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1棠花里-湿身诱惑后的睡中亵玩

    把徐升从机场送走,舒棠渐渐垮下脸。
    这一年以来,她早就习惯了生活里有徐升的日子,乍一分别,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站在机场出口,眼前是车水马龙,灯火熠熠,孤独感却陡然涌上心头,一点点将人吞没。
    打车回到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舒棠走到门口,却发现房子里亮着灯,他们出门前明明关掉了的……
    有人在里面!
    舒棠紧张地抓紧了手里的包。脑子里想过很多种可能,她深呼吸一口气,猛地推开门——
    一身浅灰色休闲西装的徐理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动静,疑惑地转过头来,望向门口。
    舒棠呆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尴尬地松开手里的包:“爸,你回来了啊?”
    徐理点点头。
    原来,是徐升担心舒棠一个人在家不习惯也不安全,临走前特意拜托了徐理多回别墅这边照看照看。
    “我这段时间都会住这边。”徐理语气温和,带着安抚的意味。
    舒棠松了口气,对着徐理不好意思地笑笑:“麻烦你了,爸。”
    徐理摆摆手:“自家人,客气什么。”
    就这样,舒棠开始慢慢习惯朝夕相处的人从丈夫徐升变成公公徐理的日子。
    这天,年级组的老师们一起出去聚餐,舒棠的酒量向来不好,却还是抵不过大伙的围哄,喝了一杯。
    这杯啤酒下肚,舒棠的脸很快泛起热烘烘的红晕,到了散席的时候,她已经有些晕乎乏力了,好在意识还算清醒。
    饭店门口,老师们纷纷离开,同办公室的程老师看舒棠这幅微醺的样子,有些担心地问:“舒老师,你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舒棠摸了摸自己的脸,冲她笑笑:“没事,我家离这儿不远,一会儿打车回去就行。”
    程亭玉却还是不放心:“我朋友来接我了,要不我们先把你送回家吧?”
    舒棠这才看到程亭玉身边还站着个高挑的女人,她慢吞吞想了想,正准备答应,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小棠?”
    转身一看,竟然是徐理,原来他也碰巧在这儿会见朋友。
    弄清了情况,徐理冲程亭玉点点头:“谢谢程老师,我带小棠回去吧。”
    见舒棠神色如常,程亭玉也不再坚持,只是叮嘱她到家了发个微信。
    等红灯的间隙,外面竟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徐理叹了口气,身旁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副驾驶上的舒棠已经歪着头睡了过去。
    徐理盯着她红扑扑的脸颊看了一会儿,目光忍不住一寸寸往下——
    舒棠今天穿的是件墨绿的丝绸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原本正好漏出点性感的锁骨,这会儿却因为歪睡的姿势向一边敞开,露出圆润的肩头,和一小片白嫩的胸口。
    徐理甚至看到一点点黑色的蕾丝花边,在雪白的肉色边缘,藏进影影绰绰的墨绿里。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只是眸色渐深。
    车子驶进小区的时候,雨下得越发大了。徐理把车开进自家车库,又等了一会儿,依然不见雨停。
    车上没有伞,从车库进屋还有半个院子的距离,没有办法,但也不能一直这么等下去。徐理下了车,走到另一边拉开车门,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舒棠身上,然后抱起她冲进雨中。
    但他还是低估了这雨势,才跑了几米,身上就尽被浇湿了,怀里的舒棠也没能幸免,直接被淋醒过来。
    舒棠先是一脸懵,接着条件反射地动了动,这一挣扎,身上的外套就掉了下去。
    “别乱动。”徐理低喘了一声,重新把人抱紧,以更快的速度冲向门口。
    哗啦啦的大雨终于被屋檐挡在外面,但两人已经浑身透湿。
    徐理把舒棠放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苦笑道:“车上没有伞……”
    注意到徐理的狼狈,舒棠的反应从懵圈变成慌乱,一边找钥匙一边不好意思道:“都怪我睡着了,爸,你应该叫醒我的。”
    徐理没出声,只是看着她背后那湿漉漉紧贴在臀上的白裙,神色晦暗不明。
    舒棠却是进了屋子才发现自己这一身尴尬,偷偷看了眼徐理,发现他也不遑多让,于是更加不知所措了,结结巴巴道:“爸,你快,快去洗澡吧。”
    徐理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一边解开领带,一边步态从容地往里走:“嗯,你也快去吧,女孩子身体弱,别感冒了。”
    舒棠垂下眼,轻轻应了声,低头上了二楼。
    水汽蒸腾的浴室里,舒棠舒舒服服地在浴缸里泡着,雨水带来的寒气已经从身上祛除,只剩下令人喟叹的热烫。
    她闭上眼,脑海里却浮现起徐理被淋湿的样子。
    舒棠一直知道公公相貌英俊,但不知道他身材也保持得这么好,那湿透的衣服下裹着线条分明的腹肌,看起来甚至比徐升还要健硕有力。
    等等,我在想什么?
    舒棠想起徐升,顿时惊恐地扯回思绪,怎么能对公公的身体起绯念呢?难道是徐升离开太久了吗?对,一定是这样,我想念的应该是徐升啊……
    想起徐升,想起那次和他在楼下客厅做爱的情景……
    其实年轻的徐升不懂什么技巧,大多数时候都靠本能和蛮力,又不知节制,常常干得舒棠小穴生疼,次数一多,她便不太愿意和他频繁做爱了,更不敢玩什么花样。
    但那天夜里,或许是客厅的环境格外刺激,舒棠湿得很快,难得地享受到了性爱的快感。
    这样想着,舒棠的手不自觉地往自己腿间伸了进去。
    “啊……嗯啊……”
    徐理站在徐升和舒棠的卧室里,手里端着一碗姜汤,听到从浴室传出来的似有若无的粘腻呻吟,嘴角勾起一抹温和的笑,目光却愈发幽深。
    舒棠洗完澡出来,发现桌上热乎乎的姜汤,心知是徐理送来的,一边喝一边感叹着公公的暖心。
    突然,她心里咯噔一声,想到刚才自己在浴室自慰的情景,不知道公公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听到……
    夜色已深,徐理却还没睡着,他下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瓶冰啤慢悠悠喝掉。
    上楼的时候路过舒棠的卧室,门缝里漏出微弱的昏黄灯光,徐理脚步一顿,在门口驻足了好一会儿。
    就这一会儿,徐理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然轻轻拧开了门把手,他甚至没有想好如果舒棠没有睡自己该怎么解释,就这样任由内心的冲动驱使。
    好在从床上的情形来看,舒棠早已睡熟,她不过是习惯开一盏小夜灯罢了。
    徐理这会儿倒是不怕了,他反手关上门,慢慢走到床边。
    高大的身影被灯光投射在舒棠身上,徐理的目光终于不再收敛,仿佛野兽一般一寸一寸舔舐着舒棠的娇躯。
    从她清丽的眉眼,到她诱人的樱唇、雪白的脖颈,往下,起伏有致的身线被一袭香槟色的丝绸吊带裙拥裹,裙摆被蹭到了腿根,露出一点白色内裤。
    徐理蹲下来,凑过去轻碰舒棠的娇唇,这个吻极其简单,却像是一切开始的标志,从此,再也无法停止。
    一只手慢慢抚上舒棠雪白圆润的肩头,指尖的肌肤温热细腻,诱得人忍不住想要触摸更多。
    那只宽厚的大手轻轻勾点至锁骨,又在渐伏的胸口流连许久,终于,闯入那片香绸,开始攀登高峰。
    柔软的乳肉被指尖轻触,舒棠颤了颤,口中发出一声嘤咛。
    徐理的动作僵住,半晌,见舒棠又重新沉入睡梦中,这才放任手指捻上顶端的那一点。他看不到睡裙下的红蕊是怎样一副娇态,只能从带着褶皱的凸硬感受到兴奋。长着薄茧的指腹戏弄着乳尖,接着,将这团圆软纳入掌心。
    徐理轻轻揉了揉,感觉握了一只奶香味的白面馒头。
    香槟色的睡裙被不断拱起,舒棠感受到胸乳的抚弄,开始轻轻挣动,细细的吊带从肩头滑落,正好方便了胸前作乱的手。
    丝滑的衣料被拨开,两团嫩白的乳肉终于得见光亮。
    粉嫩的两点已然硬挺,徐理目光沉沉,凑上前去,先是嗅到一片香甜,然后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嗯……”舒棠闭着眼,嘴里却溢出一声粘腻的轻哼。
    徐理的舌头时而绕着她的乳头打圈儿,时而舔舐吮吸,随着舒棠身体越来越大的颤动,他泄愤似的轻轻咬了一口,吐出嫣红的粉尖儿。
    两处圆乳坚挺白嫩,犹如两座冰雪遮盖的玉峰,但上头的光景却截然不同,那边仍绽着娇粉的花蕊,这边的奶尖却如同成熟的红果,被水光润泽得分外诱人。
    徐理点了点它,又激起一阵晃荡与轻颤,他却就此收回了手不再折腾,也没打算收拾,就这样任由两团白乳暴露在空气中。
    他亲了亲舒棠熟睡的脸颊,从容离开。
    至于舒棠醒来后会不会发现什么,徐理根本不担心,甚至有些期待她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