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20章擦拭(GL微微H)

    翠娘是被搀扶进来的,那蒲奴逞了雄风后,倒是爽快答应了翠娘的要求,随后叫了个兜笼将她送回乘云馆。只是翠娘的腿软的跟汤饼一样,行不得路,被夏藏院左宝琴的婢女辛娘扶了过来。
    柳青萍见翠娘白着张脸,赶忙扶她到榻上歇息。翠娘形容惨淡,还是强撑着说了句:“娘子交给翠娘的事,成了。”
    柳青萍握住她的手道:“快别说话。”随后揭了她围在颈子上的帔子,满是红痕。
    “我若是知他是这样的莽汉,断不会叫你平白去糟他这般折辱。”柳青萍说着就要掀她裙底,给她验看伤势。
    她从前只知道她与蒲奴有旧,却不知道蒲奴待她竟是这般手段,不由心下愧疚。
    翠娘起身拽住柳青萍的手:“使不得,仔细腌臜了娘子的眼睛。”
    柳青萍知她怕羞,不过即便在风月场,为这等事去寻医访药,总会不是什么光彩事。馆中虽有医女,但此事若传扬出去,总归是有损她清名的。
    “你莫要怕羞,馆里教习的嬷嬷都说,欢好过后,那处若是破溃就要清理,否则若是起了炎症,怕是要留下病根的。”柳青萍劝说道。
    翠娘知她说得在理,双颊酡红,别过脸去,算是默认。
    蒲奴虽不似一些勾栏恩客喜用一些器具增添情趣,但着实是个不知体恤的莽汉。
    只见翠娘那阴户微微坟起,肿的那道缝都看不见了。穴口沾了干涸的精水和血色红丝,湿哒哒黏渍渍的。
    柳青萍忙烧了热水,拿出细绢扯了一块浸在水里,绞干净之后拿过来,轻轻地去擦拭翠娘私处。柳青萍到底没干过这种伺候人的事,动作虽轻柔,奈何冷水兑少了,手上摸着不烫,敷在那私处却不尽然。
    翠娘冷不丁被热帕子一激,猛然打了一个挺,呻吟出声,方才因为羞怯紧闭的穴口一张,吐出些许浊白精液。
    柳青萍也闹了个大红脸:“我再兑些冷水。”
    柳青萍重新浸了帕子为翠娘擦拭,将穴口那些红白斑驳的黏腻揩拭干净。又把手指裹了丝绢,掀开她阴唇,伸进出一个指节,将那剩余的精液引出来。
    翠娘本就被蒲奴弄得身上敏感,又被柳青萍伸进来擦拭,那小穴又痛又麻,十分难挨,一时竟流出些水来,将穴内干涸的精斑冲了出来。她直恨自己竟这般不争气,这般难堪的情形还能流出水来。
    柳青萍讶异地看了翠娘一眼,忙收回神色,免得翠娘难堪。只草草将她下身清理干净,再从匣子里拿出了药膏。
    翠娘实在羞愧难当,虽然眼下身子还是无力得很,却无论说什么也要自己捈药。柳青萍拗不过她,只得给了她一面铜镜让她去隔间,自己照着方便捈药。
    经此一事,主仆两个都有些难为情,柳青萍知翠娘面子薄,只放了她在隔间休息。她则在棋盘上一面自己同自己下棋,另一面脑子里想着白日里的人和事。
    不知不觉坊内暮鼓已经响起,鼓声叁百下,整个长安城开始宵禁。
    十六条主路不得行人,不过坊墙内的热闹却不打烊,平康坊的喧嚣才刚刚开始。
    戌时二刻,是与檀奴约定相会的时间。虽然时间已是差不多了,不过柳青萍却并没有立刻赴约,她燃了一炷香,掐着时间晚到了一刻钟有余。
    檀奴早早就办好了差事,在暮鼓还未敲完时,就借着鼓声趁着夜色,摸到了廊屋这边的假山处。在那湿热的假山洞里苦候,也不晓得时间流转,左等不至右等不来,檀奴来回踱步,从没觉得时辰这般难熬。不过一想到柳青萍细致的眉眼,幽幽的女儿香,又觉得心泡进了蜜罐。
    就在檀奴在难熬与甜蜜间左右为难时,柳青萍才姗姗来迟。
    “叫郎君久侯了,是我的不是。”柳青萍却也没编造个什么因由骗他,偏叫他自己心里去猜。
    果不其然,檀奴佯作怨怼地瞧了她一眼:“可是今日虞二郎在此,娘子满心满眼都扑在他身上了?”
    这却是冤枉了柳青萍,虞二郎因要与高皎议事,是从南屏小峰那边开的角门进的乘云馆,寻常人是不知道他进来了的。不过他来的倒巧,今天白天这出“寒瓜大戏”正好叫他碰见了。
    柳青萍在他胸膛上柔柔地吹了一下,娇笑道:“你个冤家,偏吃这些飞醋。我又去哪里探听得着虞二郎在馆里的?”
    檀奴忙捉了她的手,放在唇上嘬了一口,温声细语道:“与你逗个闷子罢了,虞二郎如今正在中堂与几个举子宴饮,却没点那郑妙儿。那毒妇今天闹了个没脸,左宝琴也在,想是不敢往那边去的。再者说,如今公子有令,事情没查清之前,不准她接客的。”
    柳青萍的手指被他吻得麻麻痒痒的,却又不抽开去,反而伸出一根手指去拨弄檀奴的唇瓣,腻着嗓子道:“咱们好容易亲近一回,说旁人做什么?”
    檀奴听了这话,只拿那双妙目脉脉将她望着,山洞里微弱的光在他眼中闪动,如漫天星河一般。柳青萍爱极了他这双眼,伸出双手勾了他颈子,与他唇舌交接、交津唤唾,山洞外管弦笙歌隐隐传来,更显得这山洞里安静宁谧。两人啃嘴儿啃得忘情,彼此纠缠唇舌间啧啧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