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1棠花里-夜窥儿子儿媳客厅做爱

    徐理原本只是夜里口渴打算下楼喝杯水,刚拐过墙角走到楼梯口,没有想到会撞见这样的场景。
    一楼的客厅里,一身睡衣穿得完好的徐升正背对着徐理,腰部快速耸动着,而他身下的女人仰躺在沙发上,白色睡裙被掀到了领口,两只白嫩嫩的奶子在朦胧夜色里激荡着乳波。
    舒棠努力压抑着嗓子里的细密呻吟,却被徐升激烈的操弄干得低呼连连。
    “呃啊……轻一点……徐升……轻点啊……”
    正干到兴头上的徐升怎么会听?他恨不得撞进舒棠的子宫深处,抽插的肉棒一下比一下重。
    “重一点,你才会舒服,是不是啊,老婆?”
    徐升揉捏着掌心滑嫩紧致的臀肉,享受着娇妻的紧致美好。
    “啊……不要了……徐升……老公……痛……啊……”
    紧绞的穴肉没有让他坚持太久,一阵猛烈撞击之后,徐升射了出来。
    他瘫倒在舒棠身上,掩住了她赤裸诱人的身体。留在徐理视线里的,只剩一张被欲望染得绯红的清丽面庞。
    论理,无意间窥见儿子儿媳的性爱,徐理应该回房避让的,但他却鬼使神差的,就这样站在楼上的拐角看完了整场。
    楼下的情欲气息仍然浓浓不息,徐升从舒棠身上起来,打开她的腿帮她清理。
    稠白的液体从微张的艳红穴口慢慢流出,徐理眯了眯眼,无声地转身回了房。
    第二天早上,徐理晨练回来,舒棠正在厨房做早餐。
    她今天穿了条白色的碎花雪纺裙,轻薄的衣料正好勾勒出盈盈身形。
    舒棠并不是前凸后翘的火爆身材,但该有的胸臀一点不少。况且她肤色白嫩,五官秀丽,看起来分外清纯可人。
    徐理看着她忙而不乱的背影,很自然地就想起了昨夜她那沉浸在欲望里的样子,像是一块纯洁无暇的白玉染上了烟火气息,散发着别样的惑人魅力。
    “爸,你跑完步啦?快来吃早餐吧。”
    舒棠转身看到他,展颜一笑,把手里端着的吐司片和白粥摆在桌上。
    “好,辛苦你了。”徐理温声道谢,在舒棠对面坐下。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的徐升向来喜欢睡个懒觉,只有徐理和舒棠会按时起来吃早餐。
    两人无言进食,空气里满是静默。
    “徐升下周要去欧洲出差?”徐理冷不丁冒出一句话,听得舒棠愣住。
    “啊?是吗?他没跟我说呢。”舒棠懵懵地歪了歪头。
    闻言,徐理有些诧异,他微微低头,掩住眼里涌动的异样神色。
    说起舒棠和徐升的婚姻,其实缘于他上一场恋情的结束。
    那天是周日,不用上班的舒棠在朋友的甜品店里帮忙看店,刚好碰上来买甜品哄女朋友的徐升,见。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礼貌性地问了一句。
    可能是真的太过苦恼,又或许是舒棠给人的感觉太温和亲切,总之,徐升就这样在第一次见面的舒棠面前大倒苦水。
    原来,徐升和女朋友赵嘉琦面临的问题是“毕业分手季”,赵嘉琦选择出国进修,而徐升想留在国内发展。
    两人就这个问题已经吵了好一阵了,徐升想着赵嘉琦最喜欢吃这家的草莓慕斯,准备带上甜品再去哄哄她。
    舒棠听完也是无奈,虽然她已经工作两叁年了,但还没有过恋爱经历,只能干巴巴地安慰徐升:“你们好好谈一谈,一定能商量出办法来的,也许一方的妥协能换来好结果,或者……异国恋也未尝不可?加油,会有好运的!”
    然而徐升到底没能挽留住女友,两人大吵一架之后还是分手了。
    一个月多后,沉浸在失恋中的徐升被堂嫂分派了接侄女放学的任务,没想到在校门口遇到舒棠,更没想到舒棠竟然是小侄女的语文老师。
    一来二去的,两人渐渐熟络起来。徐升慢慢走出了失恋的阴霾,却对舒棠这个温柔小姐姐产生了好感。
    他向来是个直率的人,察觉到了喜欢,就开始追人。
    舒棠有些无奈,徐升比她小了叁岁,从认识起,她就把他当弟弟来看,没想到这家伙分手后居然看上了自己。舒棠并不认为徐升是真的喜欢,他只是移情心理在作祟罢了。
    然而徐升追起人来实在太过热情,又是每天送花又是上下班蹲守的,惹得学校老师都知道了这么个追求者的存在,不少人都拿他跟舒棠打趣。
    而舒棠这阵子正被家里人催逼着去相亲,光是应付强塞过来的约饭相看就足够焦头烂额了,实在没力气再去好好处理和徐升的关系。
    某天晚上,和奇葩相亲对象在餐厅吃完饭,舒棠无语地结了账走出去,“恰巧”在马路边碰上徐升。
    在徐升的一番缠问下,舒棠无奈地交代了相亲的事情,徐升听完,急吼吼道:“你都愿意来相亲了,为什么不考虑考虑我?”
    舒棠一愣,是啊,与其被迫接触那些陌生又不知品性的男人,不如考虑考虑徐升?至少从认识的这半年看来,徐升的性格开朗阳光,人品举止也都是没问题的。反正需要个萝卜来填坑,为什么不选一根熟悉的好萝卜呢?
    就这样,两人开始了这场姐弟恋的交往。
    半年后,迫于舒棠家里的催促压力,他们领证了。
    这一年,舒棠26岁,徐升23岁。
    婚后,舒棠搬进了徐家,才渐渐发现徐升竟然是个富叁代。
    他们现在住在市政府附近的徐家别墅里,这边的小区寸土寸金,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搬进来的时候,舒棠问起之前住的离她家很近的那间公寓,徐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坦白道:“那是为了方便追你,特意租的。”
    舒棠哑然,看徐升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原来只是低调。
    而这种低调是在家庭环境下形成的,这一点从徐升的爸爸徐理身上不难看出。
    徐理是个儒雅斯文的人,如今也才43,看起来风度翩翩的样子,倒像30左右。
    他在市郊开了家茶馆,平时不常回别墅这边,正好方便了新婚燕尔的夫妻俩。
    虽然接触得不多,但在舒棠眼里,公公是个极好相处的人,他沉稳从容,有着父辈的可靠感,却并不严肃刻板,所以即便是这种只有两人用餐的独处时间,也不会感到尴尬难安。
    等舒棠吃完上楼,徐升才将将醒来。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出了徐理在餐桌上提到的事。
    睡眼朦胧的徐升陡然清醒:“啊,是的……对不起,老婆,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实在是……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毕竟我们才新婚不到半年,我这次出差去欧洲,短则八九个月,长则一年。”
    “这,这么久吗?”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舒棠也没想到会突然面临这么长时间的分别,一下子怔愣在原地。
    徐升见状,顿时心疼起来,愧疚地靠过去把人搂进怀里:“对不起,老婆……但这次的外派任务对我来说真的是个很重要的机会……”
    舒棠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摇头:“没关系,工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