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74.浮游梦

    一人、一幼狼,以及一颗松子。
    以这种奇妙组合,开始四处观光。
    此处与如今的凡间界与修仙界都不同,灵气尤为充沛,现世难寻的灵花异草四处可见。
    “欢,去摘左侧树下,五叶七瓣的碧蓝色花。”松子贺兰见多识广,暂时担任起泉水指挥官,“那是瑶琅花,可以恢复灵力。”
    修宴一直竖着耳朵听两人谈话,闻言,赶忙撒丫子跑过去想抢先一步——他受够口不能言还遭欺负的形态了——纯白幼狼大张着嘴巴,一口将整朵花给咬了下来,只余下光秃秃的花茎。
    碧蓝花朵开得美丽,入口却既苦又涩,还带着股海水般的咸腥。修宴用尽忍耐力才没将它吐出来,一时间脸色都发青。
    可等了好一会儿,妖力依旧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体型,也还是刚出生不久的姿态。
    泉水指挥官贺兰看完整场热闹,才慢悠悠道:“唔,小欢儿,你知道么?其实旁边那株不起眼的才是真货。”早知道妖狼会有小想法的。
    修宴:可恶哇!
    阿欢绕过满脸生无可恋的修宴,在瑶琅花前蹲下,细细观察。
    和只余下花茎的那株不知名花朵不同,真正的瑶琅花小小一朵,花瓣是有些透明的白。被从枝叶间漏下的阳光照着,仿佛随时会融化在空气里。
    小女孩儿眨眨眼,伸出手,摘下一片花瓣含在舌间。半透明的花瓣极薄,方才入口,就化作甘甜清润的花液。
    贺兰亭问:“如何?”
    阿欢默默无言,等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
    女孩儿放在眼前的双手十指张开,又握紧。可过了许久,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灵力流动。
    那双墨眸中的神色有些茫然,阿欢垂下眸,望着少了一片花瓣的瑶琅花,又慢慢地,重复了一遍:“没有恢复。”
    因为她在这个年纪时,根本就没有任何灵力。
    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心情忽然变得有些低落。
    不过,这种情绪只维持了不到叁秒钟。因为阿欢才撑着膝盖站起来,方一转身,便看见银发黑皮的男子正在林中闲庭信步,那架势,好似在逛自家后花园。
    阿欢:“啊。”
    修泽恰好也看见从灌木中露出个脑袋的小女孩儿,他笑了笑:“原来在这。”他走上前来,弯下腰,顺手把女孩儿给抱起来。
    正躺尸中的修宴“蹭”地一下蹦起来,抬着头眼巴巴望向自家兄长,还将尾巴摇成螺旋桨。修泽挑眉,空出一只手把他拎起来,然后塞进阿欢怀里。
    阿欢拧起眉毛,小手揪住修宴后颈,准备丢出去:“我不要。”
    修泽道:“孤抱着你,你抱着修宴,便等于孤抱着修宴。如此,岂不是与你无关?”
    阿欢在逻辑方面很容易被绕晕,听对方这么一糊弄,也觉得很对。
    贺兰见自家傻徒弟被忽悠,当即暴怒:“你听他胡说!”
    修泽听见声音,有些讶异:“是你师尊在讲话么?”
    阿欢点点头,摊开手心,给他看松子贺兰。
    “噗。”饶是修泽再想忍笑,也忍不住。他抬手掩唇笑了会儿,才好心向贺兰解释道:“此处是祭祀大人制造的幻境,浮游梦。修为愈高,在幻境中受到的抑制也愈强。”
    “幻境的意识提防你,所以将你变成了最弱的形态。按理说,此处该有某种鸟类,专门以野生松子为食。”
    贺兰亭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死于鸟腹的未来。
    阿欢仰起脸四处望了会儿,没看见有鸟类飞过。可想来想去,都觉得不放心:“还是,种起来好。”埋在土里不会被鸟找到,比较安全。而且,她真的还蛮想看松子贺兰发芽开花。
    松子贺兰沉默许久,有气无力地在阿欢手心晃了晃,问:“欢儿,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这种想法的?”
    阿欢茫然道:“什么?”
    贺兰亭:“把师尊干掉这件事。”
    阿欢摇摇头:“我没有。”
    修泽也道:“幻境中的死亡并不真实。”
    “可本尊的心仿佛已经死了。”贺兰喃喃,好似灵魂出窍,“小欢儿到底为何要种本尊?”
    阿欢两手把松子拢在阴影中,好确保不知何时将飞过的鸟类不会发现。她想了想,诚实回答:“青岚说,贺兰的兰,是花。”所以,把贺兰种起来,应该也会开花。
    贺兰亭恍然回魂。脑内,响起无声尖叫:青岚!!罪魁祸首竟是你!!!
    松子贺兰像不久前的修宴那样,短时间内情绪波动过大,变得生无可恋。阿欢见贺兰亭不讲话了,索性把他塞回袖子里,好好藏起来。
    女孩儿安静了会儿,想起一件事,于是转过脸来问临时坐骑修泽:“为什么,你不受影响?”
    修泽道:“因为孤来过。”
    只有简简单单一句解释。修泽并不准备多谈,他一路将阿欢抱到森林出口的不远处,才弯腰将她小心放下。
    修宴已经在阿欢怀里打起了瞌睡。这会儿猛地惊醒,不由睁着双灿金色眸,茫然四望。
    修泽看了胞弟一眼,然后抬起手,摸了摸阿欢脑袋:“如祭祀所言,你就用自己的眼睛去见证吧。”
    小阿欢:“好。”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想让自己见证什么。
    此时幻境中应是正午,在失去茂密树林遮挡的同时,阳光变得十分刺眼。阿欢下意识抬起手,遮住自己视线。
    身旁不远处,响起年轻女子的声音:“哥哥,这里怎么会有小孩?”
    是她从前,未曾离开冰原时。每一日,都能听见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