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85.当着贺兰的面,她吻上了祝南风

    “我们做了什么?”祝南风困惑道。
    苏醒前的记忆全然空白,他只记得疼痛灼烧着自己的五脏六腑,然后渐渐地,一股凉意顺着灵脉流入周身,将深至骨髓的灼痛尽数消散——是阿欢做了什么吗?
    他想起阿欢在深林时灵力暴走的异常,下意识看了她一眼,握着女孩的手紧了紧,将那只微凉的手拢在掌心。
    长空如碧,映入少年写满担心的眼睛,清澈又纯粹。
    温暖的体温透过相触的肌肤传来,阿欢没说话,轻轻咬住唇瓣。
    贺兰来之后,她隐约间,意识到一件从前被忽略了的、很重要的事情——除非对方境界极高,否则她的灵力会在欢好时,被尽数夺走。
    像亚父说的,她生来,便只有双修的用途。
    她想祝南风知道了,又会愧疚。
    阿欢敛下眸子,第一次避开对方的视线,轻轻说:“什么,也没有。”
    少女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唇红齿白,似玫瑰含雪。
    祝南风眉头微皱:“可是……”
    他心中生出些不安,踌躇着,却说不出质疑的话。受暂时的君主契影响,他只能无条件地,信任阿欢说的任何话。
    也许没有契约在时,也是如此。
    “你们怎么……”修宴看热闹不嫌事大,他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很想发表一番看法。
    修泽反应极快,长臂一伸,狠狠给自家蠢弟弟脑壳来了一下。
    “闭嘴。”他低斥了声,两指从背后勾住修宴衣领,不由分说地拖起狼崽子,就要往别处走。
    “兄长、兄长!我没法呼吸了哇——?!”
    狼崽子苦兮兮的求饶声渐行渐远,大而空旷的原野上,只余师兄妹两人独处。
    -
    另一边,贺兰正在四处乱逛。
    他近日对白狼祭祀极为不爽,觉得对方威胁到自己的监护人地位,心里堵得慌。
    恰好来了个新地方,他写进骨子里的土匪因子又蠢蠢欲动,想抢人宝物。
    可惜白狼族穷得叮当响,搜刮几圈,也没找着什么好东西。
    暗处,一群年少的白狼族人正叁叁两两躲在岩石后头,悄悄观察贺兰亭。
    他们族内人数并不算多,又不太与外界交流,难得见到张漂亮的生面孔,都很兴奋。
    “云栖加油,你可以的!”
    侧旁隐隐有稚嫩的童声响起,贺兰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便看见一名白狼女孩兴奋地跑过来,往自己怀里硬塞了什么。
    女孩脆生生抛下一句“大姐姐,这个给你吃!”就化作原型,云朵似的一溜烟儿跑远了。
    怀中倏地一沉,他看着小白狼跑远的背影挑了挑眉,定睛一看。
    是根磨牙棒。
    贺兰:“……”
    贺兰面无表情地拎着磨牙棒去找阿欢时,恰好看见俩小孩坐地上凑一块儿,不知在看什么。
    脑袋挨得这般近,怕是都快要碰到一处去了!
    凤目中倏地窜起小火苗,贺兰大步上前,提溜着阿欢的衣领就要把她捞起来。
    阿欢“啊”了声,凭直感觉出了来人,也不挣扎,任由对方把自己稳稳当当摆在地面站好,才侧首,无辜地看他。
    正拿灵力和妖力放双色小烟花的祝南风也跟着看贺兰。
    他反应极快,立刻收回灵力,站起来行弟子礼:“多谢仙尊出手相救。”
    容貌冶艳的女子今日穿了身玄色绣暗纹仙鹤服,黑色交领之内,露出一圈儿白色的里衣。
    这身打扮不似先前那般繁复华丽,反而闲散舒适,透出慵懒的意味。
    可惜贺兰的表情却不怎么安逸。
    说实话,也根本没听对方刚才在讲什么。
    他每回看见祝南风,脑海中就自动回放起那套“师兄妹年岁相仿”的说法,心里早打翻一缸子醋,偏还要装着满不在意。
    锐利凤目一扫,贺兰发觉少年修为有进阶之势,但更重要的是——
    女子眼尾处一点殷红勾起艳色,眸色却低沉,如山雨欲来前的黑云:“你身上怎会有欢儿的灵力?”
    祝南风怔愣一瞬,立刻看向阿欢。
    方才压下去的猜测再次涌现,眉清目朗的少年看向心仪的女孩,狼耳微垂,眸中神色莫辨。
    阿欢默不作声,咬着下唇,似在思索什么。
    “欢,你先回去。”难辨喜怒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贺兰紧紧盯着生出狼耳的少年,心中隐隐产生一个念头,迫切需要确认。
    阿欢悄悄看了贺兰一眼,没有动。她觉得贺兰好像要生气了。
    她不想贺兰总是生气,也不想祝南风愧疚。
    她忽然走上前,搂住祝南风的脖颈。
    在对方下意识弯腰配合自己的时候,少女踮起脚,当着贺兰的面,吻了上去。
    女孩柔软的唇瓣贴着祝南风的,阿欢睫羽颤了颤,极快地、模糊地嘟囔了句:“……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