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41章命案

    柳青萍忙抓住翠娘的肩膀:“现下如何了,可医治了?”
    翠娘忙安慰道:“娘子莫要着急,好在是当时在街上,碰见了咱们乘云馆从前的老仆,如今妥妥帖帖在家里呢,想来是请过大夫了。”
    柳青萍这才稍稍安心,放下手臂,颓颓然跌坐在胡床上。半晌对王团儿说了一句:“姨母,我阿娘一向好强,我就先行过去看看了。”
    王团儿当然知道柳叁娘性子,此刻不希望自己这个旧识前去看她的落魄样子。只是愧疚道:“早知便不那么早告诉叁娘了。此时我不便过去。你将之前放在我那的南珠头面还给你娘吧,打个欠条与我就行了。以你现在的声势,想来不日就会将钱还清。”
    柳青萍施礼谢过,翠娘从王团儿手中拿回南珠头面,就与她一起前往外教坊循墙的那条破败曲巷。
    柳叁娘半倚在软枕上,脚踝肿得高高的,所幸没伤到骨头。她恹恹地白着张脸,全然不似平日里精神抖擞的模样。
    她怀里抱着个半旧的琵琶。缓缓弹着琵琶哀哀地唱:“四时万物兮有盛衰,唯我愁苦兮不暂移。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觉后痛吾心兮无休歇时......”
    唱得是《胡笳十八拍》,柳叁娘如今潦倒十余年,早不复当年风姿。如今一身病痛,胳膊也害了风湿没有劲力,最拿手的琵琶弹来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看见是柳青萍和翠娘进来,倒没有之前柳青萍料想的那般歇斯底里,反而哀切起来,流出两行清泪:“我当你是与我断绝母女关系了,如今回来,却是来看我的笑话了。”
    柳青萍知道柳叁娘心里好强,即便是落魄了也不去求故人。心里明明清楚怀远坊陈昊负了她,早年上门寻过两次,碰了钉子就不再自讨苦吃。只当是陈昊不知她如今身在陋巷,只一心一意拉扯柳青萍长大。
    闺秀们学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督促着柳青萍在馆中学习。她得知陈昊往西域生意做得大,还早早地就让韶娘,教她各地胡语,只盼着陈昊有朝一日想起这个孩子来。
    此前王团儿来告知柳青萍即将在乘云馆挂牌,柳叁娘这才惊觉大梦一场空。如今,十数年幻影破灭,教她如何不心伤呢。
    柳叁娘的所思所想,柳青萍其实知道,母亲是想要自己过得好,不想让她走她的老路。
    柳青萍伸手接过柳叁娘手中的琵琶放在一旁,她缓缓搂住柳叁娘的肩膀:“阿娘若是心里苦,就别忍着,哭出来纾解,再睡个囫囵觉也便好了。”
    娘两个何尝这样亲近过,她有个好闺女,自己平白生下她来人间遭这一趟罪,她非但没有怨恨还宽慰起自己来。一时没忍住,柳叁娘在她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等到柳叁娘哭得累了,柳青萍才招招手让翠娘进来:“阿娘,早前拿了你的头面,我如今将它带回来了。”
    柳叁娘却想开了似的,叹息道:“原就是给你准备着的,你如今有用就放在你那,一时也好撑撑场面。”
    柳青萍会心一笑,心里高兴柳叁娘终于醒悟过来,不过嘴里却说道:“阿娘这是同意我到馆中挂牌了?”
    柳叁娘刚哭过,一双眼睛肿的似核仁,嗓音嘶哑:“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又能怎么办呢。如今看开了,人活一世须得称心如意,总不能像我一般成日里自苦。若是你有朝一日做了掌乐娘子,运气再好些能进到云韶府去,也算是全了我的心愿。”
    柳青萍知道柳叁娘心中的郁结,试探着问道:“阿娘,如果我说我能让陈家给我们母女一个名分,你又当如何?”
    “从前无时不刻不想,他不找我,我就只当他不知道我们母女在这。我做了这许多年的伤心人,不能再连累你了。你自己好生过日子,莫管我了。”
    柳叁娘当然想得一个名分的,她连做梦都这样想。不过现在幻想破灭,再不想连累子女。
    柳青萍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为她侍弄汤药。柳叁娘吃了药,又兀自垂了一会子泪,才沉沉睡去。
    “这陈家好生过分,对夫人和娘子您不闻不问便算了。前些日子,还纵容恶仆当街羞辱,但凡陈家有一点良心,夫人也不会如此伤情。”在主仆二人回乘云馆的路上,翠娘气不过恨恨说道。
    见柳青萍不言语,她继续说道:
    “我都听人说了。陈家那看门的恶仆,在坊间编排我们,什么难听的话都讲,说咱们夫人是倒贴的粉头。太没良心了,他陈昊做生意的钱还不是用了夫人的。”其实还有更难听的,翠娘不好讲出口,她为柳叁娘母女不平,将眼睛都气红了。
    “娘子,你倒是说句话呀!”翠娘急得直跺脚。
    柳青萍只默默看了她一眼。
    翠娘赶忙道:“是婢子唐突,说错话了,还请娘子责罚。”
    柳青萍摇摇头:“你并没有说错什么。从前我一心想着复仇,没考虑过母亲也有自己的执念,这一次,我不仅要让母亲得偿所愿,还要让她看清负心人的真面目。”
    翠娘迟疑道:“娘子是说让陈氏认回你们母女?想必陈氏是不愿松口的。”
    柳青萍答道:“此事我另有计较。怀远坊陈氏乃负心之人,此等小人定然嫌贫爱富善于钻营,苦苦哀求既给自己没脸,也没甚大用。”
    她行至乘云馆门前,望着中堂方向轻声说道:“我想请公子出面,公子主管宫市及长安东西二市所有营生,陈氏若是能搭上这条线,想来也没什么不能应的。”
    柳青萍嘴上这样说,心里知道高皎不做赔本的买卖。她略一思索:“我记得你有一个远方表哥,在杨府做管事,还时常接济你?”
    翠娘挽了挽耳发,颇为羞赧:“正要与娘子说呢,可巧您就问起来了,杨金元今早给我送了些东西。他还说他家将军这两天正办一个什么命案,最近频繁出入东市,他也跟着忙里忙外,恐怕不能总过来看我。”
    东市,命案?
    柳青萍心中一动,前世这个时间,东市可没听闻出现什么命案,她略一思索:“刚好我找徐老有事,明日我们就去东市一趟。”
    翠娘疑惑道:“明天就去?就我们两个人,娘子就不怕那严永再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