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2章窥淫(目睹母亲被按在胡床上插)

    柳青萍和柳叁娘住的院落是木篱茅屋围成的叁合院,布局颇为局促,再往东几射之地就是贱民住的棚区,里面多是些逃籍的佃户和肄业的游民。
    此处院子位于长安万年县平康坊北门之东,时人多称此处为北里。别看这北里只占平康坊一隅,却是全长安最冶艳韵致的销金窟所在。
    不过人分叁六九等,妓家也有高下优劣。北里中南曲、中曲皆是优妓,歌舞管弦、书画游艺各有所长,常往来于世家勋贵。
    如柳青萍所处的循墙一曲,则是卑屑妓聚居处,多是些做皮肉生意的暗门子。
    柳叁娘曾是北里南曲一等一的乐伎,后来因为陈昊的事情,被逐出了南曲,只能在这一片腌臜逼仄的处境里落脚。
    柳叁娘昨日害了暑热,加上猛然听说柳青萍和高皎有了首尾,以为她名节有亏,再做不得大家闺秀,气血不畅晕了过去,一夜过去已无大碍。
    此时正摇着扇子,催促柳青萍去南曲的乘云馆学艺。
    “囡囡啊,你也知道咱家眼下光景不好,你老娘我拼了命地卖笑赚钱,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爹接你回去,你好好当你的大家闺秀,不似我……”
    柳叁娘言及自己,又唉声叹气起来。
    柳青萍整理衣襟的手一顿,若是当年的自己,听到这样的嘱咐必定要不耐烦。
    可她已经十数年没有听到阿娘的唠叨了,柳青萍环顾有些寒酸的屋舍,和自己鲜亮的衣衫,阿娘是知道自己争强好胜,宁肯自己吃苦,也无条件供着自己去乘云馆学艺。
    “阿娘你放心,咱们很快就不用这样的房子了。”
    柳叁娘不以为意,一边捶腿一边潦草地答应着。
    柳青萍默默看了一眼柳叁娘的腿,经过昨日一事,她已彻底肯定,重活一次原来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阿娘避免了被打断腿的厄运。
    虽然她力量有限可能无法阻止二十年后长安陷落,但她一定要竭尽全力保护亲人,不惜一切代价。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搬出这座破院子,此处地势低洼,坊中的下水多堵塞在不远的沟渠里,一年四季潮气积聚,她还记得柳叁娘在最后几年里,饱受痛风折磨,跟这座破院子脱不了干系。
    柳叁娘见她杵着不动,挥挥手道:“今日不是乘云馆里考校的日子么,快些去吧,待会儿有恩客过来,撞见就不好了。”
    柳青萍家离乘云馆并不远,不过时值蒲月,虽还未入伏,但日头将将升起了几刻的功夫,却已是酷暑难当,风里都裹了热。
    翠娘跟在柳青萍身后,往日里的活泼机灵全都收拢起来,只是抱着琴低头慢慢走路。
    柳青萍见她忧心忡忡,知她虽然平日里跳脱,但最是机敏,定然是昨日之事她看出了些端倪。
    “翠娘,凡事莫要憋在心里。”
    翠娘一愣抬起头来,犹疑了一瞬还是不吐不快:“娘子,你怎的知道月公子昨天就回来了。”
    高皎混的是黑白两道,自然为人谨慎,虽说是外放期满回长安述职,但并没走官道,行程也自然是捂得严严实实,除了心腹手下没人知道他具体哪一日到达。
    “自然是猜的。”柳青萍随口应付道。
    翠娘将信将疑,不过还是说:“昨儿回家以后,我出门采买的时候跟人打听了,高主事是昨儿中午到的,走的水路。娘子上午跟陈府的人对峙的时候,高主事还在路上呢。”
    见柳青萍没有接话的意思,翠娘继续说道:“听说是和一位叫虞什么的郎君同行回来……”
    柳青萍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姓虞,跟高皎同船回来……
    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她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虞二郎!
    虞二郎来自江南右道会稽虞氏,是名门望族之后,只是人丁凋落这些年远离权力中心,所以他初到长安时名声不显,她自然也想不起来这些。
    她前世不懂政治,她只知道虞家二郎即将名声显扬,成为权臣。
    当年她的死对头郑妙儿因入了虞二郎青眼,身价跟着水涨船高,借此跟她斗了好几年,害她吃了不少苦,眼下这么好的机会决不能错过。
    “翠娘!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取个东西马上回来。”
    翠娘猝不及防她跑得这样快,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气息微喘:“娘子落了东西,叫婢子回去取便是了,何苦亲自折回来。”
    柳青萍没有应答,径自走到院门前停下。
    此时,她望着门扉眸光不定,似是犹豫不决。
    翠娘看了眼日头的位置,急了:“娘子,要取什么紧早吧。乘云馆里辰初刻就要考校了,误了时辰可是要挨鞭笞的。”
    被翠娘一唤,柳青萍回过神来,仿佛决定什么了似的,眸光初定:“翠娘,你且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说罢转身朝屋舍走去。
    柳青萍甫一进院,就听见女人悬若游丝的吟哦声,一浪高一浪低,似喜悦又似哭泣。
    及至门前,还能听到男子的低吼,间或蹦出几句不标准的唐话,是粟特语中的俚语。
    柳青萍摸向门销的手一顿,鬼使神差地走到窗根,舔破窗纸。屋内狎邪景象一览无遗。
    一个女人瘫在坐塌上,举着两条细白的腿,架在一个胡人男子肩上。那胡人骑压在那女子的臀上,驴大的物事没入女子阴户,下下尽根,正是入地尽兴。
    女子被入得哭叫个不住,却还是舞着臀去就那阳具,嘴里喊得不成调子:“你这冤家,凭你入死我吧!”
    那胡人见她荡浪,更是大为兴起。一只手捉了她的脚踝,迫于她头顶。另一只手,掰开她的臀缝大抽大送,恨不得把那囊袋也一并干进去。
    那女子再不能受,忽地绷直了足尖,气喘如牛却发不出声音。那胡人知她极乐将至,连入数抽,又快又重,干得那坐塌吱呀响动。
    未几,那女子终于绷着腿抖着臀,哭叫了一嗓子,旋即泄了气,似撅过去了一般垂下手叉着腿,任人肏弄。
    柳青萍只见那胡人男子身形硕大如塔,这般看过去,只能看到他身下那女子水渍淋漓的臀,和他肩上无力晃动地细伶伶的脚。
    即便这样,柳青萍还是知晓这个女人就是她的母亲——柳叁娘。
    柳青萍垂下眼睛,柳叁娘原本也是做过那南中二曲第一得意的琵琶国手,可惜所托非人,没落后无法维持生计,成了红尘中最下等的卖笑女。
    那胡人不理柳叁娘蚊嘤般的哀叫,拎着她两条腿,狠命狎淫。复又插了几十抽,双股一紧,松了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