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7章玉露(被月公子当众指奸到高潮)

    “若公子不厌弃,那流言自然也不是流言了。”
    高皎来了兴致:“哦?这是自荐枕席了?”
    柳青萍只略一低头,显露出优雅白腻的颈子,明明没说话,却隐有邀请之意。
    她一向知道自己是很美的,也知道怎么展现这美丽。只要能成事,牺牲色相攫取利益又有何不可。男子长于劲力,挥动武器上阵杀敌。男女本就不同,女子的美貌身体又何尝不能成为武器呢?兵不血刃收割于无形,岂不痛快?
    短暂的沉默过后,柳青萍就见高皎朝她招了招手道:“近前来。”一旁的檀奴过来帮柳青萍打了帘拢。
    进了帷帐的柳青萍抬眸,终于第一次看清了这位月公子的容貌。
    只见他着了一件圆领縠衫,衣料如云似雾,上面用银线走了雁衔瑞草纹,腰佩九环蹀躞带,足蹬乌皮六合靴。眉宇挺阔似月下琼枝,眸光湛湛若秋水寒波。端的是风姿洒落、人才出众。
    高皎字行云,皎如云中月,月公子这个诨号倒也与他本人相得益彰。柳青萍这样想着,稍稍按下心中忐忑,朝高皎施了一礼,复又垂下头去。
    高皎将手中茶盏放回檀奴手中的托盘上,站起来,缓步走到柳青萍身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端详着道:“怪不得这么大的口气,确是有些资本的。”
    随即放下手,话锋一转:“不过,你该知道北里最不缺的就是貌美的小娘。想让我答应你的条件,单有容貌可是不够看的。”
    柳青萍垂下眼眸,心思电转。她知道自己可用的筹码并不多,固然在世俗人眼中相貌重要,但在那些勋贵老爷们的眼里,鲜亮的皮肉虽好远不及风雅和面子来的重要。是以风月场上最能吃得开的往往不见得是颜色最好的。她虽然弹了一手好琵琶,技艺虽在这乘云馆排的上数,但到底天分不及当年的柳叁娘这样的国手大家。
    单是容貌不够看么?柳青萍略一沉吟,想到高皎这上辈子的老东家可没少让她吃苦头。高皎平素最喜胆大心细的棋子,想她前世因为高皎处置过柳叁娘,因此心中忌惮,恨不得躲着他走,反惹得他不喜。
    如今这档口,虞二郎随高皎千里赴长安,即将平步青云。而他们带来的那块太湖石,在前世也十分得圣人垂青,再联想高皎的表姐吴昭仪……
    山雨欲来风满楼,躬逢其会,何妨以身入局。
    她是商人,最懂得富贵险中求的道理。
    高皎见柳青萍半晌没动静,以为这小娘子是怕了。自己方才竟将她与昭仪相提并论,两人身份之差何止云泥。高皎顿觉意兴阑珊,想要挥手赶人。
    可万没想到的是,柳青萍突然动作起来,伸手解起自己胸前的襦裙束带来,叁两下就将身上的衣物除了个干净。
    高皎这下是着实吃了一惊,不是没有女人在他面前脱过衣服。但这样毫无防备地当着这么多人面的,柳青萍是第一个。
    不只是高皎,王团儿也是吓得不轻。本来就因为屋里燥热胸闷气短,吃了一吓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厥过去。檀奴也睁圆了双目,手里的茶盘差点拿不稳,随后又惊觉自己失态,转过眼去。但都碍于高皎在场,不敢有所动作。
    倒真是有几分胆色的,高皎自柳青萍进门以来第一次仔细打量起她来。
    观其窈窕之质,纤侬合度。正是绮态盈盈,粉颈花团。嫩叶絮花,香风绕砌。腰如束素,峰峦迭起,再缀以红梅点点。整个酮体如那无瑕美玉,莹莹生光。
    且说柳青萍这身皮肉,王团儿可没少费工夫。从小就通身擦那生肌膏子,那对乳就更是从初初坟起就叫嬷嬷推拿按摩,甚至连那私处,都时常夹了温养的草药包,好养的粉嫩紧致。
    柳青萍垂着眼,感受到了高皎大喇喇打量的目光,强忍住想捡起衣衫的冲动。她强迫自己挺直脊梁,秀美的肩胛骨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到底是在室的姑娘家,再怎么有胆色还是有些羞赧。
    偏高皎并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眼见美人羞怯,他反而一步步走上前去,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
    高皎身量清隽个子却高挑,他一步步走近,柳青萍只感觉如山般的阴影倾轧过来。本来小腿就疼的厉害,如今再不能持,一个没站稳,向后趔趄一步。脚下被衣裙绊住,纤细的腰身向后一扭,眼见要往后跌。
    高皎却先一步伸出手,按住柳青萍的腰身,将她捞了回来。只是这样一动作,柳青萍一阵乳摇波晃,密密实实地贴进高皎怀里。
    沉甸甸的龙涎香裹住她,丝丝缕缕好似钻进了身子一般。柳青萍只觉得背后的手掌微凉,带着一点汗湿,从后腰开始,登时浸淫了一身鸡皮疙瘩。玉笋一样的双乳,因压迫而变形,摩挲在高皎纱质的衣料上,本来两点微微凹陷的嫣红,陡然挺立似那春梅初绽,麻麻痒痒的,好不难受。
    夏日衣衫单薄,高皎似有所感,瞧了一眼柳青萍俏生生的乳。低低地笑了一声,在柳青萍羞红的酡颜上逡巡,眼神玩味却未见沉迷,似乎像是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又仿佛在逗弄邀宠的狸奴。
    他伸出手,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柳青萍的右乳,拇指轻轻拨弄柳青萍的乳尖。
    “嗯啊~”
    冷不防被他这样逗弄,柳青萍一声吟哦不自觉就脱口而出。
    高皎并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意思,既然敢夸下海口,想用这种手段挑衅他,就别怪他不怜香惜玉。
    柳青萍在脱下衣衫之前就猜测高皎会作何反应,她本是仗着对高皎有几分了解,还有檀奴王团儿在场,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被撵出去罢了,毕竟没几个有名望的男人会愿意演活春宫。
    却还是大意,没想到高皎行事如此不羁,柳青萍一汪秋水眸望进高皎冷若寒潭的眼睛里。柳青萍心下有些懊悔自己太依赖前世经验,到底是把他惹怒了,这个男人实在是比印象中更不好相与。
    许是察觉到柳青萍的悔意,高皎心情好转。覆在柳青萍胸前的手掌稍稍松了劲道,拇指绕过早已硬如石卵的乳尖,在她殷红如血的乳晕上摩挲打圈,另一只手缓慢游移到她腻白的臀上,不轻不重地揉捏。
    柳青萍觉得屋子里又热了几分,白玉一般的额头沁出汗水。她匀不过气来,仿佛溺水了一般挺起秀美的颈子。如此,刚好越过高皎的肩头,瞧见在一旁持案而立的檀奴。
    檀奴打从瞧见柳青萍身子开始,胯下那物事就鼓胀起来,直挺挺耸在身前。一张俊脸水煮过了一般飞满红霞,更显得那一双妙目夺魂摄魄。见柳青萍看向他,更是情难自抑,喉头滚动、汗如雨下,只觉那孽根又涨大了几分,端着的茶盘险些脱出手去。
    高皎循着柳青萍的目光瞥了檀奴一眼,一把掐住柳青萍的脖子,把她的脸掰正。声音冷测测,参了冰碴一样:“原来柳娘子这衣裳不是脱给我看的。”
    高皎猛然把柳青萍的身子转过去面向檀奴,再把她双臂反剪过去,用一只手钳住。另一只手敷在她花壶上,分开花瓣,擒住那花蕊揉搓挑弄。
    檀奴情知公子是恼了柳青萍,故意折辱给她难看。一时却愣在当场,移不开眼。只见美人鬓发濡湿,莹雪一般的皮子透着潮红,慢回娇眼,樱口微张。不堪一握的蛮腰挺起惊人的弧度,直教人血脉喷张。触碰到高皎冰水一样的目光,檀奴惊觉自己的失态,忙偏过眼去不敢多看。
    这厢柳青萍,只觉腰杆一阵涨麻,连带着两条腿也酸软提不起劲来,腿心也淅淅沥沥淌起了春露。心中忍不住后悔,此前仗着馆里的规矩,未梳拢的小娘皆要保持处子之身,否则要连带奸夫一并重罚。
    不想,这一贯最重规矩的高皎竟是如此不循常理,再如此下去,自己的清白之身就要交待在此处了,此后的计划怕是要落空。
    正当走神的空隙,高皎本来亵玩花蕊的手指突然往下移了几分,寻着那花穴入口插进一个指节。此刻,柳青萍穴口被异物猛然侵入,“啊”的一下淫叫出声,那穴口似生了触手一样嘬紧高皎的手指,像邀请他继续探入一般。
    “啧啧。”高皎感叹她的骚浪,一边用手掌揉弄花蒂,一边用手指在穴口疾速抽插,穴口似踩水的声音一般唧唧作响。
    前所未有的感觉占据了柳青萍全身,她只觉的头脑发懵,晕晕晃晃如坠云端。私处又麻又痒,好像非得塞进些什么去,方能杀住。这麻痒顺着那穴口一路爬进腰眼,沿着脊梁骨一直冲到天灵盖。
    “啊~嗯啊~”
    柳青萍再也忍不住张嘴急喘,呻吟出口,一声高过一声。最后竟也顾不得还有其他人在场,只觉高皎那手指似灵蛇一般要入到她心窝子里去。那酥麻一浪高过一浪,柳青萍忽而只觉眼前一白,哭叫出声,腿间似小解一般溃出水来,稀稀拉拉滴落在地上的裀褥上。
    高皎见她一个在室处子,被当众狎淫,不以为耻反而攀上了极乐,顿觉无趣。猛然间抽回手指,松开了对她的钳制,坐回到床榻上去,掏出绢布一根根擦拭自己的手指。
    柳青萍不妨他骤然放手,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一旁的檀奴脚尖往前一错,余光瞥了一眼脸色不善的高皎,还是生生忍住了。若此刻上前去扶,徒惹得公子不快,反倒害了她。
    柳青萍方才正来了兴味,怎料高皎收手,刚燃起的火苗一下子掐灭,反倒觉得私处更加空落落,说不出的难受。她瘫坐在地,渐渐回过神来,身子却依旧绵软的不像话。
    高皎见她眼神清明过来,边擦手指边着眼睛看她:“这就是你伺候男人的本事?”本来是这柳青萍平白挑衅,自己将计就计羞辱她让她知难而退,不想她竟来了兴致,倒叫他“伺候”了她一回,好不憋闷。
    柳青萍顾不得羞恼,知晓今天当真是得罪了他。咂摸他这话的意思,似乎是恼恨自己先前冒犯了他,他惩戒不成反倒是平白伺候了自己一顿,现在是让自己伺候回去?
    柳青萍犹豫可一瞬。因腿软站不起来,她干脆就地盘蹭几下,挪至高皎膝下,伸手抚上高皎的大腿:“原是我该伺候公子的。”
    声音娇柔慵懒,煞是勾人。
    也不知怎的,方才想着惩戒折辱她,倒也并不觉得如何。此刻她没骨头一样的挨过来,高皎竟觉得喉头一紧。
    只见柳青萍裸着身子,水蛇一般攀上他的膝盖。发髻散乱,泪眼婆娑,似那烟视媚行的妖物一般。凝白的雪峰上满是红痕,一副被风雨摧残过的娇花模样。两腿间粉嫩无毛,被淫液浸得油渍水亮。
    想到那娇穴的触感,胯间阳具直愣愣抬起头。
    柳青萍见他胯间起了反应,只当自己揣测对了他的意思。打量他神色,似有意动。柳青萍柔荑抚上他那阳物,竟然一掌难握,不由暗自吃惊,若这般大的物事入了身子且不是要掉半条命去。
    这样想着更是殷勤套弄,尽快帮他疏解出来,免得他一时兴起便在此处破了她身子。却不想那肉棒越是抚弄越是坚挺起来,薄薄衣料根本挡不住灼灼热意。
    柳青萍抬眼偷偷觑了一眼高皎神色,见他薄唇抿起,额头一层浮汗,紧紧盯着她,眸光不善,似要吃人一般。
    她抓着硕大阳物停下动作,心里打鼓,歪着头思考起现在逃跑还来不来得及。殊不知这番乱世妖姬模样,偏又摆起天真无邪的做派,在男人眼里是何等诱惑。
    高皎见她发起愣来,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偏又被她撩拨得邪火直冒。他闭上眼睛,又斜靠在凭几上,调整了一个舒坦些的姿势,终于开了尊口:“用嘴。”
    柳青萍闻言虽然为难,但也知晓自己如今骑虎难下。咽了口唾沫,认命地凑过脸去,抖着手摸索着解他的胯带,一时竟怎么都解不开。
    高皎忍无可忍,挥开她的手,一把打开胯带上的暗扣。柳青萍这才七手八脚地拨开他的亵裤,不妨那根巨物突地一下蹦到她脸上,“啪”地一声,在她脸上拍起一道红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