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缘分的天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缘分的天空: 第15章 情书系列15

    98:2在新闻舆论的(主要是舍友们)压力下,我决定找一个女生。几经思考后,还是决定在自习室下手,因为我对大学最最熟悉的地方,莫过于自习室了。虽然有点宅男的气质,但是这也是有好处的,脱离了书本后,向四周瞄了一眼,美女还是很多的。“哟,那个女生好漂亮,疑,怎么这么眼熟啊?”我的座位左侧一女生,青素色的衣裳,戴着耳机,梳着马尾辫,用一段粉色的橡皮绳系着。这,完全是沈佳宜的造型啊,什么,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一瞬间,很多莫名其妙的思想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原来,男生在喜欢女生的第一感觉中,除了外表的魅力,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气质。这一安静而又读书型的女生,真的是很有魅力的。
    可是在她的后面是看不清样貌的,于是,我轻轻的站起来,随手拿着一本书,往前走,然后装作是不经意间的回头,“靠,漂亮,绝对漂亮。”我连连赞道。
    估计是盯人家看的时间有点久了,女孩儿抬起头来,我连忙转身,坐在旁边的一个位子上,直感觉小鹿乱撞。
    毕竟我的初恋还没有开始。正当我想着下一步的时候,一根中性笔伸了过来,我一看,哦原来是本班的女孩何,何问道:“你也是来上自习的吗?”“额,恩。”我不知所言的答道,好囧。
    不行,在这种火热的心情下,我连书上的字都看不懂了,只觉得脸上在发烫,,何递过来一张湿巾,问道:“你还好吗?”
    我说:“谢谢,额。”
    感觉自己的心跳得更厉害了,慌乱间,我抄起书就跑,走到教室外,一阵风吹过,哇,好凉快,心中的波涛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回到宿舍后,灯火通明,一群人围着电脑看美国大片,忒没劲。我打开台灯,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的看着前面的一摞书,心里想的却是那个女孩儿的容貌,“什么,这就是初恋吗,不会呀?以往那么多班花什么的对我都不具杀伤力啊,怎么会?”我在乱想着,诶,还是先睡觉吧,躺到了床上,盯着天花板,又发起了呆——
    大学有时候上课并不是一个班在一块上,而是两三个班一起上课,充分利用资源,反正是听理论的,十个人是听,一百个人也是听。
    我看到了那个自习室的女孩儿,奥,原来是一块上课的呀,这太有缘分了。
    班长为人热情,所以交际广泛,对外是男女兼收,我想他的人脉很广,一定认识那个女孩,一阵寒暄之后,我单刀直入的问道:“那个女生,对,就那个穿什么的女孩儿,电话是多少啊?”班长倒也爽快,将号码告诉了我,够义气。第一次对陌生人发短信,而且对方还是女生,我发现我的短信很白痴“我好像见过你,你叫欣对吧。(班长告诉我的)”其实我没见过她,要不是来河大,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和她见面。
    等了一两分钟,她回短信了,说道:“不可能吧,你是谁?”
    我回到:“和你一块听课的,我真的见过你,只是你忘记了,诶,岁月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颜,却改变不了我对你的回忆。”很快,我就进入了徐志摩的思维中。
    她答道:“你到底是谁啊,回答我!!!”
    我回到:“我叫萧,可能你已经忘记了,不过没关系,下课后可以在走廊等等吗?”
    她答道:“好,认真听课吧。”
    有戏也,爽,依照常例,我没有听老师在上面讲什么,而是自己在构思见面时该讲些什么。等了很久,这感觉是之前听课所没有的,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当和美女坐在一块的时候,会认为时间过得很快,当坐在烙铁上的时候,以及我在这时听课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终于熬到了铃声的响起,老师说了句,都起床吧。让台下的这帮看客们哭笑不得。
    我也被老师的这一句震了一下,很幽默。
    待人群渐渐的散开,一个身影在等着,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哟,满守信用的啊,这第一次的见面,欣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她先是仔仔细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轻声的问道:“你确定我们之前见过吗?”
    我很弱弱地说了句:“相逢何必曾相识。”
    她笑了,说道:“不过也算是同学了嘛,你好,我叫欣。”
    我有些语塞,这个时候,真的不能害羞或者腼腆啊,但是生性使然,我一时不知道该对这个女孩儿说什么好。我说:“很高兴能在这儿遇到你,我叫萧,你懂的。”
    欣说:“恩,短信看到了。”
    我说:“你是哪儿个班的呀?”
    欣说:“工管的。”
    我说:“哦。”
    就在感觉再也没有什么话题的时候,一个女生抓住了欣,说道:“走,一块儿去食堂。”
    我一看,是何。
    她对我笑了一下,就拽着欣跑开了,边跑还边听见何的声音:“哇靠,那小子对你放电也。”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们的身影,心想这是不是缘分呢。
    后来,我找到了何,自然是问关于欣的资料。何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欣是大一这一届的美女,家里很有钱,喜欢舞蹈和钢琴,人长得漂亮心也很好,据说追她的男生很多,我们宿舍时不时就会收到写给她的情书。”
    “等等,你说你们宿舍,哦,你是她的舍友?”我问道。
    “对呀。”何答道。
    “那这岂不是天赐良机?何姐,以后要多靠你帮忙了。”我说道。
    “你小子不会也喜欢人家了吧,眼光很不错,但是,很难追哦。”何很认真的对我说。
    “我会努力的。”我说道。
    从何那儿得到的情报表示,欣加入了艺术团,我听了后,也赶忙加入了。来到艺术团,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才济济,团长对我们说:“有一个歌曲需要大一的一对男女同学,女生海选过后,决定由才气女王欣出演,男生这边嘛,还在考虑中。”
    “环顾四周,帅哥很多,而且我对自己的嗓音很不自信的。”这一想,又听到了团长接着说道:“哪个同学能主动些,就选谁了。”我紧张的跳了出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时,团长说道:“好,就你们两个人来角逐。”
    我一看,旁边还有一个帅哥也起立了。他先是唱了一曲《我的歌声里》,台下的女生尖叫声一片,我则是直冒虚汗,靠,这么强。
    2013年9月7日
    99:3轮到我上台的时候,我挑了首刘德华的《忘情水》,其实我还是比较忠于老歌的,可是我也许是五音不全的原因,唱得很糟糕,只听见台下笑声一片,就连欣也忍不住笑了,丢人。我唱完后,掩着脸回到座位,团长说道:“有时候,勇气也很重要的,不过,这次依照民意,就让林出演,相信大家不会有什么意见,好,解散。”
    “奥,原来那个帅哥叫做林。”我暗自想道。于是,林变成了我的竞争对手,我一直以为自己追求欣是很有希望的,每当回到宿舍的时候,意气风发的我总会让舍友怀疑我打了兴奋剂。每次出门的时候,我都笑着对舍友说道:“哥们去谈恋爱了。”后面的一阵艳羡声让我感觉很是爽。
    直到我看见欣和林两人手牵着手漫步在林间,一切的希望都化成了泡影,那时的感觉简直是撕心裂肺的,又很失望,为什么,为什么欣会选择林?不就是唱歌好吗,我也可以啊。
    于是,我选择了比较人少的竹林里练歌,抑扬顿挫的,惊扰了竹林的麻雀,也惊扰了一个正在背英语的女孩——何。我不好意思的朝她看了看,她问道:“你怎么搞的呀,欣被人家追走了。”我说道:“我这不正在逐渐的完善自己嘛。”
    “练歌?”何问道。
    “是呀,你学过?”
    “我学过美声,可以帮帮你。”何说道。我感激的说道:“谢谢啊,你真是活雷锋呀。”
    “行了,别拍马屁了,来,跟我学。”
    “啊啊啊——”
    “啊啊啊——”
    练了一阵子后,我问道:“这真的有效吗?我唱的可是情歌。”
    何很坚定的说道:“那你也要将基础功给练好啊。”
    我默默的赞同了她的观点,于是,她成了我唱歌的老师。从那时起,每个星期她都会叫我练一次唱歌,原来,唱歌也是一门艺术啊。很快,何告诉了我欣的生日快到了,让我准备一下。
    我逛了半天的商厦,都不知道买什么好,于是我打电话问道:“何,你们女生喜欢什么呀?”
    何的口气很急,说道:“你就送些玫瑰花呗。”
    我问道:“这边哪有花店啊?”
    何说:“你去公园里摘。”
    我当然没有到公园去,而是到花市买了束玫瑰。当我兴冲冲的跑到女宿舍楼下的时候,看见了欣和林那让人心碎的一抱,手中的玫瑰撒了一地——晚上,我独自找了个大排档,一个人在喝闷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干下去,刚拿起又一杯的时候,杯子被一个人抢去了,靠,是何。她也不说话,只是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我说:“你干嘛,女孩子家喝酒像话吗?”
    何不服气的问道:“女孩就不可以喝酒吗?”
    我说:“那随你。”
    何问道:“你怎么没有送欣礼物啊?”
    我说:“哥累了,不想追了。”
    何显得很生气,说道:“你怎么这么孬种,一点竞争的勇气也没有,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她就走开了。
    我郁闷的不行,只是在低头喝着,后来醒了后,知道自己被舍友抬了回去,是何叫的。
    考试总会在期末的时候,蜂拥而至,对于像我们这样不认真学习的学生来说,无疑是痛苦的,不过舍友倒是很冷静的玩着《英雄联盟》,坦然的接受考试,挂科对他们来说如同浮云一样。我则是想找高手帮我补一把,不能刚来大学就挂科啊,这帮舍友是指不上了,虽然我没怎么学,但也比他们强多了,思来想去,最后,我拨通了何的手机,她答应和我在自习室里学习,不过,主要是她教我。
    之后,舍友每当问起我追欣追的怎么样时,我都不知该如何回答,欣,难道只是梦中的一个女孩儿,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
    2013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