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43章共乘一骑

    杨氏以军功起家,家中儿郎个个精通武艺。
    杨铉这位嫡长孙更是不负众望,是个天之骄子,十叁岁就上战场,跟随父亲一起与西突厥的残部作战,屡立奇功。
    近几年刚刚回长安,圣人将他封为左金吾卫将军。不过,杨铉能如此出名,可不单单只是因为他的惊才绝艳。要说杨铉此人,提起来当真是令人闻风丧胆,胆战心寒。
    寻常武将,手上兵器不外乎就是刀枪剑戟,偏他将一手鞭子练得出神入化。此人虽面皮虽生得清隽,偏鼻子直挺似孤峰入云,给本来俊秀的脸平添一份孤冷疏离。
    传闻他为人亦是阴晴不定,性情乖戾狠绝,稍有不顺抬起鞭子就抽人,竟是视他人如蝼蚁一般。
    还有人说他府上下人时常会因一点小事触怒他,就下场凄惨。还不独是下人,若是触了这位爷的霉头,世家贵族也不是没揍过。
    是以,他虽生得俊秀,稍微疼惜自家女儿的人家都不愿与他结亲。看中他家室愿意卖女求荣的,寻常人家也配不起他身份。他这婚事也便这样一直拖着,拖到如今杨铉已是二十有六。
    最后还是已故的皇太后临终前将自己的女儿,当今圣人的亲妹,如今的长公主广乐公主,嫁于他做妻。
    可是不久后皇太后溘然长逝,广乐公主一向是被人捧着长大高傲惯了,素来不喜这位驸马。
    杨铉也自然不屑迎娶这位公主,两人有着为太后守孝这一绝佳借口,当然不急着完婚。虽然公主府与杨氏府邸同处平康坊,但两人相看两厌,如非必要见都不会见一面的。
    前世杨铉这样权贵离她太远,今日百闻不如一见,他行为冷戾乖张,须得小心应付。
    柳青萍见他询问也不敢含糊,赶忙将御供一案以及前些日子被绑架的事情和盘托出,但关于七圣刀她选择隐瞒,毕竟此时干系重大。只言是偶然经过起了疑心才会过来询问。
    杨铉一时抿着嘴没有说话,一旁的崔缇倒是觉得意外,原来坊间传闻的“寒瓜娘子”正是这一位。
    崔缇说道:“想来你就是坊间近日传闻的‘寒瓜娘子’了,不想此案还有这一番原委,不过方才娘子说的鹰样纹饰本官确实在严永身上发现过,不置可否前往县衙指正一番?”
    虽是商量的语气,可有一个煞神在旁边,柳青萍又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呢。崔缇看了一眼自己的舆车说道:“事急从权,请娘子与本官同乘一舆返回县衙。”
    柳青萍刚要上车,一旁的煞神皱皱眉头,握着鞭子的手伸出来拦住他:“慢着,如何证明她就是柳青萍本人,况且她与这严永有仇,若是此案凶徒,崔兄岂不是危险。”
    崔缇一脸尴尬,柳青萍不过是个娇弱女子,哪里就能威胁到他性命呢。一时间进退两难,既怕她走脱,又怕没法将她当刑犯一样押回去。
    柳青萍知道自己举动让他们二人起了疑心,心下暗叫倒霉,忖度着道:“奴自小长在平康坊,在万年县登过户牒,二位贵人查验便知。”
    杨铉不耐烦在此等小事上如此麻烦,忽又想起此前确实听人提起过乘云馆出了一位“寒瓜娘子”,说是艳如春花真国色的,想来样貌是骗不了人的。
    他思及处,也不多言语,手上动作快如疾风闪电,用手里的鞭子“咻”地一声挑开她帷帽。
    柳青萍只觉得帷帽毫无征兆地飞出去,鞭子擦着她鼻尖划过去,饶是性情再沉稳还是吃了一吓,捂着胸口倒退几步。
    崔缇见这位杨小侯爷又发起脾气来,心道不好,忙去查看柳青萍伤势。
    柳青萍虽是受了惊,不过好在杨铉鞭法极准,倒是没伤着她。见崔缇过来,忙娇娇怯怯地往崔缇怀里靠。
    崔缇在方才帷帽落下的一刹那惊鸿一瞥,有一瞬惊艳,心中直叹传闻不虚。不过他自小长在清贵世家,行止坐卧皆要恭肃端方,还是一派君子做派。
    他觉得于理不合,想要推开柳青萍,但怀中美人娇柔无骨加之怜她受了这无妄之灾,僵着身子将她扶稳,声音更加柔和:“娘子莫怕,且随我们走一趟,崔某保证将娘子安全送归。”
    收到好友的眼神示意,杨铉强自耐着性子,给他一个面子,不过却还是坚持道:“你自己做舆车吧,此女与本将军同乘一骑。”
    崔缇知他脾气,抱歉地看了一眼柳青萍:“委屈娘子了。”
    柳青萍之前从未骑过马,更别提此时马上还有一位杀神。杨铉见柳青萍半晌不动一下,弯下腰扯了她胳膊就把她捞上马来,坐在他前面。
    柳青萍胳膊吃痛,坐在马上身后人一身坚硬铠甲硌得她生疼,马上空间狭小,杨铉本就生得高大,这下两人挤在一处更是动弹不得。
    柳青萍前世脖子被马踩断,对骑马一事有阴影,但也不敢言语,只是不安地挪动臀部,想离他远一些。
    马儿奔走起来本就颠簸,这一番挨蹭,腹下竟隐隐有抬头的趋势。杨铉声音猝了冰一样:“再动就将你丢下马去。”
    柳青萍知他绝非说玩笑话,若是寻常女子也早就吓得大气不敢喘。偏柳青萍是个喜欢谋求算计剑走偏锋的那一个。
    杨铉这样身份的人,且性子这样古怪,从来不来外教坊这样的红尘去处,方才又见她屡次透露出嫌恶眼神,显然是极讨厌教坊女子,觉得她是下等人呢。换做平时,即便她再怎么往上爬,恐怕也找不到接近机会。
    最关键的是,前世长安城破,若今世重蹈覆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柳青萍依稀记得,这位杨将军本来战无不克,却英年早逝,坊间传闻他是被仇家暗杀。
    她觉得,既然柳叁娘的命运可以被改变,也许杨铉也可以。如果杨铉一直活着,没准长安城的命运也会扭转。
    摆在柳青萍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老老实实跟到县衙,事了之后再夹着尾巴回去;另一种选择是迎难而上,若是就此搭上了杨铉这条线,即有机会改变命运,又能借东风扶摇直上。
    富贵险中求,柳青萍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后者。
    她大着胆子回了一句:“将军,奴从没骑过马心里害怕,奴不是有意的。”说完假装乖觉得往后一挪,一屁股坐在他胯上。
    杨铉万没料到这柳青萍竟如此大胆,胯下感受到那软软的臀肉,某个位置噌地一下起了反应。怒气上头,当真也不怜香惜玉,一把将柳青萍丢下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