女孩儿音色好听,对于本来就喜欢她声音的修晏来说更像催情剂。
    药效难捱,少年眸中水光流转,毛茸茸的兽耳垂下,终于,忍不住哭了。
    “你都、你都和兄长结契了!”方才他们讨论时,他也听见。
    “就不能对我、呜好一点……”
    世间有这样的道理吗?阿欢不太确信。女孩儿默默无言,不再推开他。
    修晏见有机会,立刻在地上蹭啊蹭,凑回阿欢身边,胡乱求她。也不管对方理不理解,什么淫词艳语都讲了遍:“嗯啊……快、快给我……”
    他身上,还乱七八糟的。被束在身后的手腕勒出了红痕,白皙的脸上一片潮红。
    阿欢把少年哼哼唧唧的声音权当耳边风。自己琢磨了一会儿,终于觉得修晏说的,也算有道理。
    于是伸手,在对方极度期待的眼神注视下,掰开他的嘴。
    修晏一惊,下意识要咬下去,又在最后一刻抑住了本能反应。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沾上指尖,顺着瓷白的肌肤往下滴。
    然后,带着清香的丹药被指尖塞入口中。又顺着喉管,被咽了下去。
    阿欢做完这一切,有点嫌弃修晏的口水,顺手抹到他赤裸胸膛上:“可以了。”她说。
    修晏半靠在女孩儿腿边,情欲潮水般退散,少年不可置信地瞪大金眸,简直呆了。
    这个人、这个人……
    不仅面对诱惑心无旁骛,还给他吃平心静气用的高阶丹药!
    这么折腾他……要是、要是以后都不能用了——!
    修晏好不甘心,声音黏黏糊糊,求她:“怎么不玩儿了……我还可以,我身体很好的!”
    阿欢面无表情,抬起腿,踩着少年赤裸的胸膛将他踹开。自己也站起身,准备朝山洞外面走。
    修晏不可置信:“你要去哪里?”
    阿欢:“我不要你。”
    “你不要我!?”修晏简直不相信世上有这样无情的女孩儿:“我都、我都……”
    念半天想起自己实际也没给出第一次,话锋一转,眼巴巴复读:“你怎么能不要我?”
    他急忙忙自荐:“我、我花样可多……你决定怎么玩儿也行!刚才这样,也很不错的……”
    虽然,没得到发泄。
    但是被骂、被踩的时候,他其实还……挺爽……
    阿欢:“我不想,和你玩。”
    “那那,那做别的也成!比如、比如……”少年金眸开始滴溜溜地转。
    看见阿欢略歪着头,好像在等自己讲完——他的比如没有讲下去——修晏调整好姿势,趁其不意,猛地将阿欢扑倒在地。
    这是妖族天生的身体优势,哪怕手被绑着,也很灵活。
    没节操的狼崽子蹭蹭女孩儿,使劲往她身上贴,药效过去,又开始没心没肺:“我们再玩些别的花样嘛……我带了很多东西!还可以穿环……”
    话音未落,山洞结界被剑气劈开。
    阳光霎时铺满昏暗洞穴。
    阿欢被修晏压在地上,不得不朝后仰头,看向神色阴沉的来人。
    她看见贺兰背光而立,锐利眸中神色冰冷,眼尾飞红极艳,好似以血绘制。
    山洞中还带着淡淡情动过后的气味。
    贺兰亭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冷笑出声,沙哑声音像裹着石子:“小欢儿,你可真是……”
    “胆子大了。”
    本命剑影凭空浮现。
    锐利剑刃,映着男人眼中刺骨寒芒。
    ——————
    修晏,快逃……!
    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