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21章假山(高H山洞野战,后入被肏晕)

    檀奴将柳青萍的背靠在假山壁上,一手揉捏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抚着她的头,似要将她拆吞入腹一般,猛咂她的丁香小舌。
    柳青萍被亲得头昏脑涨,有口津来不及吞咽顺着脸颊流到下巴。
    檀奴像是饮到什么琼浆玉液一般,顺着她的唇角,一路舔吻到她下巴,将滑落的津液又吞回腹中。腹下的棍子早就硬挺挺支了起来。
    他分开柳青萍的腿,抱起她的臀让她背靠石壁,挂在自己腰间,胯下抵在她穴口,隔着薄薄夏衫一下下挺弄。
    柳青萍只感觉拿肉棒像热铁一样,贴在阴户上,衣衫单薄,那肉隔着布抵着穴口,竟然隐隐干进去了一个楞头,檀奴一下下的挺送,仿佛交配的韵律一样。
    柳青萍直觉腹下一阵热流涌动,穴里泊泊流出水来,将穴口的衣料打湿,黏在檀奴龟头上。
    那种熟悉的感觉袭来,柳青萍口干舌燥,浑身上下似有蚂蚁在爬。恨不得那大肉棒戳破布料,直接干到穴里来。
    “嗯~啊~”
    她哼哼唧唧呻吟出声,又怕偶有路过的行人发现,又紧紧咬住嘴唇。
    檀奴一把将柳青萍举高,让她的腿盘在他的腰上。伸手解开她襦裙束带,将她那对饱满的乳房漏出来,他将脸埋在柳青萍胸前,嘴里发出啧啧吸吮声,两只手也不闲着抓着两只乳不断揉搓。
    柳青萍痒得厉害,两条腿盘在檀奴腰间,腿心不断的挺送,在檀奴身上挨蹭。胸前两朵红梅早已傲然挺立。被檀奴的口水刷得油光水亮。
    她心中难耐,忍不住将自己的娇嫩乳头往檀奴嘴里塞,檀奴也是来者不拒,张口将那乳头含在口中,舌尖不断挑弄红色花蕾。
    柳青萍双乳沉胀胀的,乳尖湿腻麻痒的感觉愈发明显。她忍不住半张着嘴扬起头,山洞里本就湿热,眼下更是出了一身香汗,连眼角都微微潮,端的是媚态横生。
    正当两人往我缠绵的时候,假山另一头的洞口突然传来响动。两人均是一愣,即便是情潮未退,也只能暂且安耐住。
    这处假山本来是极隐秘的,柳青萍目前居住的廊屋本来就是一处废弃屋舍,自从南屏小峰山脚下建了沁芳园后,少有人来此处的。一来二去这假山便废弃了,下人偷懒,渐渐疏于照料。
    这假山虽是贯通的,但呈一个葫芦形,中间及其狭窄,只容一人通过。又因为久未清扫长满了杂草,将中间这葫芦腰密死了,是以一时间两边谁也看不见谁。
    柳青萍注意到两人是因为这两个人刚进来时响动极大,像是要生吞了对方似的,亲嘴咂舌,呼吸杂乱无章,气喘如牛。
    而这对野鸳鸯压根也没空注意,小路另一端的洞穴里还有两个人。柳青萍和檀奴一时谁也不敢动,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
    而另一边的两人正弄得热火朝天,在柳青萍这边,只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和衣料剥落声。
    那两人方才砸过了嘴,接着就开始步入正题,最先出声的是那男人,这人声音倒还悦耳,可说出的话却是粗俗不堪:“你这贱货,方才在席间你是不是就想让我肏你的逼了。”
    那女人哼唧了两声,似是十分羞窘道:“你这冤家,胡说些什么?”这声音如同黄莺啼唱,可不正是郑妙儿。
    此时檀奴已经将柳青萍放了下来,下身却仍是紧挨着,听见熟悉的声音,柳青萍身子一紧。
    檀奴感觉都她连那穴口都瑟缩一下,他胯下阳具又胀大几分,一突突地跳,鼓胀地生疼。
    再憋下去真是要了命,檀奴索性悄悄握住柳青萍的小手,放在他热铁上揉搓。
    另一头,那神秘男子仍自和郑妙儿说些露骨情话,那男子“啪”地一声拍在郑妙儿臀上:“你这淫货好大的忘性,怎的就不记得上次你被哥哥我肏得都翻白眼了,求着我射你花心里呢。”
    郑妙儿虽然恼恨他将话说得这样露骨,不过此人实在是胯下本钱足,本来是瞧不上他商贾出身,不过被他稀里糊涂弄过一回之后,竟是食髓知味。
    虽是嫌恶他呈口舌之快,但欢爱之时说些荤话,反倒别有一番滋味。
    “郎君快别说这些,羞人答答的。”嘴上这样说着,手上却也没闲着,她一把抓住他胯下阳具,握在手里侍弄,一面还用自己的乳头去来回蹭那男子胸膛,当真是好不风骚。
    那男子也不客气,提着屌往她逼里一塞,立时感觉到那水润润的甬道抱住了他。
    他忙抬起郑妙儿一条腿,发力大干,边干还不住说荤话:“许久不肏你,小逼愈发紧了。和哥哥干穴是不是比那些糟老头子美多了。”
    郑妙儿被他大屌整治得服服帖帖,从善如流地答道:“美......美死了....大鸡巴又大又硬......肏死我也是心甘的。”
    郑妙儿一边哭喊,一边张开大腿拿手去揉那双蛋,恨不得他再入得深一些。
    那男子淫性大发,对着她的穴横插猛送,腰臀紧绷,顶弄得又狠又快:“啊......欠干的婊子.....看老子不捣烂你的骚逼。”
    他将郑妙儿整个人钉在墙上,两条腿盘在腰上,扶着郑妙儿的屁股,“咕叽咕叽”地奸淫。
    大屌整根没入阴户,直挺挺地插进去,每一下都干到郑妙儿的子宫口,郑妙儿被他操弄的双眼失神,口水都来不及收,只叉着腿任他淫弄。
    她淫水不听使唤,每被干一下就流出来一股,滴滴答答落在山洞里的青苔上。
    两人干得浑然忘我,弄出好大个响动来,又是那般淫词浪语地说着,柳青萍和檀奴虽是没亲眼看见这场活春宫,自然觉得更加难耐,觉着洞穴里的空气都热乎乎地灼人。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脸上看见难耐的欲色。
    心有灵犀一般,两人亲了个嘴,又怕吻得声音太响亮被那两人发觉,索性都伸了舌头出来,像蛇一样彼此翻搅纠缠,津唾收不住流在下巴上,更显淫靡。
    檀奴小心翼翼地解开了自己胯带,掏出早已硬邦邦的阳具来,抵在柳青萍的小穴上,强忍住干进去的冲动,在她两瓣阴唇之间来回拖动摩挲,再把衣衫解开,漏出胸膛。
    檀奴将自己乳头覆在柳青萍乳头上刮蹭,以此解痒。
    忽听得山洞那边干得更是激烈,那郑妙儿似被干丢了魂一样,再也喊不出声,嘴里有气无力地直哼哼:“啊.....啊......操....操.....啊......操......干......死......了......爽”
    她双眼无神,口水来不及吞咽,顺着下巴直流到胸口,每被狠入一下就哼唧出一个字来,断断续续地。
    那神秘男子忽的把郑妙儿转过去,分开她的阴唇,噗呲一声又干了进去:“屁股撅好,大白屁股真好操......哦......哦......爽死我了......乖女儿”
    那神秘男子声音很是年轻,断没有可能是郑妙儿父亲,只不过说着淫话寻刺激罢了。
    这一番话听得檀奴口干舌燥,鬼使神差地将柳青萍也转过身去,双手握住她奶子拇指猛劲扪她奶头,将大屌塞进她臀缝里,在她屁股蛋和穴口中间快速磨蹭。
    另一边,郑妙儿已是泄了好几回身子,只挂在那男子身上东倒西歪地挨操。
    男子激战数百抽,已然是到了紧要关头,只当郑妙儿是个肉便器一般,把她压在粗粝的墙壁上,双手死命掰开她大腿,狂顶数十抽,随后大叫一声,双股紧绷,顶着她子宫口将阳精全数射入。
    郑妙儿早已是强弩之末,早已昏昏沉沉讲不出话来,被他阳精烫了宫口,身子猛地一跳,撅了过去。
    而这厢,檀奴虽未插入,却也挺胯送屌,马眼渗出丝丝精液。
    柳青萍生怕发出响动,只能咬住自己的手掌,下体却流了一江春水,小穴抽了筋似的狠命收缩。
    几乎在那边神秘男子射了阳精的同时,这边的柳青萍和檀奴也双双攀上极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