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82.那便随小欢儿喜欢

    修宴被对方明晃晃的杀意吓到,耳朵和尾巴的毛都炸了起来:“你干嘛!”
    贺兰亭一手撑在额间,神情倨傲,只从喉咙里挤出声无情的嘲笑:“呵。”
    剑锋一晃,修宴立刻瞪大眼睛,飞也似地躲到修泽身后拽住他衣角。
    “兄长救我哇!”狼少年没出息地求助。
    修泽无奈,抬眸看着懒散倚着的女子:“修宴脑子笨,就别跟他多计较了。”
    “谁跟他计较?”贺兰冷哼,想起另一件事情,即刻又开始生气,“凭他带坏小欢儿,便死不足惜。”
    他生完气,还警告似地捏了下怀中女孩儿的手臂。
    阿欢不怕疼,任由他捏,甚至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贺兰怀里打瞌睡。
    修宴怂得要死,听了这话,却还要探个脑袋出来吱哇乱叫:“明明是她对我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你偏——”
    贺兰一记冷冷的眼刀飞来,修宴立刻噤声,委屈巴巴缩在修泽身后做鬼脸。
    祭祀往地面一杵拐杖,打断他们无聊的争论:“等修宴成为欢小姐的侧君,一切自然名正言顺。”
    她又和贺兰说:“你们人类大多目光浅显,不知女子生来高贵,本就应一妻多夫。若你是个男子……”
    贺兰挑眉:“若本尊是男子,又待如何?”他选择性无视了前面那句话。
    “那你也可以成为侧君。”祭祀掀起耸拉着的眼皮,挑剔地打量他一番,“以你的姿容——罢了,倒也勉强。”
    以貌美闻名修仙界的贺兰:“……”
    等几人初初商议完,阿欢已经靠在贺兰怀中睡得迷迷糊糊。
    修泽离开前有意想送阿欢到卧房去睡,可看着师徒旁若无人的亲密感,他怔了会儿,没有伸出手。
    只余两人独处的结界内安静得很。
    贺兰听着怀中浅浅的呼吸声,总觉得心里好像有羽毛扫过,痒痒的。
    “欢,该起了。”他忍不住捏了捏女孩手心,音色低浅,带着不自觉的笑意。
    阿欢模糊地应了一句,顺手握住男人的手指不让动,继续睡自己的。
    贺兰亭笑意更甚,看阿欢半梦半醒间显得傻傻的,忍不住捏了下她腰侧软肉。
    少女一抖,还氤氲着睡意的眸子立刻睁大了。
    贺兰尤未发觉,又捏了几下,觉得手感很好,有点儿上瘾:“小欢儿,你……”
    男人兀地止住声音,终于发现异样。
    阿欢坐在他怀中,整个人抖得不行,还抬手捂住嘴巴,肩膀震颤。
    “欢,你怎么了?”贺兰声音立刻沉了下来。
    他以为阿欢哪里不舒服,立刻顾不得玩儿,握着阿欢肩膀,强迫她转过来。
    在他怀里,女孩面颊都染上浅浅的桃花红,黑眸不再是古井无波的模样,氤氲着湿润水汽,漂亮得惊人。
    恐怕连阿欢自己都是第一次知道,面瘫脸从来毫无破绽的她——超级怕痒。
    贺兰一怔,等反应过来立刻心都化了,把她搂得紧紧的,又有些想亲亲她,“真没想到,小欢儿还有这样的弱点……”
    阿欢睡意尽散,不开心地抿抿唇,双手也摸到贺兰腰侧,要去报复他。
    贺兰嘴角噙着笑意,任由自家小徒弟对自己上下其手,不作任何反抗。他甚至笑得好看极了,风情万千,仿若误国妖妃。
    阿欢尝试半天,没得到反馈,就更不开心:“贺兰,不要动。”
    女孩学着贺兰平日的表情,眉毛压下来,做出一个凶巴巴的表情。
    她做出不同神态时模样尤为生动,贺兰心里软成一团,笑着向后一靠,身体放松,是全然无防备的姿态:“喏,那便随小欢儿喜欢。”
    “好。”阿欢认真得很,盯着对方仔细思考,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
    贺兰身上,她能够找到的,脆弱又敏感的地方——
    在回忆起两人的初次时,阿欢想到了办法。
    她忽然解开了贺兰的立领盘扣。
    女孩随即直起身子,趴在男人身上,轻轻吮咬了一下凸起的喉结。
    贺兰眸光微动,放在她背后的手登时用力了几分。
    阿欢立刻意识到自己猜对了。
    搭在男人身前的手指灵巧地解开第二颗、然后是第叁颗盘扣。
    在锁骨上方也吮吸出痕迹时,她终于如愿,听见好听的低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