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25章调教(3p微sm被高皎掌掴小穴,指奸)

    檀奴抖着唇,脸上血色迅速褪去:“公子......”声音里含着乞求。
    柳青萍不妨高皎来这招,想来此人以折辱人取乐,当真可恶。本来也不是第一次在这两人面前脱衣裳,柳青萍不忍看檀奴惨状,打算自己动手。
    可高皎向来以玩弄人心于鼓掌间为乐,岂容柳青萍轻易破坏。
    柳青萍在高皎冰凉刺骨的眼神下,到底不敢激怒他,缓缓放下了手,只是轻声出言安慰道:“檀奴,我无事的,左右我是脱过一回的,你只当是帮我了。”
    檀奴听了这话只觉无地自容,在没遇到高皎之前,檀奴家里本是佃农,后来家乡发了大水,只他与一个八岁的弟弟逃了出来。为了给弟弟一口吃食,他将自己买了,牙子见他生得好模样又将他转手卖给勾栏院,他一开始抵死不从,被打得不成人样,为着自己弟弟才勉强活着。不过弟弟一直身体虚弱,是个药罐子,卖身钱用完了,他就只得逼着自己出来做小倌,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客人,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渐渐有客人知道他皮相好,屁眼活络,床上更是什么花招都使得,随意作践只要钱给的多。
    有一回遇到个客人,好险就没挺过去,恰好高皎路过救了他一命,还给他弟弟寻了大夫。高皎见他是个心性坚毅之人,就把他带在身边,着人好生安顿他那幼弟。
    自己从前是怎样的煎熬,如今却因为自己的过错将心上人拖进苦海,叫他情何以堪啊。
    可是如今又能如何呢,只有公子看见他受了磋磨,乖乖听话,他才有可能放过柳青萍。他只得鼓起勇气,站起来一件一件地将柳青萍的衣衫褪尽。
    见檀奴听话,高皎走过去一把将柳青萍推向檀奴怀里,柳青萍向后一倒,檀奴忙伸手将她揽在怀里。
    高皎挨过去,凑到柳青萍面前,弓起两根手指刮过她细嫩的脸蛋,又一路顺着她的下巴滑到她胸口,两个指头夹起她的乳头,扯出一个指节的距离。柳青萍一双乳到现在还没生长完全,被他扯拽更是疼痛难忍。
    她忍不住呻吟出声,檀奴不知如何才能减缓她的疼痛,只能不住地扶她的腰身,借此安慰她。她近日来本就欲求不满,结果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这样一扯一弄,反而觉得乳头麻痒起来,下身也湿拉拉地出了淫水。
    “嗯啊~”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喜悦的吟哦从口中溢出。
    高皎扫了一眼檀奴那隐忍愧疚的神情,道了一句:“到床榻上来,将她双腿分开。”
    檀奴忍了又忍,看了怀佳人一眼,见她似乎并不很抗拒的样子,将她抱到床上来。檀奴靠在床榻边缘的软枕上,让柳青萍坐在他大腿上,两只手向把尿一样分开她双腿。
    此时的柳青萍哪里是不抗拒,简直是求之不得。只因这慎卹丸药力着实可怕。自那天与檀奴分别后,她本来已经强忍了数天,已是在崩溃边缘,这才找王团儿说破此事。
    如今,这两个都与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将她剥光了衣服夹在中间亵玩。她体内的浴火便再也按耐不住,席卷了她整个身体。她此时被檀奴小儿把尿似的姿势抱在怀里,虽觉得难为情,但还是那体内麻痒占了上风,她双腿大张,难耐地晃了晃臀,就好似等男人喂肉棒的淫娃一般。
    高皎坐在柳青萍对面,见她如此骚浪,“啪”的一巴掌扇在她阴户上。
    “啊~”柳青萍冷不丁被他拍了一巴掌,激得浑身一抖,高声淫叫了一嗓子。小穴不断渗出淫水,将那洞口浸地锃亮。
    高皎见她挨了打也能得着趣味,骂了一声淫货。本是惩戒性地打了她一巴掌,见她那骚浪模样,倒被勾起了兴致。
    “啪!”
    “啪!”
    “啪!”
    柳青萍穴口淫水泛滥,高皎虽未使多大力气,但巴掌沾了水,声响总归是要大一些,每打一下,柳青萍就浪叫一声。一时间,满屋子都是啪啪打穴声和呻吟声。柳青萍又是疼又是痒,既想避开他手掌,又想凑过去叫他好生抚弄一番,她身子像蚯蚓一样,在檀奴怀中拱来拱去。
    再怎么努力克制,檀奴还是被她刮蹭地一柱擎天。他羞愧地双颊通红,只得别过脸去,双手擒住柳青萍手臂,以免她滚落到床下去。
    “哈啊~别...别...嗯~别打了...”一连啪啪十几下,高皎大手掴在他阴蒂上,柳青萍痛痒难当,阴穴空虚连着下腹都闷胀胀的,渴望填满和爱抚。可偏高皎两样都不给她,只一味冷着脸打她的牝户。她实在忍不住,屁股擦着檀奴硬挺的阳具,一只手淫弄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在高皎打她小穴时,一把拽住他手臂,将他手掌按在自己阴户上。
    感受到高皎大手终于实打实呼在自己阴户上,柳青萍像是溺水之人终于得救上岸了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气,弓起腰身,挺起脖颈,尖叫一声泄了身子,阴精大股大股地从穴里淌出来。
    高皎冷不防被她拽过手掌,他着实一惊,觉着自己又平白无故地服侍了她一回。柳青萍哭叫着泄了身子,他掌心正杵在她穴口,掌心一湿,淫水顺着淌到了手腕上,穴口疯狂翕张,似什么活物一般啄吻着他的手。高皎下身登时竖了起来,张如怒蛙。
    柳青萍撒了手,高皎却并没有将手移开,反而包在她阴户上一下下的揉搓。柳青萍刚刚攀上了极乐,身子正是敏感的时候,被高皎揉搓地一抽一抽的,口里还哼哼唧唧的吟个不住。高皎将两根手指伸进她穴里,穴壁立刻包裹着他,在伸到差不多两个指节的时候,隐隐碰到一层膜,柳青萍吃痛,刚想扭动身子就被檀奴抱紧了她,怕她乱动坏了身子。
    不过高皎很快抽出了手指,语气嘲讽:“小小年纪,尚未破身就比那久经风月的粉头还浪荡,怕是以后某些人绿帽子换得勤。”
    听见高皎这样贬损柳青萍,檀奴将柳青萍的双腿合拢,将她轻轻放到床榻里侧,他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可这点变化哪里逃得过高皎眼睛。
    高皎掏出怀中绢布,边擦手边盯着檀奴道:“既然前面的眼验过了未遭人捅过,后面的眼也得验验。”
    檀奴知道后面的话是说给他听的,高皎知道他一向以雌伏男人身下为耻,更不愿心上人知道自己曾是个卖屁股的娈童。如今这样说,就是拿话点他。如果他不拿出个态度来,只怕公子会立刻就剥了他裤子,当着柳青萍的面干他。若是被心上人瞧见这等丑态,还不如立时死了,可他还有个弟弟,又怎么敢死呢。
    檀奴只得低下头颅,颤声说道:“檀奴以后再不敢违背公子意愿,求公子放过。”
    高皎没有说话,他如今下身正直挺挺地站着,放过檀奴可以,今天却不能放过这胆大妄为的丫头。柳青萍泄了阴精以后,感觉体内还是空落落的,没个依托,哪里管床边这两个人打什么哑谜。
    高皎上了床榻,伸出手在柳青萍身上不断游移,看了一眼还兀自坐在床边的檀奴:“上次我还说过柳娘子吹箫的功夫不到家,择日不如撞日,管事今日就亲自调教她一番吧。”
    虽说柳青萍以后在馆中挂了牌,吹箫、开后庭都是少不得的。自己若真能在她后庭开苞时在她身边,正好照付她一二,好让她少受些苦楚。檀奴起身从床边柜子里取出一瓶润滑录以备不时之需,自己则不再别扭着,脱掉外衫上了榻。
    柳青萍如今被勾起了兴致,虽是听馆中姐妹们说过后穴开苞要比小穴多受些苦楚,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趁着如今檀奴在,没准还能少吃些苦头。是以,听闻高皎有开她后庭的意思,也并不觉得多惊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