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1棠花里-温泉水滑洗凝脂

    舒棠这几天总是在发呆,脑袋一放空,就会浮现起徐理的模样。
    性与爱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发生过那样的事,舒棠很难再把徐理放在长辈的位置,更不要说他本就别有用心。
    尽管麻痹似的告诫自己的内心要冷静、要理智,但她和徐理,的的确确没办法回到从前。
    徐理强势地打乱了她的生活,也不可避免地,搅乱了一池春水。
    明明在做着僭越的事,他却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温柔无声地,如水一般,消解掉她的所有抗拒。
    他一点一点融刻进舒棠的生活,难以忽视,无法拒绝。就像晨跑之后给她带的陈记老豆浆,常备在冰箱里的芝士风味酸奶,不知什么时候塞进包里的润喉片……
    徐理太懂得如何用细节打动一个人,再加上叁五不时的亲亲摸摸,情与欲双管齐下,久而久之,舒棠的态度也逐渐松动,因为知道抵抗无用,也因为,诱惑实在难挡。
    晚餐过后,舒棠在厨房洗碗。
    还剩最后一道冲洗工序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学校什么时候期末考试?”
    舒棠回头,徐理正端站在厨房门口,目光温润地看着她。她想了想,告诉他:“下周。”
    徐理走过来,在她身旁站定,低头微微笑着道:“放假了带你去半壁山房吧。”
    “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舒棠喃喃念了一道,募地抬头看他:“是你的茶馆吗?”
    “嗯。”听到她的低语,徐理眼中的笑意更深。
    舒棠的兴奋却突然打住。
    如果是以前,徐理以公公的身份邀请她去茶馆,她肯定坦坦荡荡地直接应下来,然而想到两人现在的情况……舒棠有些迟疑和心虚。
    见她不应答,徐理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接着道:“我以前很喜欢住那里,不想去看看吗?”
    舒棠答应了。
    一周过去,学校的期末事宜已经彻底处理完,舒棠如约坐上徐理的车,一同前往郊区。
    两个小时后,车子驶到覃山脚下,在一幢青砖院落外停了下来。
    舒棠一下车,目光便被眼前的院子吸引住。这是一处里外都透着悠静的建筑,一道青砖墙隔开院里院外,院子里依墙种了好几丛翠竹,与墙上的青砖瓦松一起,透着清泠泠的绿意。一条石板小路弯弯绕绕穿过整个小院,也将来客引入馆中。
    “半壁山房”四个清劲的行书落在里头小馆的木匾上,院门一关,这就是处普通民居,大概只有知情的闲人才会特意寻到这里喝一杯茶。
    舒棠在徐理的带领下步入茶馆,里头的环境果然没让人失望,只是……过于安静了,比如现在,就只有一位小姑娘坐在前台,无聊地低头刷着手机。
    徐理应该没指望着这儿赚钱吧?舒棠暗暗想着,越看越像是在郊外建了个私人别苑,不赔钱都不错了。
    或许这就是有钱人的乐趣?
    “小心——”一道脆生生的女声焦急呼出,却没能阻止“惨剧”的发生。
    光顾着观察周围环境,没注意到徐理已经停下的舒棠砰的一声,一个转头结结实实撞在了徐理背上,一时间痛得她眼冒金星,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徐理赶紧上前,一手托着她后颈,另一只手手指轻轻触碰她的额头:“疼么?都怪我……小陆——找找看有没有红花油……”
    舒棠憋着眼泪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缓一会儿就好了。”
    然而柜台后的小姑娘已经动作快速地把一瓶红花油递了出来,圆圆的眼睛里满是好奇地打量着舒棠:“喏,老板——”
    徐理接过,简单给舒棠介绍了一下,就拉着她去了后院。
    茶馆的后门出去是一段五六米长的小廊,小廊两侧依旧栽着竹子,还有几个方形水池,风吹叶落,水池也充盈起来。小廊的末端连着另一栋二层小筑,这里就是徐理的私人空间了。
    给舒棠擦完药,徐理牵着她打开了后门。舒棠往那儿一看,外面竟然是个露天温泉。
    青砖墙严严实实围起一个小院落,一口热泉占了大半。岸边躺着块平坦的大青石,靠墙的地方竟生着一丛开得正热烈的玫瑰。热气袅袅间,仿佛置身仙境。
    “这是覃山上引下来的温泉,要试试吗?”徐理笑盈盈地望着她。
    舒棠心痒痒的,言语间却有些犹豫:“……会不会不太方便?”
    “没事的。我去前院一会儿,你在这里随意,累了的话上二楼房间休息也行。”
    等到徐理离开,舒棠又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下了水。
    因为来的时候不知道会有温泉,所以也没带泳衣,她只好褪了连衣裙,在内衣裤外裹了条大大的浴巾。
    徐理推门回来的时候,舒棠正享受地趴在泉边闭目养神,连他何时走近了都不知道。
    他把手里的餐盘放在一旁的石头上,蹲下身,戳了戳舒棠的脸。
    舒棠惊了一跳,睁眼发现是一声不吭靠近的徐理,略带赧意地瞪了他一眼。
    徐理无声笑开,指了指盘里的牛奶和叁明治道:“午餐还没做好,饿了的话可以先吃点这些,填填肚子。”
    他们上午出发,到达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这会儿重新开灶确实需要时间。
    舒棠摸着空瘪的肚子点点头,也没多客气,直接拆开包装吃了起来。
    徐理来之前已经用过,于是就坐在一旁看着她。
    “等等——”舒棠正喝着牛奶,徐理却突然出声,伸手轻轻揩去她唇边的一点面包屑,舒棠愣愣地抬头看他。
    对上她仿佛带着朦胧水气的双眸,徐理忍不住心中一动。
    眼前的女人长发随意盘起,几缕半长不短的发丝调皮地垂落在脸侧,给清丽的面庞增了几分灵动。她香腮透粉,杏眸含水,一双清澈而缱绻的眼睛望过来,总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此刻她额间的微红,也越发惹人怜惜。
    水雾蒸腾间,暧昧的空气缓缓流动。徐理觉得舒棠裸露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散发着惑人的魅力,而水面之下的身体,更是极具诱惑的宝藏。
    舒棠早在他愈深的眼神中察觉到了危险,然而身体才动,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男人俯身捏着下巴吻了上来。
    “唔嗯……”
    徐理含着她的唇瓣细细舔舐,热热的舌头描摹着她诱人的唇线,仿佛在品尝什么美味可口的甜点。
    奇怪的是,明明这次的徐理并不强势,舒棠却觉得自己完全挣脱不开,她的身体下意识地接纳了他。
    她双手抵在徐理的胸膛上,感觉到他的手正捏着她的肩膀缓慢摩挲,手掌所碰之处仿佛落下点点火苗,烫得她细细颤抖。
    而唇间的战况,也深入焦灼起来,他们相搅着从口腔内处处掠过,追逐到外,她无意识地伸着小舌,被轻舔,被深含,被卷着进入他的口中。
    舒棠闭着眼,仰着头和徐理缠绵交吻,她的身体好像真的被点燃了,在热腾腾的泉水里,在徐理温柔至极的亲吻里,叫嚣着想要更多。
    她绝不可能说出口,徐理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轻轻扯开了她身上的浴巾。
    洁白的浴巾沾了水,半浮半沉地浸在水里,而被它包裹过的娇躯,已经被男人的大手寸寸抚过。
    “嗯……啊……”止不住的呻吟从舒棠红艳艳的小嘴里漏出来,听到自己的声音,她的脸更红了。
    “热吗?”徐理贴着她的唇问她,手指在她性感的乳沟里一下一下轻划着。
    “嗯……不、不热……”舒棠微微侧头,不肯说实话。
    徐理轻笑一声,狠狠捏了把她被文胸紧裹着的乳尖,然后起身。
    “嗯啊!”舒棠先是惊呼一声,条件反射地睁开眼,正好看到徐理站起来。她抬着头,红唇微张,眼中满是迷茫。
    徐理站在岸上,目光紧紧锁定了她,手上却不急不缓:“我倒是有些热了。”
    徐理的衣服一件件脱落,从外套,到衬衫、长裤,再到内裤。
    舒棠在他的动作间脸越来越红,眼睛却情不自禁地盯着他,直到那根坚挺胀大的硬物跳出来,羞得她霎时转过身去。
    只一眼,她就想起了那东西在她身体里驰骋的快感,小穴都忍不住收缩起来。
    身后传来哗哗的水声,舒棠感觉身体一热,是徐理从背后环住了她。
    “阿棠,我好热。”
    徐理低语一声,在她雪白的脖颈上细细密密地亲吻着,他身下硬挺的阳物直愣愣地抵在她的臀缝里,隔着轻薄且湿透了的内裤轻轻摩擦。
    磁性的声音从耳畔直入脑海,如蛊人的海妖一般瞬间瓦解掉舒棠的心防。
    #最近在外面旅行,更新不太方便,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