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11章迷情2(肉屌磨逼,舔穴臀交)

    柳青萍与檀奴额头相抵,唇齿相接,她望向他情致迷离的乌眸,似被什么山间精魅蛊惑。轻轻碰他的唇,迷蒙道:“还有更爽利的?”
    檀奴低低笑了,声音比那酒汤还醉人:“这是自然,这人间极乐你还只尝了个皮毛呢。”
    柳青萍杏目圆睁、秀口微张,做出一副很是诧异的模样,随后偏过头去羞怯道:“只恨我此身不由己...”
    檀奴爱极了她这副懵懂无邪的模样,一时间又是揉奶又是咂嘴,爱个不住。心知她想到别处去了,哄道:“你且放心,我知你难处,绝不坏你的身子。”
    柳青萍这才放下心来,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七手八脚地去扯他的襦衫。因她重生后力道大一些,一使劲竟将檀奴领口撕开一道口子。
    檀奴贴在她耳边,咂吮她的耳垂,轻轻笑道:“娘子莫急。”自己动手将衣衫除了个干净,漏出肌理紧凑,光洁匀称的胸膛。
    柳青萍红霞飞了满脸,嗔怒地轻捶了他胸口一拳,又羞红着脸,取下自己抹胸,两个乳兔子似的跳脱出来。与檀奴乳贴着乳摩挲,没几下功夫乳头便硬如石子。
    两人耳鬓厮磨,做那交颈鸳鸯。檀奴愈发温柔小意,从她的耳垂一路吻到胸口,用舌头去逗弄那两颗红糖豆子。又顺着她肚脐一路吻到那肉鼓鼓的耻丘。
    只见她那处肉嘟嘟水嫩嫩,当中一条水红色的小缝,因情动淌了蜜水,渍得那粉嫩油光水亮。下面一张小嘴呼扇呼扇颤动,煞是可人。
    檀奴凑过去鼻尖耸动,只觉得那花谷淌出的潺潺流水香甜诱人,勾得人想细细品尝。柳青萍见他想亲她那处,委实吓了一跳。以往听闻的那些无论是名士勋贵还是渔色之徒,甚少听说有用嘴去吃女人下面的。
    柳青萍急急地用脚蹬他,颤悠悠说道:“那里腌臜。”
    檀奴却不理她,只将她两条腿一分,俯身用唇吻她私处。
    “嗯啊啊~~”
    柳青萍被激地浪叫出声,原本支起来的身子,跌回床榻。只能摊着身子,做那砧板上的鱼肉,任人捏扁搓圆。
    檀奴再不复方才与她亲吻时的温柔小意,忽然粗野起来。伸出舌头顺着那条小缝重重舔舐,细密的舌苔刮得柳青萍浑身颤栗,细腰拱起,脚指头紧紧地蜷着。
    檀奴又用嘴包住她阴穴,舌头钻进那小洞里,一下下地插她,一边还伸出手捏她花蒂。
    “啊啊~~快别弄了~恩~受不住了~~”
    柳青萍身子不听使唤一般,一边哭叫,一边抖着身子,一把细腰向上一拱一拱地。她觉得整个人要飘到天上去,汗水将她的额发濡湿,流进眼睛里连周遭物事都看得不甚清楚。更加感觉檀奴那舌头如同小蛇一般要钻到她心窝子里去。
    檀奴也并没好到哪里去,全身出了一层绵密汗水,如同水里捞出来的一般。阳具更是胀得生疼,明明蜜穴当前,却肏不得只能望穴兴叹。
    此时见她就快攀上极乐,唇舌更是卖了力气,只等她泄了身子,自己也好生纾解一下。
    柳青萍双眼失神,不住地浪啼,还有一丝清明尚在。知晓此处只是个临时落脚的耳房,连个正经的院落都没有,若是有人路过听到她与檀奴在此苟合,他们都要有大麻烦。
    柳青萍紧咬双唇强忍着,零星破碎的呻吟从口中溢出。不妨檀奴突然用口包住她花核,用舌尖快速来回冲刷她那粒红豆,食指一个指节也伸进小穴里不住抽插。再也忍不住,她眼前一白,高声哭叫了一声,绷着身子小解似的泄出了阴精。
    柳青萍浑身卸了力,时不时还抽搐几下。眼前昏聩聩的,模模糊糊难以视物。只觉得檀奴似乎在挪她的身子,不过她现下累得手指头都抬不动,也由着他去了。
    不多晌,神魂渐渐归位,觉得身子晃悠悠的。却是她趴在榻上,檀奴整个人伏在她身上,那肉屌贴在她牝户上,磨得那穴口噗叽噗叽地响。他一只手掐着她的腰,一只手抓着胸乳,摆着臀在她身上耸动。
    檀奴见她清醒过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哑着嗓子问道:“卿卿醒了,可还受得住?”
    柳青萍只他先前憋得辛苦,摇摇头,反而撅起屁股去就他阳具。这姿势更加方便磨屌蹭穴,那硕大阴茎磨开她两片花唇,蹭上中间阴蒂,那酥麻又爬遍了全身。
    檀奴见她身子发颤,呜呜咽咽地呻吟出声,知她得了趣儿。又见她小屁股翘起,臀儿玉雪可爱也兴致大发。揽起她的腰,让她跪趴在床榻上,身子埋在被褥间。用她的臀肉去夹阴茎,快速抽动,卵蛋重重拍在她阴蒂上,发出“啪啪”撞肉的声音。
    檀奴双手隆起她臀肉,抓着她屁股上下狠命套弄,如此几十下,只觉腰眼一麻,抖着屁股,将肉棒抵在她穴口射了精水。
    “嗯啊~~”
    柳青萍被他滚烫的白精一淋,浑身酥麻,腰杆再也挺不住,跌在榻上,蹬着腿又泄了身子。
    两人虽然最终下身私处并未交接,但该其余该办的事却是一样没落下。是以,两个人皆是累得汗如雨下。此刻收了云雨,两人赤着身子搂在一处,你侬我侬地叙话。
    “只可惜我现在并未梳拢,完璧之身不可破,不然定要与檀郎欢愉一场。”柳青萍娇娇怯怯地说道。她虽是喜檀奴床笫功夫了得,待她更是温柔小意,却也并未忘了正事,拿着话头引他。
    许是男人餍足了,总是要比平日里好说话。檀奴从善如流道:“梳拢之人可是找好了?我的卿卿这样好,定要找个体贴可心的人才是呢。”
    柳青萍早先就中意虞二郎做梳拢之人,不过她人精一个,哪里会在男人怀里提旁的男人呢,只是期期艾艾道:“有檀郎这样的珠玉在前,将旁人都衬成了土鸡瓦狗,可教我如何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