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35章苏察利

    两人对视,都有些尴尬。
    和尚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突然耳朵一动:“不好,有人往这边来了,他们还有同伙。”
    他顾不得羞臊,迅速起身整理好衣衫,看了眼晕厥在地的严永,拽着严永胳膊,将他往门口扯:“我待会拖着他出去,把人引开,你趁机逃跑!”
    和尚把严永拖拽出门后,柳青萍听到不远处有呼喝声。
    她偷偷趴在门口观望,见那两个同伙果然去追和尚,她赶紧拔腿就跑。
    此时金乌西坠,距她被抓已有两个多时辰。
    “咚!”
    “咚……!”
    随着暮鼓一声声敲响,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柳青萍发足狂奔,一声声鼓点像是擂在她心头。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少,她回过头去,见严永的同伙绊住了和尚,有一个人发现了她,眼见就要追上。
    正要心生绝望,一转街角
    发现了一辆华丽的奚车,柳青萍二话不说拉开门就钻了进去。
    车里坐了一个胡人,看着似乎是有波斯和大食血统。他不似寻常胡人那样,留一圈络腮胡,麦栗色的眼眸,挺拔的轮廓反而显得他英俊逼人。
    “又见面了,貌美的女郎。”他的唐话说的极为标准,深凹的眼眸里充满疑惑,似乎不清楚为什么柳青萍将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怪道这奚车看得这么熟悉,柳青萍这才想起早上曾遇见过。
    不过事态紧急,容不得考虑太多:“有人追杀我,借郎君的车一用。”
    胡人脸色为难:“可我的车夫买蒸饼去了,我不会驾车。”
    柳青萍拍拍他的肩膀:“无妨,我也不会。”
    说完也不待他反应,钻出车门,抬手就狠狠给马儿来了一鞭子。
    坐在车里的胡人不明所以,反应了半天才明白柳青萍说的是‘不会’,他身子往后一仰,好好一架华美的奚车驾得比驴车还颠簸。
    柳青萍为了活命,可管不了这许多,架着车一路狂奔。后面的胡人被突然行进的马车颠得七荤八素,高声喊道:“看女郎穿着,该是富贵人家的女子,听说贵国法律严苛,娘子当街抢劫不怕我告到万年县衙吗?”
    柳青萍回头到了一声:“事急从权,得罪郎君了。”一边说还一边回头看歹人有没有追上来。
    不想这胡人性子还有些跳脱,他掀开马车窗帘,刚要回头望去,忽然马车驶过一处凹陷,“哐当”一下,他的头撞在窗框上。
    “哎呦~哎呦~杀人啦!光天化日,强抢妇男,天理难容呐!我堂堂小勃律王子名节不保啊!”这位自称是小勃律王子的胡人嘴里不着调,架不住他嗓门大,不住地哀嚎。
    柳青萍不想这胡人身份竟如此尊贵,虽是急着逃命,还是出言安抚道:“郎君不必担心,后面有歹人追杀我,只是借你马车一用,不是抢劫。”
    胡人又探头探脑地回头望了一眼,没见有人跟着,嘴里又嚎叫起来:“你骗我,我不信。你直说吧,你是要劫财还是劫色。劫财的话我不舍得给你,劫色的话,虽然我吃了亏,但看在你长得不丑的份上,我就勉强答应你……”
    柳青萍没料想,这位小勃律王子看着长得英气逼人,实际上脑子不太好使,唐话虽然说得流利,但实在是啰嗦。
    正当柳青萍被胡人的碎碎念搞得头疼时,前面的保唐寺巷的街口,行人车子拥堵,车速降了下来,歹人已经抄近路追上了马车。
    柳青萍心急如焚,挥动着鞭子,马儿却受了惊吓,“咴”地一声扬起了蹄子。
    歹人彻底被激怒,不顾街上众多行人就要行凶。他看准机会,脚上蹬着车辕,一手扶着车厢,另一只手拿着匕首,朝着柳青萍扬手就刺。
    柳青萍的双手控着缰绳,一旦摔下马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搏一搏,看能不能将他甩下车去。
    她侧着身子躲刀,不想手臂还是被利刃划了一道口子,胳膊上的剧痛让她险些握不住缰绳,而严永的下一刀就刺向她的脖子。
    “啊啊啊!!!!”
    千钧一发之际,车子里的胡人突然钻了出来,一边大叫一边一个窝心脚将严永踹下了马车。
    他一把抢过柳青萍手中的缰绳:“驾!”
    也许是换了真正的主人来驾驭,马儿听话地向前行驶。
    “嗨呀,有人追杀你啊,你怎么不早说啊,刚才吓死我了!幸亏我把他一脚踹下去了,怎么样,我刚才那一下是不是很英明神武?”
    柳青萍这一番折腾下来,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半个多柱香的时间过后,马车才驶到了乘云馆门口。
    此时,乘云馆点满了灯火,一队人手持火把,看架势是要上街寻她。
    柳青萍浑身没有力气,不知道是怎么从车上下来的。看见了檀奴,嘴里却发不出声音,强撑着走了过去。
    马车上的胡人看着柳青萍的背影,才想起忘了介绍自己:“嘿!美丽的女郎!我叫苏察利!别忘了我呦!”
    柳青萍双眼一翻,晕倒在地。
    檀奴远远看见她,忙丢下手中的火把,将她扶起来,吩咐手下龟奴去寻大夫。
    且说柳青萍自历经几番云雨之后,前些日子困扰她的穴间麻痒已经好转许多。
    自己虽是受了些磋磨,但好歹是有惊无险,还意外触碰到了前世长安城破的关键。
    这些日子,坊间“寒瓜娘子”的声势非但没有减损,反而愈演愈烈。
    这几日甚至有那些痴汉子堵在乘云馆门口,想要一睹“寒瓜娘子”的芳容。
    就连王团儿都问起来,柳青萍也只得据实说了,连王团儿都不得不叹道这是步妙棋。
    而与“寒瓜娘子”的声势浩大比起来,“蛤蟆毒妇”的境况就要惨得多。昔日与她亲近的那些所谓名仕大儒,早就脚底抹油不见了踪影,更别提为她说句好话了。
    不想只有看似孟浪的陈远,虽因为禁足见不着人,还是托人进来捎带物件,嘘寒问暖的。直让郑妙儿叹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
    在休养了一旬有余后,柳青萍终于从檀奴那里得到消息,过几日虞二郎会来乘云馆。
    苦心布置、精心筹划,黑子步步为营,一路诱军深入,终于时机成熟,棋子一落,盘中白子被重重包围,已成定局。
    “该收网了。”柳青萍轻轻说道,随后将手中棋子一把投进棋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