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8章吹箫(口交吞精被射了一脸,檀奴在旁边

    柳青萍知道这是勾起他的兴头来了,这时反倒没有起初犹豫了。
    那巨物弹到她脸上,柳青萍也没闪避,反倒贴上去,用那嫩豆花儿似的脸蛋磨蹭那物事。手上也没闲着,抓住那对阴囊轻揉慢捏,手法俨然就是方才高皎施展在她身上的手段。
    柳青萍一面盘弄高皎胯间阳物,一边觑他的反应。不想高皎定力倒是极好的,虽是出了些薄汗,眼神暗沉沉的,倒也不见如何失态,不似急色之徒。
    柳青萍想到高皎方才如何给她难堪,生了捉挟的心思,打定主意要撩拨得高皎色授魂与才罢休。从前只有别人侍弄她的道理,她却到还是头一遭含弄阳具,伸出舌尖舔舐他那肉棒,常听闻馆中姐妹私下里嫌弃恩客那物腥膻刺鼻,但眼前这根倒是不难闻,淡淡的体味混了龙涎香。
    她匀出一只手来一边套弄肉棒,一边沿着筋络啧啧吸允。柳青萍觉察到手里这物事愈发滚烫,直熨帖到人心窝子里去,腿心又泛起痒淌出水来,连带着胸前那乳也沉胀胀麻嗖嗖的。
    柳青萍直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索性也放开胆子,拉了高皎的手就往自己胸脯上贴,口里嗔道:“你倒是帮帮我呀。”声音娇娇软软,还夹杂着自柳叁娘那继承来的吴语软调,能掐出水来一般。
    高皎不想她如此放肆,正要斥责。不妨柳青萍骤然张开小嘴包住他鸡蛋大小的龟头,舌尖刮过棱角,在马眼来回刷蹭。高皎只觉腰杆一麻,热流下涌,菱口渗出几滴浊液来,险些没守住精关。
    高皎本没这个在人前演活春宫的癖好,但也确实不曾被人这样冒犯逗弄过,实在是着了恼,又见她骚发发的,索性下了狠手弄她。他一只手扶着柳青萍的头,另一只手扶着自己那活儿插进她嘴里。
    “呜……呜呜……”
    本来高皎那物事生得就粗大,柳青萍将将含了一个头,已经是口舌发酸。现下遭他猛地插入,顶得她胃里反酸,不住地往后退。可是为时已晚,高皎哪容得她半路脱逃。
    只见高皎长眸半眯,下身那物被骤然绞紧,他喟叹出声。手上加了力,把柳青萍的头按在腿间。两股收紧,胯间一耸一耸地肏她的小嘴,还不忘匀出一只手抚弄雪白的乳肉。直叹王团儿将她养的好,只这一张小嘴就这般爽利。
    “呜呜……咳……!”
    柳青萍被他按在腿间,那尘柄攮在她嘴里挺弄地俞发快了,硕大的龟头干到了嗓子眼,呛得她涕泗横流,嘴里发出“呜呜”地喊叫,胃里一阵阵地抽搐。嘴上崩破了皮,口舌都是木的,只盼高皎快点射了阳精。
    高皎见她形容狼狈,反倒起了性。
    “啪!啪!啪!”
    胯间挺送地更是卖力,那阳具整根没入柳青萍口中,两个卵蛋啪啪拍打在她脸上,将她下巴都拍得通红。
    直到高皎见她被自己肏得头昏眼花、双眼翻白,知她再不能受,在她嘴里快速耸动了几下,脊梁骨一麻,抖着臀射了精水。
    “咳咳...呕咳咳咳!”
    柳青萍猝不及防被一泡浓精灌进了嗓子眼,将那阳具吐出来。瘫倒在地,像是要把心肺咳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惊破了这场浓艳春梦。一直站在一旁的檀奴下腹一紧,胯裤被喷出的精水沾湿了,手中的茶盘再也拿不稳,一把扣在脚面上,茶碗哐啷一声砸在地上。
    且说站在帷幔外的王团儿本就是害了暑热,昏沉沉的。帷帐薄透,又传出那般暧昧的声响。她是风月老手,又哪有不明白的,遂涨红了一张老脸。想她纵横馆阁这么多年,饶是见多识广也没料想到这个局面。恨不得变成那聋子瞎子,可那响动直往耳朵里钻,越是觉得该避讳才越是勾得人心痒痒,加之她户内久旷,下面流了骚水出来,更是钻心的痒。正是上下两头夹击,好不难受,神思都混沌起来。猛然间听见柳青萍呕心呕肺地咳起来,又听得杯盏翻倒的声音,竟觉得如同惊雷一般。王团儿脑子一炸,“咚”地一声栽倒在地。
    一时间,这中堂二楼的堂屋里乱作一团。檀奴听见王团儿栽在地上,晃过神来,看看榻上已然整理好衣衫眯着眼睛出神的公子,难得慌了手脚不只怎生处置才好。
    再瞥一眼瘫倒在地的柳青萍,只见她玉体横陈,仰面躺在地上。发髻散乱,双眼无神。嘴角泛红,挂着一流乳白色的精液,就连脸和胸乳上都被淋了白精。她雪一样的皮子上红白斑驳,两腿之间更是泥泞不堪。因着胃里难受,还时不时抽搐几下。
    眼见着这一副淫靡景象,檀奴小腹一热,胯间又有抬头的趋势。他慌忙避开眼去不敢再看,不过到底怜她受了这一番磋磨,赶紧拾起方才柳青萍脱下的衣衫,盖在她身上。
    此时高皎终于站起身来,睨了一眼脚下的柳青萍,转过头对檀奴说道:“这里交由你处理。”因方才染了情欲,嗓音暗哑低沉。交代下一句话后,转身进了里间。
    檀奴想起跟柳青萍同来的还有一位青衣娘子,想来是她的贴身婢女。遂低着头对柳青萍说道:“柳娘子,我待会儿喊你的婢女上来为你整饬。王姐姐似是害了暑热撅了过去,我先将她送到医馆去。”说罢也不等柳青萍回应,出了帷帐背起王团儿就走出门去。
    且说翠娘正端坐在一楼正堂思考着,柳青萍当了柳叁娘的心尖子宝贝,这得来的银钱准备往何处使。却瞧见先前在游廊那头与自家娘子撞个正着的俊俏郎君从二楼下来,背上正背着一个人。翠娘定睛一看,登时虎了一跳,这不是和娘子一起去见月公子的王团儿么。这月公子当真这样可怕,连王团儿都这般模样了,娘子岂不是小命休矣。
    檀奴瞧见翠娘,只丢下一句:“你家娘子在楼上。”就背着王团儿往外走了。
    柳青萍的情况虽没有翠娘想得那样糟,不过也八九不离十了。翠娘赶到的时候,柳青萍将将缓过劲来,捧着衣衫坐在地上,连穿衣裳的气力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