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2爱犬(人兽)-夫死成寡

    季窈云的丈夫死了,死在本该春暖花开的四月里。
    消息是镇上的民警带来的,说是连人带车冲进了海里,连尸体都还没捞着。
    季窈云红着眼,一把推开面前两位民警,无暇顾及他们眼中刺眼的怜戚,也无暇顾及自己散乱的头发和脚上的拖鞋,只是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去想找她的丈夫,跑到了马路上,却又不知该往何处去。
    是了,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那个爱她宠她的男人,那个总说“拉完这单就带你去县里吃顿好的”的男人,和他的货车一起,消失在了海里。
    她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方延啊,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办呢……
    季窈云跌坐在地,眼里怔怔地流下一行泪、两行泪……终是忍不住痛哭出来。
    沉浸在悲痛中的女人没有注意到远处拐角驶来的卡车,还站在家门口叹气的民警更是没有看到,当卡车司机在惊呼中踩下刹车时,距离季窈云已经只剩几米了,然而满载的卡车在惯性下仍未停定。
    “吱——”
    刺耳的轮胎擦地声中,眼看着又一桩惨剧即将发生,一条黄黑大狗嗷的一声从门里冲出来扑向女人——体型高大的狼狗冲劲极大,直带着季窈云翻滚过大半边马路,险险与刹车不及冲撞过来的卡车擦身而过。
    季窈云惊魂未定地被大狼狗压在身下,湿盈盈的眼睛呆呆地大睁着,望向面前焦急乱动的大狗,半晌,那泪珠儿又断了线似的滚滚而下,她一把抱住大狗呜呜哭起来:“阿松,阿松,我只有你了……”
    阿松,是季窈云和方延养的一条狗。
    夫妻俩住的黄祥镇,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独门独院的,镇上的治安不比城里,做着拉货生意的方延又常常不在家,因此,为了娇妻的安全着想,方延特意托人买了这么只大狼狗回来守家看门。
    从幼犬时养到现在,阿松已经长成了一条高大威猛的大狗。季窈云对这个常常陪伴自己的家伙很好,从不吝惜喂他吃肉,还取了这么个似人一般的好名字。对街的张妈常说,狗嘛,取个贱名才好养活,季窈云却暗暗摇头,她可不只把阿松当狗呢,丈夫不在家的那些日子,是阿松陪着她、保护她,在她心里,早就把阿松当家人了。
    如今,她的家人也只剩阿松了。
    阿松是方延带回来的,又伴她多年,看到阿松,就好像丈夫仍在身边守着自己一样,于是季窈云变得越发疼爱阿松了。看店带着他,出门带着他,吃饭也带着他,就连睡觉都要把阿松带进卧室里。
    【阿松视角(含季窈云  方延微h)】
    云云今天差点被一个跑得飞快的大怪物撞了,幸好有我在。
    可是我把她救下来之后她却哭了,难道还是受伤了吗?
    我想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伤口的,但她一直抱着我哭,唉,真拿她没办法,要是男主人在就好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了,那个把我带回来的家伙,那个总是和云云一起睡的家伙。
    不不不,男主人也不好,他上次回来的时候还把云云压在身下欺负呢,我都看到了,在客厅的沙发上,云云又哭又喊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他还是压着云云,还把云云身上的布扯破了!
    我冲过去想把他吓跑,就像吓跑那些企图欺负云云的坏人一样,但他竟然不怕我!还打我的头!
    汪!气死我了!
    更气人的是,云云也拍了拍我的头让我乖一点,我是在保护你哎,难道我还不够乖吗?
    好在男主人终于从云云身上起来了,哼,这个坏蛋,云云的腿心都被他用棍子打红了,还戳出来一个小洞,小洞一吸一张的,流出来一些白色的水液,那是什么呢?那个流水的地方红嫩红嫩的,真诱人啊,闻起来也香香的腥腥的,好想舔一口尝尝,可我一靠近,又被男主人打了头,汪!生气!
    男主人把云云抱进了浴室,还锁上门不让我跟进去,哼,这个坏蛋,等着瞧吧,等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定要尝尝云云身上流出来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