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16章虞二郎

    见到是檀奴和翠娘赶来,方才还镇定自若的柳青萍,呜咽一声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疾步走上前去,一把搂过翠娘,颤声道:“翠娘~呜呜~我们主仆两个好苦的命啊......王姨母害了病,她膝下冷清,只我一个侄女。我待她便如同亲娘,岂有不侍疾的道理.....不想刚来没几日,竟被陷害至此。”
    翠娘知道自家娘子看着娇弱,性子确是再坚毅不过,没道理受了些委屈就哭眼抹泪。不过,这戏开唱了,就没有不唱完的道理。
    翠娘乐得配合,从善如流得也抹起眼泪,主仆二人抱作一团哭个不住。
    这一通闹下来,众人哪还有不明白的。一个龟奴,哪里会闲着没事给不相干的小娘泼脏水。如今看这架势,是受了谁的指使一目了然,定是这貌美娘子挡了那泼辣货的路,不过一来确实寻不到什么证据,二来清官难断家务事,众看客见没热闹看也就散了。
    但柳青萍并不知道,此时,在中堂二楼,还有两个看热闹的还没散去。
    “没想到这看着娇滴滴的小娘,心思却这般歹毒。”一个声如暖玉琼脂的男人一边饮着酒一边说道,他依靠在软枕上,姿态恣意。
    高皎坐在案几旁,垂着头执着笔不知在抄录什么东西。闻言,头也不抬道:“你虞二郎千好万好,只是识人的功夫着实差劲。”
    虞二郎听了这话反应了一会儿,皱起眉头向窗外看去,只看到郑妙儿仓皇离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干笑道:“我道声音这样熟悉,原来是前次我来此地时,遇见的那位极会唱歌的小娘啊。”
    他摇摇头:“这怎能说我识人功夫差劲呢?我先前见她都是隔着帷幔,连脸都未曾看见,比那都知娘子还要难请。我又要从何处得知她品行不好呢?高兄着实是在为难我。”
    高皎显然不认同他的说法,冷声说道:“你迟早要死在这个上面。”
    虞二郎显然是早已习惯他的冷嘲热讽,不怒反笑:“猜度这个算计那个的,我看你倒是迟早要累死在这上面。”
    说罢,又慢悠悠地道:“再说,看女人嘛,哪里就用得着这么费心耗力。我只是瞧那郑妙儿声音婉转、身段婀娜,想来在床上是极好的。”
    高皎见他越说越没个正形,冷冷瞥他一眼。
    虞二郎见他生气,反而笑得更开心:“瞧瞧,我不过开几句玩笑,怎么也就惹了你了。你且放心,我既已知晓郑妙儿品性有失,自然不会再与她亲近。我瞧着方才那寒瓜娘子就不错,虽是没看清她面容,不过听着声音就知品行不错。”
    高皎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寒瓜娘子”是谁。见他又讲浑话,明知他是故意气自己,还是忍不住说道:“我与你说过许多次,品性不好又如何,只要能为自己所用也无妨。可若是蠢钝不堪,便是神仙也难救。”
    虞二郎摸摸鼻子,干笑道:“我怎的总觉得你是在骂我呢?”
    高皎看了他一眼:“我从不跟蠢人交朋友,你只是不想用你的脑子罢了。”
    他实在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跟虞二郎多做纠缠,他拿出一份他刚刚誊写好的案牍来,递给虞二郎:“太湖转运石即将抵达圣人新造的‘良艮’园,待陛下检阅后,想来你我不日便会进宫面圣。你若是在圣人面前依旧是这幅闲散模样,咱们的计划就没必要继续,你也可以打道回府了。”
    虞二郎见他神色严肃,反倒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哈哈哈,瞧你那样子,板起一副脸,比我阿耶还要吓人。怪不得小檀奴转了性,以往野猫似的脾性全然磨没了。无趣,真是无趣!”
    说罢,见高皎脸子一沉,他却偏要继续捋那老虎须:“你看看,这便恼了,你平素那些养气功夫浑都忘了?生什么气嘛,我又不跟你似的男女不忌,抢不着你碗里的食儿。”
    高皎神色不善阴恻恻地看着虞二郎,大有他再继续说下去就剥了他的皮的架势。虞二郎赶紧收起嬉笑,学着他的严肃模样:“宫里面如何了,吴昭仪此番若是能一举得男,于我们也是大有裨益。”
    高皎收起怒容,揉了揉额头,不打算与他计较。若是事事与他计较,他早就气死八百回了:“如今萧皇后势大,昭仪又是那样的出身。此时冒出头来,于她而言或许并非好事。总归日子还长,须得仔细谋划。”
    虞二郎此时收起嬉皮笑脸,低头沉思的模样倒真当得起一句偏偏佳公子。他温声道:“说起谋划,广乐公主和杨驸马倒真是油盐不进。弘农杨氏在军中势力不可小觑,尤其是神策军这一块,若能得此助力当真事半功倍。高兄可有良策?”
    高皎眉心隆起,似也对此事颇为头疼:“神策营关乎皇城安危,别看圣人整日醉心游艺,神策营却依旧是铁板一块。广乐公主和驸马性子是否如传言那般荒唐,我们尚不得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弘农杨氏那边切不可轻举妄动。不过,我确有一策可徐徐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