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79.坏女孩

    啊啊啊啊你这个坏女孩!
    修宴一声包含着叁分欣喜两分委屈以及五分怨念的呼唤顿时停在半路,狼崽子痛苦地以头抢地,两只爪爪抱住脑袋,趴在路边呜呜咽咽。
    风流道人被这奇妙哭声吸引,停住脚步,瞥了他一眼:“咦,这是不是方才被我甩开的那只?”
    方才被追杀时,小小一团白色混在乌泱泱一大片喊打喊杀的人群里,扎眼得很。
    阿欢坚决撇清关系,神情冷酷得像月色下的江湖第一杀手:“你认错了。”
    修宴愤怒地朝女孩呲牙,恨不得扑上来咬她。他此时懊恼得很,总觉得还不如不管这个人,让坏女孩被人拐子抓走算了……呜呜噫呜……
    用来博取同情的鳄鱼泪哗啦哗啦流,修宴越想越委屈,差点都被自己哭声给绕进去。这负心的姑娘哇——
    最后,还是由看出些端倪的风流道人一手一只,把修宴也给带上往回捎。
    两人被男子扛在身上,还不忘用眼神打架。
    一个说:“你身上有甜甜的气味!啊啊啊,你竟然背着我吃好吃的去了!怎么可以这样!”
    另一个说:“我就吃。”
    一个“啊啊啊”了会儿,又指责道:“我这么担心你,你居然还装作不认识我!”
    另一个听完,好像产生了半点点愧疚。阿欢默不作声,小手伸进怀中,摸索半天,掏出来一块从茶楼顺来的梅子糖。
    她随即灵巧地拆开糖纸,把糖放进自己嘴里,只将还沾着些许甜味的空包装递给对方:喏,伴手礼。
    ……可恶哇!!
    小狼崽恼怒不已,拿爪子“啪”地打了下女孩朝他递来的手心。
    阿欢猛地收回手。她呆呆地盯着有些泛红的娇嫩手心看了会儿,然后意识到一个问题:在浮游梦中,她的痛觉是尚未消失的。而她,从来最讨厌疼。
    这个认知让女孩十分不开心地拧起眉头,屏息蓄力,当场报复性地打了回去。
    战况立时升级,两人越打越凶,风流道人受不了左摇右晃的闹腾,挂起笑脸去劝架,左脸右脸各挨了一下。
    修宴:“嗷……”
    阿欢:“啊。”
    风流道人:“……”
    争闹霎时平息。叁人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叁个方向,以沉默无言,来粉饰太平。
    只不过原本步伐还算悠哉的男子越走越快,显而易见,是耐心彻底告罄,只想把扛着的两个包袱尽快卸下。
    拐过某个巷口时,风流道人方才迈出一只脚,却又立刻收回,整个人靠在了墙上。
    “嘘——”他将修长食指抵在唇边,以口型朝阿欢道:“有人。”
    阿欢点点头,学着风流道人的模样,从墙壁的转折处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
    她看见闻人欣,在和一名没见过的陌生男子谈话。
    而风流道人显然认出了对方,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压低音量道:“……来了个讨厌的家伙。”
    真武殿首席弟子,谢蕴。
    和飞云宗宗主之女温如意一样,谢蕴出身中原鼎盛世家,后又拜入当世最负盛名的无相仙尊名下,在年轻一辈中隐隐已有第一人之势。
    可在风流道人看来,他不过是个徒有家世、自命甚高的庸才罢了。
    像是回想起什么不好的记忆,风流道人眸色沉了几分。
    这个时期,天地间叁条灵脉纵横交错,覆盖了整片大陆。生来有灵根者皆可修仙,但顶级的心法口诀、符箓之术与丹药秘方向来严格把控在世家与宗门内部。
    普通出身、又没有上好天赋的人若想往上爬,只能选择为世家宗门上层卖命的方式,来换取与付出并不平等的资源。许多宗门甚至要求内门弟子许下心魔咒,若是泄露宗门秘籍,就会当场灵力逆行、暴毙而死。
    多年以来,修仙人士一直忍受着这种近似于资源垄断的模式。
    直到不久前,闻人翊的出现改变了现状。
    天资卓绝,惊才艳艳,却并不自视甚高。不仅将自己所拥有的知识毫无保留地教授给无根基的散修,甚至还为他们制定不同的心法与修行方式。
    而他所掌握、所创造的术法,更是世间闻所未闻。
    城镇民风淳朴,闻人翊很快得到了所有居民的欣赏与尊敬。
    可不知不觉间,他名气愈盛。世家宗门感受到潜在威胁,明面上无动于衷,私下却将得意门生派来此处,打探情报——亦或者说,套取闻人翊所掌握的知识。
    如今城镇虽仍维持着表面的和谐,实际暗潮涌动。
    换言之,谢蕴与闻人欣搭话,绝对有所图谋。
    风流道人抽出腰间竹笛,正欲从拐角走出,介入两人之间。抬起的手臂,却感受到某股阻力——是黑发的女孩,紧紧地拉着他的衣袖。
    女孩面容苍白,视线直直地盯着空无一物的角落,浑身却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为什么。她好像体会到了和此时的闻人欣相同的情绪。是……恐惧?
    “喂,你怎……”风流道人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阿欢,才没让她摔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谢蕴的声音透过空气,清晰地传来:“我还会再来的。”
    这样说着,男子若有所思地朝闻人欣身后巷子的拐角处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消失在原地。
    几只成不了气候的老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