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1棠花里-欢爱中的电话(完结章)

    在半壁山房的这些日子,两人整日待在一块儿,眼里、心里、身体里,都只有彼此,仿佛是一对天底下再正常不过的情侣。
    郊野的宁谧浸透了灼灼长夏,白日午后,一人泡茶,一人看书,茶香弥漫,心也跟着沉静。
    虽不似热恋那般黏腻,但舒棠却分外享受这份悠静与契合,这是同徐升在一起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是从前的她不曾遇到、不曾想到的美好。
    在这僻静茶馆,心神可以融汇,欢爱也不必顾忌。两人默契地过着身心交合的二人世界,也默契地不去提起一些事。
    直到某天下午,徐升的一个电话打来。
    彼时,舒棠正被徐理按在地毯上后入着狠操,前襟大开的上半身伏在泛着丝丝凉意的原木茶几上,两团雪玉馒头被软软地压扁了,连红豆粒都陷了进去,随着身后徐理的冲撞一下一下地在木砧板上揉搓着,真就如同在揉弄软弹细腻的面团点心一般。
    屋子里荡漾着女人娇细的呻吟和男人低哑的喘息,伴着啪啪清脆的撞击声和细腻的水声,原本和谐至极,却突然夹进一阵突兀的微信来电铃声。
    好巧不巧,手机正好在舒棠面前亮起,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她水雾雾的双眼蓦地睁大,流水的花穴一收缩,夹得徐理溢出一声闷哼,还没等他问,她慌乱的声音已经传来:“呃啊……停……停下……是徐升……徐升的电话……”
    徐理感觉到自己的棒身被分外紧致的壁肉绞着,那感觉又痛、又爽,但他内心却不甚高兴。
    于是他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愈发用力地抽插起来,大开大合的操干撞得舒棠整个人都摇晃颤抖起来,然而她破碎的声音却还在说着他不想听的话:“徐理……别……等一下……你先出去……”
    “怎么?你就这么想接他的电话?”徐理掐着她柔软的腰身往自己身下狠狠一撞,沉声问道。
    “嗯啊……不是……你先出去……我只是接一下……啊!”舒棠被他这一下狠干操得浑身一颤,呻吟声倏地高扬,抖得不成调,但她仍忍不住去想徐升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自他出国后,夫妻俩除了前一个月保持着频繁的联系,后来其实很少再通电话了,一般也就是发微信聊一聊每天的见闻。前段时间徐升说他们的项目进入关键时期,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舒棠就更加不敢打扰他了,也慢慢习惯了两人间渐少的联系,更何况她这边还有个徐理……
    然而也正是因为徐理,舒棠每每面对徐升,总会不自觉地心虚紧张,这个时间点,徐升应该还在上班,却罕见地打了电话来,舒棠又是担心又是不安,怕他有什么重要的事,也怕他发现什么端倪,只盼着徐理赶紧结束,好让她收拾应对,奈何身后的男人却半点不依。
    “想接电话吗?”徐理紧贴着她的背,手从她的衬衫下摆伸进去,握着圆滚滚的双乳将人捧向自己,她从跪伏变成了靠坐在了他身上,那硬挺热烫的长物便自然地破开壁肉入地更深。
    “啊……太……太深了……太深了徐理……”舒棠闭着眼摇头。
    徐理满意地勾起唇角,就这样直上直下地操干起来。
    舒棠被迫仰着头倚靠在他身上,身后是他硬而热的胸膛,身前是他不停作弄乳肉的双手,身体里是他如长枪一般勇猛的硬物,她被笼罩在徐理的气息里,仿佛浑身沾满了他的信息素,打上了他的烙印。
    理智既告诉她要停下来接一接徐升的电话,也告诉她当下的情形根本不适合有第叁个人出现,哪怕是隔着屏幕。
    “徐升这电话打的,还真是锲而不舍,看来不接不行啊。”徐理含着她小巧的耳垂,温润低哑的声音一丝不漏地传入她脑海里,原本揉着奶子的手松开,伸向茶几。
    舒棠却被他的话蓦地惊醒,拉住他的手道:“等等,你先……先停下,我们收拾好再接。”
    徐理却没管她的阻拦,依旧拿起手机放在了她面前:“收拾什么?既然你着急,不应该赶紧接吗?”
    舒棠这会儿才看清,徐升打的竟然是视频电话。她见徐理的手指已经伸向接听键,愈发惊慌地摇头,双手伸去拉扯,语气急切:“你别!我们这样不能让徐升看见!”
    徐理心中一震。
    明明知道舒棠说得没错,明明在开始这段关系的时候就做好了打地下持久战的准备,但听到舒棠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徐理内心还是莫名地烦躁,甚至生出丝丝酸楚与痛胀。
    在黑暗中蛰伏,曾说誓必得手,但拥有之后,便会渴望光明正大地拥有。
    舒棠感觉到徐理的沉默,不知为何心中慌乱更甚,她想转过头去看看徐理,他却在此时放下手机,扶住她的腰慢慢退了出去。
    他的性器仍然硬挺,从她的身体深处退出来的时候,不免被湿热的穴肉裹咬着,激起一阵酥酥麻麻的快感,传给了紧密相连的两个人。但他离开的动作又是那样坚定,缓慢而果决地抽离了她的身体。
    “好了,你接吧。”徐理说完便站了起来,转身走进浴室。
    他的脚步太快,舒棠甚至来不及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明明是听了她的话顺了她的意,为什么……心里反而不觉得开心呢?
    他的沉默,他的抽离,让她心慌,让她怅然若失。
    舒棠颓而无力地歪坐在地毯上,赤裸的身体仍然残留着欢爱的痕迹,乳头红艳,芳穴颤湿,心却慢慢沉了下去。
    等她回过神来,徐升的电话早就自动挂断了,她扣好衬衫扣子,理了理头发回拨过去,那边却是拒接。
    舒棠还来不及诧异,徐升的消息马上弹了出来:“开会了。”
    舒棠这会儿自己心里正乱,见徐升在忙也就不再管他。
    她起身走近浴室,在门口听了听,里面一片安静。深吸一口气,她推开门。
    徐理正泡在浴缸里,闭着眼睛,神色平静。明明她进来的动静不小,他却仍然没有睁开眼。
    舒棠在浴缸前蹲了下来,目光一寸一寸描摹着他的眉眼。
    不得不说,徐理的长相真是深合她意。眉如刀裁,鼻似山立,薄唇就算紧抿着,也是好看的弧度。他的面容俊雅正气,平时看着便觉得可靠可信,就算生起气来也是一派温和气。
    舒棠忍不住笑起来,凑过去亲了他一口:“你怎么不等我呀?”
    “你不要打电话么?”徐理眼皮微颤,却仍闭着。
    “唔……不打了。”舒棠站起来,一粒一粒解开身上的扣子,白色衬衫落在地上,很快被地上的水浸湿了,她伸腿跨进浴缸里。
    这回的动静容不得徐理再装无动于衷,他只得睁开眼无奈地看着她挤进来,小心地扶着她坐下。
    “徐理,亲亲我。”她的腿心紧贴着他的腰腹。
    徐理顺从地坐起来,凑上去在她微红的唇上贴着,静静吻了一会儿。
    他退开,她却嫌不够似的跟了上来,伸出舌头孜孜不倦地舔着他的唇,舔摹他的唇线,舔开他的唇缝,又迟迟不进入,只是舔得他嘴唇一片水光,尽是她的香甜津液。
    徐理自然受不了她这番撩拨,抚着她光裸的背忍无可忍地吻了上去,卷掠起她的舌头勾进他嘴里。
    他的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卷吸着她的舌头,吻得啧啧作响,吻到她舌根发痛,又探进她嘴里,用灵活的舌尖探寻遍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几次扫过她的舌根,激起她颤抖挣扎的反应,最后整个人软倒在他怀里,他这才回到温柔状态,慢慢地、细细地含着她的唇瓣舔吮,这般温润无声的吻,却让舒棠觉得灵魂都被他吻开了,舒适地颤起来。
    一番似云非雨的拥吻过后,舒棠靠在他身上喘气,然后又忍不住笑起来,直起身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还生气吗?”
    徐理愣了一下,也笑了,目光却垂在别处:“我没生气。”
    “别骗我,我感觉得到。”舒棠凑上去抱他,柔软的胸口贴在他胸前,听着他砰砰的心跳声。
    “……没生你的气。”
    “那就是生徐升的气咯?”
    “也没有。”徐理伸出双手搂住她,“只是有些后悔。”
    “嗯?”后悔?后悔什么?
    舒棠正想细问,徐理却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吗?”
    舒棠一听,顿时觉得有故事,眼睛亮晶晶地望向他:“你这么问的话,那就一定不是徐升带我去见你的那次。”
    徐理微微一笑,继续问:“来半壁山房也住了一个多月了,有没有觉得这儿有点熟悉?”
    “熟悉……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但我以前怎么也不可能来这种地方喝茶啊。倒是覃山,我来过一次……”
    “大概两叁年前吧,我见过你,带着一个学生。”
    那是舒棠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正在一所小学实习,正好那段时间学校组织了夏令营活动——爬覃山。
    原本那天的天气晴而不晒,一切也都顺利,谁知道下山途中却发现少了个男孩,作为实习老师,而且是男孩不见前刚聊过天的老师,舒棠自然而然地担起了找人的重任,男孩的班主任跟她一起分头找,其他几位老师则负责继续带队下山。
    巧的是,男孩还真被舒棠找着了,只不过经过这一番七拐八拐的找寻,两人都已经辨不清原路,而荒僻的山上,手机又没有任何信号。
    不巧的是,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阴沉下来,眼看着凉风渐起,暴雨将至,本想在原地等待救援的舒棠只得另做打算,开始带着男孩探路下山。
    “舒老师,我怕……万一山里有蛇怎么办?还有人说这里出现过狼……”男孩跟在舒棠身后,紧攥着她的衣摆,声音里已经带上哭腔。
    “别怕别怕!老师既然能成功找到你,也一定能顺利下山。相信老师,好吗?”舒棠向后伸出手握着他。
    雨势渐起,唯一一件雨衣给了学生,舒棠作为老师,不得不一边冒雨找路一边安抚男孩,但她毕竟还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完全没有应对这种突发事件的经验,要说心里不害怕是假的。
    因此,当湿淋淋的她在雨中看到一座小院时,内心的惊喜可想而知,甚至一度绷不住落泪的冲动。
    她拉着男孩上前拍门,希望小院主人能听到她的呼救声。
    好在或许是上天垂怜,没过多久门就开了,一位年轻姑娘带着他们进去,洗澡、换衣服、联系学校……
    “你是说,救我们的那个姑娘是小陆?”舒棠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是我……打电话叫小陆来开门的。”徐理纠正道。
    那天,徐理正好站在二楼的窗前欣赏山雨,没想到不经意间瞥到山上下来一大一小两个湿漉漉的人影,紧接着就是后院的门被一阵拍打,夹着模模糊糊的呼救声。
    他本想下去开门的,但想起刚刚的那一瞥,大的那个身影似乎是个女孩,被雨淋湿了全身,轻薄的夏衣黏裹在她身上,半隐半透,曲线毕露。徐理想了想,选择了打电话叫前院的陆羡龄。
    谁能想到,那时他刻意避嫌的女孩,后来竟成了他儿子的妻子,如今……却赤裸着坐在他怀里呢?
    舒棠笑嘻嘻地仰头:“哦——那我是不是还欠你一声迟来的‘谢谢’啊?”
    徐理没说话,只是温柔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该说“谢谢”的,是我。
    谢谢你再次来到我的世界,谢谢你原谅我的卑劣,谢谢你愿意与我同担风雨,谢谢你愿意给我机会——去好好爱你。
    #舒棠和徐理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开这篇,原本追求的就是公媳强制爱的禁忌感和刺激感,所以写到两情相悦了,再写下去也就没意思了,不如及时止步。当然,会再加个番外,交代一下徐升在国外的故事(尽管是个工具人,但妈妈也没忘记你……)
    下一篇是人兽,口味较重,不喜勿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