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13章龙涎香「po1⒏υip」

    七宝博山炉里爇着龙涎香,高皎站在香炉前,手里执着香箸,慢条斯理的拨弄炉中香灰。听了檀奴的回禀,一时间也没言语。
    每次公子问完事情,只要是不说话,就是在提点他有些事情办得有错漏,等他主动回禀坦白错处。
    一时间,屋子里静极了,只能听见香箸划在炉底的哗哗响声。
    檀奴额头起了一层薄汗,到底还是没把和柳青萍一番缠绵的事如实禀告,只言:“公子交代的话已经都传给柳娘子了,柳娘子的话,奴方才也一字不落的说与公子了。”
    高皎闻言眉峰一挑,半转过身子:“哦?”他缓步走到檀奴身前,绕着他走了两步,突然伸出手去,用香箸夹出掖在他领口的布条,寒声道:“传话传到床榻上去了?嗯?”
    檀奴低头一瞧,想起是方才与柳青萍亲热时,领口不慎被她扯了一个小口。起身后,穿了衣服被他随意一掖,后来又叮嘱下面的人给柳青萍拾掇屋子,一时忘了这茬事。
    若此时再不承认,凭公子的手段,不难查处他在北院耳房逗留了一炷香时间有余。眼见逃脱不过,檀奴撩袍跪下,索性承认:“檀奴因早前见识过柳娘子仙姿,一时色迷心窍起了歹念,迫了柳娘子。但念及馆里规矩,并未坏她身子。”
    高皎见他措辞圆滑,为柳青萍开脱,更是怒从心生,嘲讽道:“我之前把你从那腌臜地方捞出来的时候,怎的没发觉你是个情种。好一个鹣鲽情深,我竟成了棒打鸳鸯的恶人了。”
    檀奴心道不好,却值得把头垂得更低:“檀奴不敢。”
    “呵,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我见你近来胆子大得很呢。”高皎见他明明坏了规矩在前,此刻却好像受了迫害一般,他怒气更盛,伸手拽住檀奴领子,顺着之前那道口子,一把撕破了他衣衫。看见他原本白皙的身子上面红白相间,还有几道女人指甲刮出的红印子。
    檀奴依旧跪着,被扯了衣衫也不言语。高皎见他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怒极反笑,手中的香箸从他的眼角慢慢地顺着他的脸颊滑过,最后停留在他唇上反复挑弄。
    檀奴抬起头,望向他寒潭一般的双眸,张开嘴,含住那香箸。香箸上还沾着龙涎香灰,化在口中与高皎下身那活儿味道相似。檀奴舔舐香箸,含在口中来回吸吮,如同在给高皎吹箫一般。
    高皎望向檀奴潮红的眼角,没一会儿便不耐烦地把香箸丢在一旁,两下解了胯带,直接将那巨物塞进檀奴口中。檀奴不似柳青萍那般,肉棒一往深处塞,便反胃作呕。
    檀奴小心用唇包住牙齿,把肉棒吞进大半,直抵着喉咙才罢休。再用手慢慢捏弄高皎囊袋,顶起舌根刷动那棱头。
    高皎呼吸一窒,喉头上下滑动,逸出一声舒爽的喟叹。他用手擒住檀奴脖颈,送腰顶胯,在他嘴里肆意插干。干了几十抽,忽又瞥见他脖子上的抓痕,说了一句:“她吹箫的本事自是远不如你的,得空须得教一教她。”
    虽未提名道姓,檀奴却知道他说的是谁。冷不丁听他这样言语,一时间五味杂陈,喉头肌肉失了控制,只觉胃间一阵抽搐,呕地一声把那孽根吐了出来。
    高皎见他干呕,一把掐住檀奴的脸:“你不是贯会伺候人的么,怎么伺候完了女人,就把伺候男人的本事浑都忘了?既然上面的嘴忘了,下面的嘴总是不会忘的”
    高皎一把将檀奴从地上拽起来,反剪着他双手,把他按趴在案几上。案几低矮,他只能跪在地上,身子伏在案上。高皎似乎是有意羞辱他,并没有直接去脱他的裤子,而是“滋啦”一声,把他的胯裤从中间撕破。
    让他趴在东边窗户,一边看柳青萍一边挨操。
    裤子豁开了口子,风飕飕直往里灌,似那小儿穿的开裆裤一般。饶是正当暑热,檀奴腚沟子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高皎见状,猛地照他那紧实的屁股蛋子挥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不轻,扇地檀奴哼叫出声。随后又是噼里啪啦几巴掌下去,他那臀肉就起了红彤彤的手印。
    高皎双手又附在他臀肉上不轻不重地揉捏,然后猛地捋了一把他已然挺翘的阳具,讥诮道:“这便硬了?真是个天生的荡货。”
    檀奴牙关紧咬,脸一路红到脖子,暗恨自己不争气。高皎掰开他的屁股瓣子,漏出水红色的穴眼。也没经润滑,硕大的尘柄对准那肉洞,直愣愣戳进去,一直捅到头,阳具整根没入。
    “呃~!”檀奴痛叫出声,他穴壁未经润滑,猛然间遭巨物插入,只觉得穴眼鼓胀胀的,似要崩开一般。
    “公子轻一些。”实在是疼得厉害,檀奴忍不住讨饶。他声音本就不属于粗犷一挂,如今更是低沉暗哑,夹杂一丝羞窘难耐。
    高皎遭他紧裹猛夹,阳具被勒得生疼,他吸了一口气,暂缓攻势。一双手揉搓他劲瘦的腰。檀奴本就风流天成,生的宽肩窄腰。男子的腰又与女子不同,窄且紧实,并不柔软却劲道十足。
    被高皎这一揉搓,檀奴只觉腰眼麻麻痒痒的,他也渐渐得趣儿,后穴分泌出淫液,再加上那丝丝渗出的血,终于不像初时生涩。
    高皎早已忍了多时,见他穴口已经扩开,按住他腰臀提胯耸干起来,每入一下都干到最里面去,抽出来则只留龟头在穴里。狂风骤雨般大抽大送,直干得那案几都哐哐作响。
    檀奴向来耻于雌伏男人身下,奈何他自小被调教惯了,身子敏感得紧。此番被高皎压在身上狠命狎淫,热流频频下涌,下身马眼渗出精水,喘个不住。
    高皎连入他百余抽,见檀奴周身潮红,滚着细细的汗珠。屁眼也越插越软,明明爽利得不行,却还是装出叁贞九烈的模样,强自忍着不呻吟出声,便有心羞辱他。
    高皎忽又听闻楼下似乎人声嘈杂,似乎搬运什么东西。一念起,想抽出阳具,却见檀奴穴眼似不舍那巨物一般,嘬动着龟头往里拽。
    高皎被他这样一绞弄,险些缴了械。忙将那物抽出来,给了檀奴屁股一巴掌:“荡货,急什么?待会寻个风景好的地方接着干你。”
    说罢,把檀奴拖拽到东边的窗子,一把推开窗棂。让檀奴将手撑在窗槛上,高皎掐着他屁股,又将那巨屌噗呲一声干进他穴眼,大肆耸弄。
    檀奴被高皎干得腰酸腿软,此时又被他拖到窗边猛肏,着实难为情。他挣扎着想要将窗子关上,此处虽是二楼,若是有心人抬眼一瞧,他这浪荡模样就被看了去,叫他以后如何在乘云馆立足呢。
    高皎察觉到他动作,狠命往他穴壁上一块软肉一顶。
    “哈啊~”一声破碎的喊叫从檀奴紧咬的牙关中传出。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