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10章情迷(舌吻咂奶,被檀奴弄到潮吹)

    檀奴垂首看了怀中娘子娇柔不堪的模样,心下怜爱非常,慌忙把她抱到榻上去,口中忍不住责怪道:“怎的这样不小心,我哪里就差你这口茶呢?”
    柳青萍半边身子倚在他身上,喃喃道:“你这样好,奴家只是不忍心慢待你,你可不要恼我。”
    檀奴揽着她的肩,想起此前种种,恨自己隐忍懦弱。若是在中堂自己有胆子出来回护她一二,她哪里会受这样大的罪。
    他也不是没看出柳青萍的有意接近,只是她一个无根浮萍一样的娇弱女子,想在这吃人的馆阁里寻一处依靠实在是再正常也没有了。只可惜公子铁面无情并不是个惜花之人,自己若能让她稍稍依靠,又有什么不可呢?更何况,他们本就是一样的人。思及此处,就更觉得眼前人可怜可爱。
    “娘子这样说就是折煞我了,檀奴是泥里讨生活的人,当不得娘子一句好。”檀奴温声说道。
    柳青萍抬眼看他,见他神色黯然,突然伸出手去从他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巧笑道:“我才不管呢,你在我这里总是千般万般好,你若是不好又岂会特特地来给我送伤药。”檀奴被她巧笑倩兮的模样逗得开怀,心中郁结散开,眼波更是柔情似水。
    柳青萍又转过身,仰坐在榻上,双手支在身后。玉腿一抬,搭在檀奴腿上,娇声说道:“奴家身上没有气力,就劳烦郎君好人做到底,帮奴家把药也捈了吧。”
    檀奴本觉得这样于理不合,想出言拒绝。但看向柳青萍狡黠的美眸忽闪忽闪地,像那穿花的蝶。两人的姿势本就暧昧非常,再加上风月地没那么多规矩,一时间拒绝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檀奴认命地握起柳青萍的足腕,皮肤触手温润滑腻,那玉足小巧玲珑,骨肉匀停。那双腿就更是细致纤长,莹白生光。这就愈发显得那腿上的伤痕触目惊心。
    檀奴小心翼翼地将药细细地捈在柳青萍的腿上,不知怎地又想起方才在中堂,公子将她猛然转向他眼前,那不堪一握的细腰折起的惊人弧度。
    心思飘散,手下也失了轻重。柳青萍吃了一痛,抬起另一只小脚,往他怀里蹬了一下,佯怒道:“好你个檀奴,可是我支使了你,你心中不快,借机报复于我?”
    檀奴却也不恼,一迭声道歉,只道是自己粗心大意。连忙收拾起遐思,专心为她上药。等到药捈好了,已是一身薄汗。
    柳青萍凑到他身前,扯起袖子替他擦汗:“瞧把你热的。”
    檀奴却怕自己汗水脏了她衣袖,抬手抓住她手腕,一时间两人脸对着脸都愣了神。柳青萍伸出另一只手去抚他的眉眼,口中喃喃道:“我从未见过生的这样好看的眼。”
    檀奴感受到佳人芊芊玉手的柔柔抚摸,低声回应道:“我也从没见过像你生得这样好看的人。”
    檀奴目光不自主地看向柳青萍花瓣一样的朱唇,仿佛轻轻一咬就能挤出水来。檀奴一时间仿佛被勾住了魂一般,情难自已,一把搂住柳青萍的细腰,张口吸吮她的唇瓣,像是尝到了什么仙液佳酿,只恨不得一口吞进肚子里去。
    檀奴伸出舌头来,细细舔吻她的唇瓣,尤嫌不够一般,把她两瓣唇包在嘴里轻轻啃咬。
    被他这番施为,柳青萍只觉得自己如坠云端。也伸出舌头来与他纠缠,檀奴得到了回应,愈发情动,与她唇齿交融,吻得口津横流。
    柳青萍闭起眼睛,但觉头脑晕眩眩的,喘不上起来。甫一张口,檀奴的舌头就似灵蛇似的钻进来,不住地舔弄她的口齿牙膛。
    两个人亲得天昏地暗,唇齿间水声啧啧。柳青萍被亲软了身子,仰躺在榻上,上臂绞在檀奴脖颈上,颤颤巍巍地回应着。
    檀奴脑子乱哄哄地,像是谁在里面点了团火,直教他想把身下的人揉进骨子里。他一只手按着柳青萍的头,另一只手掀起她的襦裙,顺着她腰身一路揉搓到胸乳。手里的乳肉一掌握不住,明明是绵绵软软的,偏捏得狠了又弹手。
    “哈~轻点~”柳青萍轻吟出声。
    檀奴但觉腹间热流下涌,下面的分身就鼓了气似的立起来,硬邦邦地戳在柳青萍腿心。柳青萍感觉到那硬物抵着她,隔着布料也察觉到那火热,本就没杀住痒的花穴翕动起来,像是久旱的花草等候浇灌。
    “好痒啊~檀郎帮帮奴家~”
    她实在耐不住那痒,抬起两条腿缠在檀奴腰间,下半身在檀奴阳具上挨挨蹭蹭,以此解痒。
    檀奴知她情动,松开了拨弄她乳头的手,柳青萍如蒙大赦,张着嘴急喘仿佛溺水的旅人。将觉得松了口气,冷不防檀奴分开她下面花唇,两根指头捏住那珍珠豆一样的花蒂。
    “嗯啊~~~”
    柳青萍抖着嗓子喊叫出声,花穴淅淅沥沥淌出淫液。
    檀奴的手似拨弄琴弦一样,拨捻挑弄。复又用手掌罩住她整个耻丘,反复揉搓,再把中指的一个指节插进她穴里。那指头一进穴里就被裹得紧紧的,穴壁有吸力一般,把他手指往里拽。
    檀奴一边砸她的乳头一边抚弄她阴穴。
    “哈啊~~嗯~~要去了……”
    柳青萍摊在榻上任他侍弄,嘴里又哭又叫,一声高过一声。眼前朦朦胧胧的连物什都看不清楚,舒爽地魂儿都要从天灵盖上飘出去,小穴缩地更欢了,抖着腿溃出水来。
    再这样下去,哪怕檀奴立时入了她身子,她也生不出反抗的想头来,只是留着处子身尚且有用。她拼着最后一丝力气,用手推檀奴的肩膀:“郎君快别弄了,我实在受不住了。”
    檀奴闻言从她胸脯间抬起头来,嘴上还从她乳头上挂起了一条银丝,他凑到柳青萍脸上,嘬了一口樱唇,脉脉望着她,那双多情目似锁了一江春水:“可还爽利,后头还有更爽利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