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小青变成小孩子被强吻法青鸳鸯浴

    次日,苏歆撑着浑身酸软的身子跟着法海一行去往那家府邸,狐妖已除,那位老爷不知醒了没。
    法海的意思是给她寻个客栈好生休息,这条蛇拗的很,非要跟着。
    小厮看到二人活像见了菩萨一样,恭恭敬敬的请进去,一口一个大师恩人的叫。
    大病初愈的老爷已经在正堂坐着了,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怀里搂着昨日见的小妾,张夫人脸色并不好的坐在下首。
    张老爷见了苏歆,眼神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看的苏歆直泛恶心。
    法海与他相互客气了几句,张老爷更是要赠他钱财,被和尚婉拒了。
    “法海大师身旁这小姑娘是?”张老爷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更显得龌龊。
    “贫僧的徒儿...”
    “呦,长的可真标志,跟着大师跋山涉水终究不是女儿家的事,可有想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了?”
    正堂那肥硕的男人在小妾的搀扶下起身向二人走来。
    法海抿了抿唇,脸色不悦,又将苏歆往身后揽了揽,出于礼貌还是回了句
    “贫僧这乖徒儿怕生,一心求道,不劳张施主费心了”
    张老爷也不是知恩不报的白眼狼,这法海有多少本事他知道,即使再对这女人上心,也是抢不过来的。
    “哈哈...,大师说的是,鄙人多嘴了,一心向道挺好...挺好”
    眼前的中年男人,大腹便便,一手背在身后大笑了几声,略显尴尬的说。
    法海向府里的人告别后,拉着苏歆的小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人一路到了城外,在一条小路上并肩走着,突然,和尚转过身将她抱进了怀里,紧紧拥着。
    “妖精...”男人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轻咬着她的耳朵,咬牙切齿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什么大冤大仇呢。
    “和尚~怎么?吃醋了”
    苏歆环着他的腰腹,说笑道。
    法海不语,还是紧紧抱着她。
    “好了好了,你怎么这么没安全感呢”
    “青儿,你...变成小蛇吧”男人温和带些商量的语气恳求道。
    “不要”
    苏歆想也不想一口否决,她才不要变成小蛇,不要!
    “那你变成小鸟”
    “不要!”
    “本座把你关进金钵”
    “不要!臭和尚,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苏歆气呼呼的推开他,盯着他那张板正的脸,仿佛刚才说那些囚禁人的话不是面前的男人。
    女人摇身一边,身形迅速缩小,变成了一个小女娃娃。
    她扎着两个小辫,小脸肉乎乎的,法海的看她这个样子先是愣了愣,而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蹲下去,看着缩小版的苏歆,这小人儿才够到他的大腿。
    “青儿,你的脸明明是小小的,下巴尖尖的,为何身子变小后,脸不仅胖还很大...”法海一本正经的捏着她软软的脸蛋吐槽道。
    “呸,哪有~”
    她的脸真不大,顶多是圆圆的,肉肉的。
    直男!
    法海看着她感觉特别滑稽,举手投足间还有表情跟大号的苏歆一毛一样,有些想笑。
    男人的脸上尽是宠溺,拍拍她的脑袋,揪揪小辫,小姑娘便会撅着小嘴伸出小胖手去打他。
    和尚一把将她捞起来抱到怀里,仔细端详着她,白白的,即使变小了,眉眼间的妖艳也未曾变,来日的祸国妖民能看的一清二楚。
    “好困~”
    苏歆打了个哈欠,俩小胳膊环着法海的脖颈,毛茸茸的小脑袋窝在他的颈窝处,一个小辫还翘着挠着男人下巴处的痒痒。
    法海拍拍她的背,把她那作恶的小辫压了压,女人扭扭头,故意将小辫往他脸上扫,和尚便去抓她的一撮毛发,好滑稽,苏歆咯咯的笑了起来。
    啪一声,男人的大掌打到了她的小屁股上。
    “青儿困了,睡觉”低沉的嗓音带着教训的意味。
    一手托着她的小屁股,一手扶着她的脊背。
    呜呜,臭和尚,她这么小,也下得去手,还打她的屁屁,老sp。
    “你打我?”
    苏歆皱着眉头,嗓音软糯道,冲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叫嚣。
    “唔...嗯哼...”
    法海一时没忍住对着那肉乎乎的小嘴亲了下去,随即赶紧分开。
    耳根子有些红,他都干了什么,她现在是个小姑娘,你还真下的去手...
    阿弥陀佛,罪孽...
    苏歆这会子是真的有些困了,对于法海强吻一个四岁女娃娃的骚操作,她无力吐槽。
    啊...好困...
    “青儿...?”
    法海轻声唤她,侧下头,看到怀中的小人儿闭上了眸子,呼吸均匀,还流了口水...
    用袖子替她擦了擦下巴,双手将她护到怀里,眉眼间尽是温柔,迈出步子向前走去,小风偶尔吹过,小路上有着一抹白色身影,衣摆轻轻飘起。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如同一幅画。
    法海还不知与蛇妖在一起,结果会如何,但是这过程是美好的。
    他决定北上,一路除妖,修行,看看这世间万物,带她一起...
    他想知道二人的因果...
    .......................................
    法海的脚程还是很快的,落黑前就到了一处小镇,找了间客栈。
    此时苏歆已经醒了,男人替她顺顺炸了毛的头发。
    苏歆坐在小凳子上,两只小脚都不着地,一双小手放在桌子上。
    睁着大眼睛盯着法海,声音柔柔弱弱的“和尚,我饿了”
    “已经叫了饭菜”
    “哦”
    话音刚落,那边的小二端着小菜就放到了二人的桌子上。
    苏歆低着头吃了起来,法海给她夹着菜。
    这一顿吃的好饱。
    吃完后,法海抱着她上了楼,门刚关上,苏歆就要脱衣服,她现在的身子是小女娃娃。
    和尚拉着的小手嘱咐道“不可,没个姑娘样子”
    “我是妖~蛇”
    “那也不可”
    “你个臭和尚,都把人家看光了,还装真人君子,哼!”
    苏歆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在这间屋子转悠了起来,左瞧瞧右看看。
    留法海一人站在那,这妖精...
    浴桶里注满了热水,苏歆非要拉着他一起洗,法海只好同意。
    男人的好身材也一览无余,法海坐进去,浑身光溜溜的苏歆扒着浴桶边缘,就是跳不进去,法海叹了口气,伸出手掌将她捞了进来。
    苏歆趴在他身上,一瞬间,法海觉得自己身上一沉,大号的苏歆出现在他眼前,胸前那处白花花的乳房压着他的胸膛,白的耀眼。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和尚~替我洗洗背嘛,够不到”苏歆对着轻吐气,嗓音娇媚道。
    女人的私处与他的私处紧贴着,她坐在他身上,挺翘的臀部和完美的曲线展露在眼前。
    法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伸出大手撩起点水洒在她的脊背,下腹好热,巨龙已经抬头了。
    身上这样一个美人儿,谁不硬谁就不是个男人!
    “嗯~好硌,这是什么呀...嗯?”女人的一双小手按在他的胸膛,扣弄着他的红豆,不停摇着腰身,用柔嫩的小穴去蹭着肉棒。
    “让你舒服的物什”
    法海微启唇,忍耐的说道,看着禁欲的很。
    热腾腾的雾气飘起,将二人的脸蛋打的都红扑扑的。
    苏歆没想到这臭和尚竟也会说这种话,继续发骚,像条蛇一样在他身上缠绕,一手托着沉甸甸的乳房递到他的嘴边“好胀,帮奴家吸吸嘛”
    面前的女人一张小脸别提多媚了,真骚。
    法海二话不说张嘴含了进去,双手放到那柔软Q弹的乳房疯狂的吮吸,揉捏,用舌尖刺激着奶头,另一只手揪拽扣弄着它。
    “啊~哈昂...嗯哼...好舒服...用力啊...”
    不知不觉他的一只大手滑了下去,对着小穴伸出一根手指毫无预兆的插了进去,苏歆小穴一紧,推挤着那根手指,她扬着下巴,绵长的叫了一声。
    法海的嘴更加用力的吃着奶头,对着小穴又是伸进去一根,扣弄着穴内的软肉,淫液顺着手指往下流,两根灵活的手指学着肉棒的动作猛烈的抽插扣弄,男人也不管女人的这处有多敏感,就是抠你插你,噗呲噗呲的水声传来,同时灌进小穴的还有水。
    苏歆被玩得直接泄了身子,瘫软在他的身上。
    “舒服了?本座还没够”
    法海拉起女人,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双手掐着她的屁股,掰开臀瓣,让龟头对准穴口,小穴适当的分泌出了一股蜜液滴在了龟头马眼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按着她的腰让苏歆狠狠坐了下去。
    龟头撑开小穴,突破层层屏障,直达花穴伸出,苏歆的小腹瞬间有一处凸起,描绘着柱身的形状。
    “啊~!嗯...啊嗯...”
    坐下去后,丝毫不给她喘气的机会,将女人的屁股抬起,猛的松开,让她无着力感的坐下去,同时狠狠的顶胯,这样一两次还好,她能忍受。
    可之后次次这样做,苏歆就受不住了。
    “啊!...轻!点...坏了!小!...穴要坏了!”
    法海就是要她说不出话,只剩呻吟,“嗯...真舒爽,青儿...莫怪我,是你先招惹我的”
    苏歆觉得子宫都要被戳穿了,极致快感的同时夹杂着所不能承受的痛苦,这狗男人像是要把她插穿一样,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一般。
    女人流的水很多,男人的阴毛湿嗒嗒的一片,小腹都是淫水,之后每一次入进去,淫水都被插的飞溅出来,她的酥胸被顶的上下猛烈晃动。
    “好哥哥!...嗯啊...哼不要了...太大了”
    苏歆把他的肩膀掐的红彤彤一片,指甲都要嵌进肉里,法海并不管,任由她。
    “舒服吗?”
    “哈啊...太用力了啦”
    怎么会不舒服,苏歆都要被肏到翻白眼了,只是这舒服付出的代价有些大呀...
    就这样维持这个姿势插了几百下,苏歆被他用肉棒顶的腰都不是自己的了,整个酸掉,涎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待肉棒拔出来后,小穴已经被撑开了个圆口,都合不拢了,浓稠的白浊和淫水在小洞里缓缓流了出来,骚穴贪婪的收缩着。
    法海本想拉着她在床榻上再来一发,女人已经变成了小孩子,小穴被肏的痕迹还有着,男人生了怜悯之心。
    再做下去,就真的不是个人了。
    于是他将小姑娘抱进怀里,小小的一团,软软的香香的。
    法海硬憋着欲望,压制着抬着头的巨龙。
    唉,以后得让她多吃点饭,体力太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