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1棠花里-浴室强上内裤顶进花缝

    第二天早上,当徐理起床下楼时,舒棠早已经出门上班了。
    他揉着有些酸胀的太阳穴往厨房走,昨晚忙着干“正事”,醒酒汤被完全忘在了脑后,一觉醒来果然有些头痛。
    徐理在厨房翻了翻,本想煮碗面吃,却意外地发现电饭煲里温着一份早餐。
    温热浓稠的小米粥散发着香甜可口的热气,徐理惊讶地挑挑眉,随即,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嘴角渐渐上扬。
    原本以为经过昨晚,舒棠肯定是会想尽办法躲着自己的……
    原本他是想着来日方长,只要还住在一个屋檐下,他总能一步一步软化她、攻克她、拿下她……
    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比预想的还要晴朗许多。或许,胜券已在望。
    至于徐升?徐理却是从未担心过这个问题。
    这天放学后,舒棠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办公室,而是拖拖拉拉主动加了会儿班,直到再晚就来不及做饭了,她才极不情愿地回了家。
    从学校到在家门口,舒棠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想着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徐理才不会尴尬,是干脆问清楚呢,还是假装无事发生?而他又会是什么反应?
    然而,徐理什么机会都没给她,他今晚压根就没回来。
    等舒棠吃完了饭,才看到他下午在朋友圈发的照片,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看周围的环境,应该是在他的茶馆。
    不用直面尴尬,明明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舒棠在松了口气的同时,隐隐有些摸不清的失落和愤愤。
    第二天是周五,舒棠和程亭玉约好了晚上出去吃,吃完又逛了逛街。
    反正家里没人,不用准备晚饭,也不用早点回去,舒棠乐得自在,仿佛回到了婚前的单身日子。
    等到九点多玩够了,她才悠悠闲闲地回家,房子里果然空无一人。
    啪嗒啪嗒,她把各个房间的灯都打开,明亮的灯光瞬时充满了整幢别墅。黑暗被驱逐出去,心里那点空落落的孤寂好像也一同消散了。
    舒棠准备好好洗个澡,进了浴室才发现花洒喷头坏掉了。
    她捣鼓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辙,只好放弃了自己搞定的打算。这个时间点也不方便叫物业来修,那就只能……去叁楼洗了。
    而叁楼的浴室,在徐理的卧室里。说实话,舒棠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踏进这个房间了,毕竟前天晚上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但……反正徐理今晚不在家,只要洗完澡把浴室收拾收拾干净,他就不会知道的吧?
    舒棠拿着睡裙在徐理房前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壮士断腕般一咬牙一闭眼推了门进去,她眼角的余光瞥到那张床,忍不住心尖一颤,快速小跑进了浴室。
    徐理回来的时候发现各处的灯都打开着,心里觉得奇怪。
    他上楼走进自己的卧房,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脚步一顿,片刻,心中明了。
    本来呢,他也是打算让她缓一缓再慢慢收网的,没想到这么快猎物就自己撞了上来,那么,他还犹豫什么呢?
    他一边脱掉外套,一边不急不缓地向浴室走去。
    淋浴的水声遮盖了他的脚步声,当舒棠听到咔哒的开门声惊慌转身时,徐理已经进来了。
    “啊!”舒棠尖叫一声。
    他站在离她不足一米的地方,身上的白色衬衫溅上了点点水花,而她,浑身赤裸。
    舒棠身体半弯,手臂捂住胸前,双腿拧在一起,试图遮挡一二,殊不知,半遮半掩的春光更诱人。
    徐理的目光幽暗深沉,声音里却听不出半点异样,他就像平时一样开口问她:“你在干什么?”
    “爸,我……我……二楼的花洒坏了……我以为你不回来……我……”舒棠一边磕磕巴巴地解释着,一边惶惶后退。
    但在这有限的空间里,再往后退也没什么用。步步向前的徐理一点点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直到舒棠的背抵住墙壁,徐理已经贴在她身前。
    他身上的衣服湿了大半,却毫不在意,只是专注地看着舒棠,看到她眼里的慌乱和害怕,倏然笑开:“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来勾引我的呢。”
    舒棠身子抖了抖,飞快地摇头:“不,我不是……”
    然而没等她说完,徐理就低头吻了上来。
    这吻铺天盖地,舒棠的视线完全被他的脸占据,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他一人。
    他强势地制住她挣扎的手,在她的腰臀间抚摸揉捏。她的口腔被他四处征伐,勾着丁香小舌亲密吮吸。
    “唔……爸……不要……不要……唔……”
    舒棠还记得眼前人是自己的公公,他吻着摸着不着寸缕的自己,比那晚更加激烈。
    她清楚地知道他们必须停止,但抵抗声却被他咽了下去,连同她的唾液一起,卷进他嘴里。
    “啊!”
    舒棠被徐理一把抱起,光洁的双腿被动地环绕在他腰上,失重的无措感让她不得不搂紧了他。
    舒棠惊惧地摇着头,却不敢再大幅度挣扎:“爸……爸……放我下来吧……”
    掌心下的肌肤水润细腻,怎么都摸不够,徐理揉了揉她饱满的臀肉,眸色深沉,没有说话。
    他将人轻轻抛高了些再抱住,两团圆润正对着他的脸,泛着盈盈水光的绵乳就像牛奶味的果冻一样,吹弹可破,嫩白诱人。
    “啊啊啊啊啊!”
    未曾抚慰过的乳球被骤然纳入湿热的口腔吮吸舔咬,舒棠颤抖着惊叫起来,修长的脖颈高高扬起,脚趾蜷曲着,双腿勾得徐理更紧。
    徐理的舌头灵巧地玩弄着她的乳果,一会儿飞速扫弄蕊尖,一会儿又抵住往下压,激起她的阵阵颤抖,小猫发情似的嘤咛声声黏腻。
    他的牙齿配合着磨咬,将柔嫩敏感的蕊头玩得愈发红翘。而没有被照顾到的绵软乳肉,正颤颤地摇着乳浪,渴望得到爱抚。
    “啊……”舒棠的神智被徐理技巧高超的持续挑逗渐渐击溃,一时间不但忘了挣扎推拒,反而顺着情欲不自觉地挺着双乳,想把圆滚滚的奶子送进他口里。
    这个姿势,舒棠的双腿环着徐理强劲有力的腰,毫无遮挡的下身贴在他的衬衫上,一粒纽扣蹭着蹭着卡进了她的肉缝里,那突兀的异物感既无法忽视又似隔靴搔痒,刺激得舒棠稍稍回神。
    意识到两人现下的情景,她涨红了脸,大惊失色,激烈扭动起来,小小的纽扣在她的动作间却被蜜穴含得更深。
    “不……别这样……爸……放我下来……啊……不要……”
    徐理双手揉捏着她嫩滑的臀肉,抱得稳稳当当,他埋头吮吸着她的玉乳,连饱满的乳肉都被吃进嘴里,那力度之大,让舒棠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吸了去。
    红肿的乳尖高高翘立在白润柔软的玉奶上,颤颤悠悠地昭示着它被男人狠狠疼爱过。
    舒棠终于被放了下来,脚一落地,却浑身发软,根本站不住。
    她喘着气,娇弱无力地被徐理搂在怀里。
    徐理叁两下解开皮带扣,连内裤都没下,就这样径直冲向了那条流着水却紧闭的花缝。
    棉质的布料被花穴流出的水液打湿,对于柔嫩的穴肉来说,它实在太过粗糙,但底下那团硬挺的火热却顶着它不由分说地挤进来。
    舒棠立时尖声哭喊起来,奋力挣扎着,想要逃脱这最敏感处的折磨:“别……别进来……别进来啊……呜呜呜呜……”
    狭小的花缝被硬生生劈开一个口,侵犯进来的物事又糙又硬,带着灼人的热度,刺烫着她的软嫩。
    徐理浅浅抵在她身体里,贴在她耳边低声询问:“什么别进来?”
    “内裤……内裤不要进来……”舒棠流着眼泪呜咽,难受得直摇头。
    “那——要脱掉吗?”徐理又问。
    舒棠一听,像是在嗜人的黑暗迷宫中找到出路一般,快速点头:“嗯……脱掉……脱掉!”
    “你来,你自己来脱。”徐理温声诱哄着。
    舒棠已经没有精力去想自己亲手脱掉男人的内裤意味着什么,她只想快点摆脱这被内裤顶开花唇的难捱折磨。
    她颤抖着双手,费劲地把徐理的内裤从他臀后扯下。徐理刚从她的穴口退出来,坚挺的肉棒便迫不及待一般从束缚中跳出。
    然而还没等舒棠放松地歇口气,他又立刻冲了进去。
    “呃啊啊啊啊啊啊!”
    没了内裤的阻挡,硬挺的肉柱一寸一寸破开舒棠的身体,那力度让她无力抵抗,那热度几乎将她灼伤。
    终于,他毫无阻隔地埋进她身体里。
    舒棠双目紧闭,大颗大颗的泪珠像断了线一样掉下来,不得不接受了自己被徐理操进阴道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