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73.然后贺兰变成了

    “你别骗我!贺兰不是这个嘛!”修宴伸手指着阿欢身前的女子。
    阿欢:“我也是贺兰。”
    修宴满脸不信,手臂依旧伸得笔笔直:“难道你要说,她是你娘?”
    阿欢面无表情,破罐子破摔:“是。”
    贺兰亭:……
    他气得转身拉起阿欢手腕,抬手就要打她掌心——一点都不知道尊师重道!尊师重道!
    修宴看出不对,在一旁吱哇乱叫:“你果真骗我!”
    场面彻底乱作一团。
    修宴天生不爱服输,此时吵得脸都红了,非要跟阿欢争出个对错:“你就是——”
    下一刻,他便被苍老白狼一爪子扇倒在地,整个人“啪”地埋进土里。
    “看来是说服不了您了……”祭祀前爪按在少年背上,不着痕迹地把土压得更结实了些。口中,却是深深叹息道:“不如,让你们亲自经历。”
    白烟忽而升起。
    在一片迷雾中,老者俯身,捡起枯木拐杖。随着古老难辨的咒语,霎时场景变换,荒凉的白狼领地渐生草木,郁郁葱葱。
    缈缈白雾散去后,山洞之前,只余祭祀一人。
    *****
    视线再次恢复清明时,阿欢发现自己到了个非常陌生的地方。
    而且,视野好像变得比以往要低。
    她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了一会儿,总觉得哪里不对,又将手伸到眼前。这双手柔软、细嫩,雪白如玉,只是——太小了。
    阿欢意识到了一件事:她好像,变成了五六岁时候的自己。
    「小欢儿。」
    她随即又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蹭着自己的裙摆。小女孩儿不太开心地低下头,发现正极力吸引着她注意力的,是一只毛色纯白的……狗狗?
    雪白的狗狗仰起脸,可怜巴巴地“嗷呜”一声,灿金的眸中似有千言万语要讲,又齐齐汇成一句话:“是我哇!是我哇!”
    阿欢小手提着它后颈毛,把小狼崽子揪起来,放到自己面前:“你是……”女孩儿想了一会儿,歪歪头,“叫,什么名字?”
    修宴:!!!!
    “嗷呜、嗷——”
    修宴比阿欢还要倒霉些,大抵是变成了刚出生不久的形态,连人话都还不会讲,更别提化形。
    阿欢把小狗勾抱在怀里走了一会儿,觉得有些重。于是又止住脚步,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
    「欢宝……」
    修宴徒然生出些不好预感。
    然而不过数秒,预感成真:小女孩儿面无表情地松开手,把它扔地上,自己则迈开步子走在前头,只留下一个凛然无情的背影给他。
    修宴:55555
    小狼崽子呜呜咽咽了一会儿,见阿欢毫无停下来等他的意愿,又赶忙迈开四只小短腿儿,跟在女孩儿身后卖力跑。一边,还可怜兮兮地唤着。
    待看到对方步伐放慢了些,以为阿欢终于心软,连忙讨好般地凑过去,拼命摇着尾巴,意图十分明显:给我搭顺风车嘛!给我搭嘛!
    「欢?」
    小女孩儿不为所动,她面无表情地侧过脸,尚且稚嫩的童音显得十分无情:“加油,跑快点。”不要耽误我找人。
    修宴:可恶哇!
    阿欢正在左顾右盼地找贺兰。
    她总觉得隐隐约约间,好像听见男人熟悉的声音。可那音量实在太小,以至于她明明觉得很近,可走遍周围,却怎么也找不到。
    直到衣袖被灌木丛勾住。阿欢本想将袖子撕破,却在下一刻忽如醍醐灌顶,伸出小手,从袖口中摸出了……
    一颗野生松子。
    松子在女孩儿洁白掌心晃荡几下,没了衣物包裹后,声音倒是中气十足:“欢!师尊喊你好多遍你怎么不听!”
    阿欢:……
    阿欢:“啊?”
    贺兰师尊,你怎么变这样审儿了。
    小女孩儿向来古井无波的表情有些维持不住——若是可以,阿欢甚至想学修宴的样子往地上一躺,通过撒泼打滚的方式,来逃避现实。
    贺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但小小松子同样蕴含着大能量,理清状况后,他骂人的气势半点儿不减:“老妖婆你竟敢——”
    正在阿欢脚边不住摇尾巴的修宴听不得诋毁祭祀的发言:“嗷呜~”
    “有本事和本尊——”
    “嗷呜~”
    “单挑——”
    “嗷呜~嗷呜~”
    松子能发出的音量实在有限,小狼崽一嚎,就将贺兰讲的话彻底盖住。
    松子贺兰暴跳如雷,当即就要拔剑杀狼。可剑……自然也是没有的。他现在好弱小,好无助。
    于是贺兰选择求助召唤兽:“欢,盘他!”
    修宴:!?
    “好。”小女孩儿点点头,乖乖蹲下,随即毫不留情地伸出手,把正准备逃跑的小狗勾按在地上。
    修宴挣扎不已,使出浑身解数给自己翻了个身,露出粉嫩的肚皮,试图卖萌逃脱:“嗷呜呜呜~”
    可惜阿欢从出生那一刻起,便视卖萌于无物。
    她大义凛然地按住修宴,然后……把它当面团似的,开始在地上滚啊滚。
    直到小狼崽彻底变成小黑崽,女孩儿才终于像完成任务那样,心满意足地拍拍手,给自己比了个赞。
    阿欢:“这样,盘够了吗?”
    生无可恋的修宴:……
    无言以对的贺兰:???
    松子贺兰在脑内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对方:欢,你理解别人话语的方式好奇怪……
    修宴无故受此折辱,整只狼陷入恍惚状态。他焉巴巴地蹲在一旁,也不再卖萌,兽耳可怜兮兮地垂下来,几乎要贴上脑袋。
    “嗷呜呜呜……”
    随着抽噎声,豆大的泪珠争先恐后地吧嗒吧嗒往下掉,把小狼崽脏兮兮的脸洗出两条泪痕。
    看起来……就好搞笑。
    可惜松子贺兰此时没有去嘲笑别人的余裕。他正被阿欢捧在手心里细细端详,不知不觉,还有点不好意思:“欢,你在看什么?”
    阿欢歪了歪头,视线环顾了下四周:“把你种在哪里,可以长大?”
    贺兰:!!!!
    他脑补了一下下自己被深埋地下的场景,徒然生出某种孩子变小后愈加不听话的疲惫感:“欺师灭祖,是不可以的……”
    阿欢有些遗憾:“哦。”
    还以为种下去后,能看到贺兰直播开花。
    —————
    贺兰这种性格,大概只能种出霸王花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