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法海小青打野战调教蛇妖

    “你自找的...”法海压抑的从喉咙处吐出几个字。
    苏歆感觉到了自己屁股下方有一处硬硬的凸起,这...,女人伸出舌尖舔了舔男人本就带着不寻常温热的脖颈“和尚,奴家想要~”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偶有凉风吹过,整个林子静悄悄的,静到能听到法海粗重的呼吸声。
    下一刻,和尚迅速移到最近的一棵大树旁,将怀里的女人抵在粗糙的树皮上,不由分说的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下去。
    撬开女人的牙关长驱而入,霸道的汲取着她的蜜津,搜刮着她的口腔内壁,大舌小舌互相缠绵。
    苏歆被他吻的要喘不过来气了,法海一只手拉到她的衣领顺着肩头扒了下去,大片的香肩酥胸裸露着,那双大手敷上一手不可握的乳房,肆虐的揉戾,把玩着。
    他力气太大了,有些痛,但还有些别样的舒服。
    唇舌相互纠缠的水声自二人传出,法海隔着肚兜去探寻那颗茱萸,将乳头夹在指缝,狠捏了一把胸部。
    “恩...唔...和...”
    男人才不管她反抗不反抗,吸允着柔软的小舌,品尝甜美的唇,拇指和食指揪着奶头,揉捏挤压着它。
    胸部的刺激直击苏歆的天灵盖,轻吟声闷闷的发出。
    男人在这种事上总是无师自通,这臭和尚吻技一下子提升了不少,把她亲的晕晕乎乎的,很是享受,抚摸胸部的手法虽然很粗暴,却别样的舒服。
    好一会缠绵,法海终于松开了那红肿的唇,面前的娇人儿发丝有些凌乱,表情淫扉,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扯的不成样子,褪至蛮腰处,细腻平坦的腰腹露了出来,肚兜半搭不搭的遮着硕大的乳房。
    苏歆的下体已经湿透了,小穴很空虚急需物什填满它。
    法海也忍到了极点,把女人放了下来,苏歆一阵腿软,男人及时搀着她。
    宽松的衣袍下,昂着头的巨龙鼓囊囊的顶着,男人把它释放出来,拉过女人的小手摸上去
    “乖,摸摸它”
    他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沉重的欲望,苏歆照做,小手碰到那坚硬如铁的巨物时,被它的尺寸惊到了,同时,柱身上盘的青筋适当的跳动了下。苏歆有些怕,但一想到塞进去的舒爽,小穴一阵收缩,丝丝暖流渗了出来。
    法海有些不耐烦,按着她的肩把她推到树上,一把拉下她的亵裤。
    两管修长的双腿露了出来,在微暗的夜色中格外显眼,月光照了上去,更加的白皙诱人。
    花穴猛的暴露在空气中,苏歆不由的夹夹双腿,太冲动了,和尚要搞野战?
    法海一只手臂撩起女人的一条腿挂在胳膊上抬起来,苏歆两条藕臂赶忙攀上他的脖颈,男人握着肉棒拨开阴唇,龟头不断的蹭着阴蒂,穴口,迟迟不肯进去。
    苏歆埋在他的颈窝处,一脸欲望不加掩饰,咬着他脖子处一块软肉,娇柔道“进来...,好不好~”
    好想要,这臭男人,故意磨她。
    “进哪?青儿要与本座说清楚”
    苏歆实在是等不及了,多准龟头就要往里塞,奈何她这个姿势压根使不上劲,再加上二人身高差距。
    导致坚硬的肉棒滑了下去,横在股沟处。
    法海前后动着窄臀磨蹭着她的臀瓣,带些威胁的意味说“不听话?”
    “要什么说出来,青儿这是要做什么?”
    女人急的要哭出来了,讨好的亲吻着法海,嗓音软糯道“好哥哥~给我...肉棒好不好,放进来~”
    和尚不由自主的笑了笑,抚抚女人那令人心疼的脸蛋,“放哪里?”
    苏歆的眉头皱皱,臭和尚,一双勾人的眸子都要溢出水了,法海好似松了口气,一手握上女人的翘臀。
    将龟头对准穴口,按着苏歆的屁股同时顶胯一举推了进去,整根没入。
    “嘶”
    这妖精真要他得命,好紧,蜜穴蠕动夹着柱身,不停的吸允着龟头,一股电流顺着脊椎到背脊,真舒服。
    “啊...嗯...好棒...”苏歆扬着下巴,发出舒适的娇吟。
    法海让她靠在树上,胳膊上挂着她的一条腿,这才放心的“干”了起来,猛的抽出,再狠狠刺进去,寂静的林子,传来肉体碰撞的声音和女人的娇喘。
    “和尚...嗯...好大...好舒服...爱死你了啦...哈昂”
    紧致空虚的骚穴被粗长的肉棒填充,太满足了。
    直到遇到了这个妖精,法海才觉得行男女之事是如此的欢愉,他挺着窄臀不断的撞击着她纤瘦却又丰腴的身子。
    苏歆有些压抑的吟哦着,双臂丝丝搂着和尚的脖颈。
    男人没捣个几下,她的下体就洪水泛滥,蜜液浸湿了他的衣摆,黑色的阴毛被黏在一起。
    “啊...嗯哼...和尚...你好猛哦...嗯...”
    苏歆扬着俏脸,盯着他带着情欲的俊脸,将一句话缓缓吐出,男人的眸子从深不见底,带了些能灼伤人的火。
    女人娇媚的嗓音无疑让法海下腹一阵反应,肉棒在穴内抽插时粗了一圈。
    苏歆没想到这狗男人这么不禁逗,本来就够大了,这样一来,她有些承不住了,胀的蜜穴发酸。
    “啊!...嗯啊...和尚...轻点...好酸~”
    怀中的女人似是调情一般,张着小嘴一口咬到了他的锁骨上,男人每发狠的撞她一下,苏歆就必要用贝齿咬咬他。
    “青儿...嗯,莫非嫌我不够卖力,用这个方法诱惑?”
    一声低哑的嗓音传到耳边,体内的巨物也缓慢了下来。
    可这不争气的身子,又渴的要死,反而想着刚才的猛烈推进。
    (系统:又开始不要脸了,就是你自己想要,还不承认...呸!)
    “哪有~和尚你动一动嘛,好痒~”苏歆抬眸对上他热情似火的眸子,男人的胸膛也一起一伏着。
    法海的大手在她腰间捏了一把,不由分说的又挺了进去,比之前都更深更狠。
    “叫出来,本座喜欢听你这时的声音”
    炙热如铁柱般的粗长肉棒重新捣了进去,龟头撑开窄小的穴口,挤开那温暖湿润的穴道,一举刺进花穴深处,破开那推挤它的软肉。
    鸡蛋大小的龟头不断的亲吻着子宫。
    苏歆爽的脚趾头发麻,法海好会哦,下半生性福有着落了。
    啪啪啪的声音在林子里响着,从不间断,女人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娇吟让人听了脸红心跳。
    “和...和尚...别那么深...受不住...啊!”
    苏歆的手指掐着他的脊背,双腿要酸死了,这个姿势真的不易干太久,后背也被树皮磨的疼疼的。
    “舒不舒服...嗯?”
    法海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对上那勾人的脸蛋,一时忍不住亲了上去,长驱而入吸允着小舌。
    而下身也不闲着,撞的女人花枝乱颤,苏歆的流的水太多了,肉体碰撞的声音夹杂着水声。
    月光下,她的淫液被插的飞溅出来。
    “嗯...嗯...哼嗯...唔”
    男人直将她的唇吸允到红肿这才放了她,苏歆的眸子有些湿润了,臭和尚,不让她叫出来,还这么用力,对她的求饶和不适也不理会。
    突然,苏歆听到悉悉索索的话语声,心里咯噔一下,她怕的事情来了。
    打野战被外人看到。
    可法海沉迷于xxoo,像头饥饿的狼几乎埋在她身上,啃着她的脖颈胸部,捣着她的穴,深埋进去。
    “和尚...和...别...有人...嗯”
    苏歆想正经的与他说话,却唤来这男人一句“能射进去吗”
    什么时候了,她苏歆自然不怕被人捉到,只是不喜欢被其他人看到她浪荡的样子。
    而且她为法海考虑,被人看到终究不好。
    男人握着她的臀,发狠的猛撞,龟头次次冲进她子宫口,要把那块软肉撞开一样。
    “啊...啊嗯...要...要去了...”
    法海一插到底,一泡浓稠的白浊尽数射进了她的穴内。
    同时,铺天盖地的快感,让苏歆高潮了,一股液体喷了出来,浇湿和尚白色的袍子。
    苏歆无力的趴在他的肩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法海抚抚她的脊背,喘着粗气,胸膛起起伏伏的顶着她的酥胸。
    她明明听到有人,怎么又没有声音了。
    法海将她那一直挂在他手肘处的腿放了下来,苏歆娇哼一声,好酸好麻。
    “臭和尚...,好酸...”女人娇嗔道,一张小脸说不出的风情。
    法海不着声色的扬扬嘴角,捏捏她的脸颊,声线很低“青儿你好美”
    “呸,色和尚,你是不是看中我的脸了,哼”
    话落,苏歆作势就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故意闹闹男人。
    果不其然,法海从后面抱住了她,瘦削的下巴低着女人的肩头,两人就这样衣不蔽体的暧昧着,毫不羞涩。
    “本座爱你的人,自是哪一处都喜欢”
    苏歆姣黠的笑了笑,没想到,这男人说起情话还蛮有一套的呢。
    “那...”
    “包括你的...”
    苏歆的话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堵了回去,男人的一双大手就势把她按在树上,让女人撅着屁股。
    “你的身体,也让我着迷,上瘾...”
    她有不好的预感,和尚不会是想要后入她吧,苏歆比较怕这个姿势的,因为入的太深,往往她是受不住的。
    “给我”
    臭和尚能不能不要这么强势,好讨厌...
    “嗯!...”
    随着女人的一声闷哼,法海的肉棒就塞了进去,停留了短暂一秒,猛的抽出去,再狠狠刺了进去,毫无章法技巧,只是图个舒服。
    苏歆的双手都要嵌进粗糙,坑坑洼洼的树皮了,刚高潮过后,她的腿好软好酸。
    啪啪啪的声音在这片林子重新响起,比之前更响了。
    “好白,甚翘,软,手感好,撞着也舒服”
    就在苏歆体会着这场不知是欢愉还是痛苦的做爱盛宴时,男人冷不丁的吐出一句话,让她多少有些羞愧。
    “臭和尚!...啊...嗯...你住嘴!”
    苏歆撇过头去望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刚毅的脸蛋上染着情的潮红。
    他竟然还对她露出了不解的目光,他说错了吗。
    依旧不停下体的冲刺,她的翘臀此时已经不白了。红通通的一片,白花花的臀肉被撞的荡起层层波纹。
    身子都要散架了般,可他的大鸡巴入的好舒服呀。
    苏歆的眸子撇向后方,却在不远处的树后对上了两道目光。
    人的眼睛!男人!那两个男人双眼赤裸裸的盯着二人,在往下看,双腿间鼓囊囊的一团,一双手还在不停的套弄。
    我擦!居然被两个男人当场偷窥,撸管?她与臭和尚都没被发现?!
    法海看着身下的女人似是在出神,很是不满,啪的一声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再狠狠往里一顶,女人的小腹处直接显现出了肉棒的模样。
    “啊哈~!...嗯...”
    随着抽插的动作,小腹一鼓鼓的,凸起着。
    苏歆扬着下巴,完美的天鹅颈和锁骨展现出来,她的叫床声是真媚,法海也听出来了,即使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将来也会是唯一一个,这妖精的叫的真风骚。
    被人看着做爱的感觉好刺激,忽然想到如果叁个男人一起肏她会是什么感觉,一想到这,小穴一阵收缩发紧,大股蜜液流了出来。
    “嘶,勿夹这么紧,放松”
    法海用着讨好宠溺的口气,缓缓磨着她,他还以为是自己太粗暴了,惹的可人儿不舒服了。
    但,是苏歆这个淫荡的女人被他肏着,还想着别的男人。
    “好哥哥...用力...深点...嗯...啊”
    女人主动迎合着他,让肉棒更加深入,兴许是有别的男人看着,很是刺激,苏歆便更想要了。
    法海听了她的话,不禁暗道,这妖精,白怜悯她了。
    和尚刚准备狠狠教训她一番,身后一声细碎的喘声,让他下意识把地上散落的衣物盖在女人身上,同时施法把旁边的二人揪了出来。
    两个穿着普通,并非好人家的男人,也知道了面前的男人并非寻常人,心里有了惧怕。
    “大师...!大师,我们兄弟二人只是路过,什么都没看到,饶命啊大师”
    小胡子男人趴跪在地上,本就不好看的脸如此一来更加的丑陋。
    另一名长相粗犷的男人白长了大个子,也是害怕的跪在地上“对对...我们什么也没看到,真的”
    两人怕是把法海当做妖僧了,一是他那张令人羡煞的脸,二,哪个心求正的和尚会行此事。
    (我们法海还是心怀苍生的啦,只是遇到了苏歆这妖精,凡是她的事,就有些自乱阵脚)
    他们兄弟二人深夜来这只为把家中暴毙的老母偷埋至此,却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本以为是哪家老爷与小妾寻乐趣,便想着听个墙角。
    可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二人心中一惊,一个和尚在操干女人,那女人的长相身段皆让二人眼红,下腹燥热。
    法海的眸子很深,苏歆靠在树边,遮着身子,装作一脸无辜,害怕,羞愧。
    因为和尚此时的脸色很不好,她很少看到动怒的法海,法海紧皱着眉头,平常毫无波澜的眼睛现在更加深邃,什么也看不懂了。
    法海冲着跪在地上的二人,伸出了手掌,二人身上的符咒飞了出来,原来是这个东西,隐藏了他们的气息,若是平常,区区凡人就算用了道观的符咒,他也能察觉的。
    遇到这女人,改说是福还是祸,太粗心了,幸好没什么大事。
    苏歆看着站在原地盯着符咒看的男人,心里捉摸不明白。
    突然,法海挥了挥手掌,金色的光芒散发,兄弟二人齐齐睡着了。
    苏歆蹑手蹑脚的走过来,用手指点点法海的胳膊“你把他们怎么了?”
    女人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带着心虚,漫不经心。
    法海转过身一把将她抱起,双臂死死扣着她的身子,捏的很紧,很是严肃的看着她,眸子深处有着怒火。
    手劲很大,苏歆被他捏的疼,可不敢吱声。
    “只是让他们睡了一觉,明早便会以为是梦”
    他的嗓音很清冷疏离,苏歆怕。
    女人抬起手臂环着他的脖颈,小脑袋抵在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
    “被人看身子,就那么兴奋,舒服?”
    苏歆的心咯噔一下,林子又静了下来,她知道男人灼热的目光正盯着她。
    女人搂着他脖颈的手臂依然很自然,苏歆微抬起头,顺着他的目光对上法海的眸子,一脸无知。
    “和尚,你何意...”
    “他们二人在那偷看你早就知道,还很享受,对吗”
    苏歆丝毫不示弱,倔强道“没有此事,和尚,我说了有人,你不信我,我都被看光了,你怪我吗?”
    法海知道这事是他思虑欠佳,他的错,太冲动了,可这女人骨子里的骚,媚劲儿,不老实,是真的。
    得好好教教她,调教...
    以免红杏出墙...
    “嗯,我的错,青儿,勿气,累了吧,这就回客栈”
    虽然他道歉了,可苏歆背脊发凉,因为...
    这狗男人笑了!笑的特别不自然,一眼就知道是假笑,露着洁白的牙齿,晚上真的很吓人欸。
    法海抱着她腾云驾雾,一路上,女人一动不动,偶尔抬起头看看他,哇还是那么帅,精致的侧颜,完美的骨骼。
    深夜,和尚抱着她直接越窗。
    到了屋子,女人直接被扔到了床榻,苏歆赶忙盖上了被子,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一边偷睨着法海
    “哈唔~好困啊,你抱着我睡觉嘛”
    法海并不理会她,解着外袍,迭的整整齐齐放到一旁。
    掀开被褥躺了进去,苏歆很有眼色的贴了上去,一双小手贴在他的胸膛,对着他的薄唇亲了口,吧唧吧唧嘴“晚安哦”
    苏歆的心突突的,一边安慰自己不要怕,不要怂。
    “长夜漫漫,不如做点有趣的事”
    和尚清冷略带些玩味的语气道,话音刚落,男人翻身而上,不等女人答不答应,对着她的脖颈就是一顿猛啃,又滑至她的胸口,对着丰满的酥胸吸允,咬捻,揉捏把玩。
    对女人的求饶声不管不顾,直把她玩的身子软了下去,嘴里溢出好听的娇吟。
    对准穴口捅了进去...
    也不知捣了几百下,她的耻骨红彤彤的,小穴也麻木了,屁股下的床单被淫液染的湿透。
    法海把身疲力尽的女人翻过身来,让她趴在床上,屁股翘高,再次猛的刺了进去,肉体碰撞的声音响起。
    “青儿甚喜欢这个姿势,我知道”
    苏歆紧抓着床单,头发凌乱,身上的痕迹遍布,再加上她妖艳的模样,活脱脱像个妓院的花魁。
    “不...我不喜...啊!”
    和尚的一双大手染至她的胸前,使劲揉捏乳房和乳头,揉戾的不成样子,苏歆都要哭了。
    “青儿也喜欢如此”
    话落,又是猛的一顶。
    “啊!...和尚...呜呜...我错了...”
    苏歆的声音已经喊哑了,带着哭腔的求饶。
    “不...,青儿没错”
    法海的声音因着情爱变的有些颤抖。
    又是猛的一顶。
    “好哥哥~奴家要死了...饶了我吧...”
    “我亦不会让你死”
    握着她纤细的腰身,对着挺翘丰满的娇臀插了进去。
    “啊...”
    ...........................
    天蒙蒙亮的时候,法海释放了自己最后一发,看着满身狼藉不省人事的女人,内心一揪...
    法海烧水把毛巾湿透,为女人擦拭干净身体,这才躺到的床榻,旁边的美人儿一个翻身钻到了他怀里,专属女人的体香扑鼻而来。
    男人伸出手臂揽了揽怀中的可人儿,抚抚她光滑的脊背,盖好被褥,把苏歆的小脑袋按至胸口,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