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法海小青分手把她肏昏了

    “你跟他什么关系”
    “如你所见,青芜”
    一男一女对峙着。
    ..............................
    “和尚,我想吃热腾腾的肉包子”
    青衣女子扬着明媚的脸蛋对他撒娇,一双小手握着他的大手,天气有些冷,说话时会吐出雾气。
    “好,我去给你买,你在这等着”
    苏歆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重新坐回了凳子上,冷漠道“出来吧”
    她伸手捏了一粒花生米扔到了嘴里不慌不忙的嚼着,面前的空位上出现了一黑色身影。
    两缕青丝挂在脸庞,那张妖孽的脸见了一次都不会忘掉的,他没有变,唯一的不同的是两眉中间,额间有着一红色图腾,如他一般妖冶。
    “美人儿,好久不见”他挑了挑眉,嗓音很有磁性。
    “好久不见,你已然是登顶魔族王位的魔尊了”
    苏歆的语气对他来说有些疏离,保持着朋友的关系,没有任何温度。
    “小青不也傍上了尊大佛吗”
    女人撇撇嘴,表示默认,她与他从始至终都是炮友关系,久别重逢,互相的身份已然不同,且她已有了法海,还是撇清关系较好。
    他不懂,一时新鲜,得不到的永远在作祟。
    但是她得懂。
    “你跟他什么关系”
    “如你所见,青芜”
    女人平淡的口气让他心口猛然下一坠,脑中空落落的,惶然不知说些什么。
    这家小馆里很是温暖,周围会有同样吃茶的人们说话声音传来,并不吵,可他却觉得闹心。
    “数月前的渊源,不过露水情缘,魔尊心里应知,切要掂量好。如今你我身份悬殊,我不过一小妖,您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魔尊”
    苏歆非常严肃向他劝诫,这样对彼此都好。
    “你与他身份就平等了?”
    “小青,我自掂量的清清楚楚,便是想要你!那臭和尚凭什么”
    青芜的情绪变的很激动,一张俊脸骤然面部狰狞。
    苏歆叹了口气,就知道会如此麻烦,她撇到了远处拿着裹好的包子走来的法海,连忙起身,只留给他一句话
    “初遇便是玩闹,而今就放下吧”
    黑衣男人握紧拳头,紧皱着眉头,追上了出了门的女人,一把拉过她不顾街上是否有人,将苏歆拥入怀里。
    “本尊想让你留在身边跟着”
    青芜把女人搂的很紧,生怕她跑掉,只是如今的自己可以对她负责了,可她却要离开了。
    “放开!你...放开!”
    苏歆伸手推拒着他,换来的是更紧的圈着。
    熟悉的佛气传来,横在了二人中间,一股巨大的能量分开二人,苏歆没站好踉跄了几步,跌入了一个坚实有力的胸膛,檀香味入鼻,苏歆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魔尊有事我们移步再说”
    和尚低沉的声音传到耳边,再字咬的极重,转眼间就到了城外,紧随起来的是那抹黑色身影。
    “和尚...”
    苏歆抿着小嘴,委屈极了。
    “你的包子,吃吧”法海抚抚她的脸,眉眼间尽是宠溺。
    女人接过还热乎乎的肉包,心里暖暖的,下一刻,法海的眼神犀利了起来,脸色并不好看,还算客气的对青芜点了点头。
    “明人不说暗话,法海,你一个出家之人,当真以为能占着她一生?你能给她名分吗”
    两人剑拔弩张,一个个都黑着个脸。
    法海犹豫了,苏歆把他这一点看在眼里,眸子也黯了下去。
    青芜自知与法海切磋,互相都讨不到好处,况且他坐上这个位置刚刚稳定,不能出任何差错。
    “法海,你给不出答案”
    “美人儿,你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这家伙太麻烦,等着,待日本尊定夺你日日床上欢好”
    话音未落他就不见了踪影,余音一直回荡在二人耳边。
    “走吧”法海对旁边的女人轻声道。
    苏歆并未吱声,一声不吭的嚼着嘴里得包子,寡淡无味了呢...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二人还是往常般如胶似漆,但心里的隔阂在肉眼看不见的情况下如裂痕般愈来愈深。
    —————————
    “法海!”
    苏歆极其气恼的叫停了面前离自己五步远的男人。
    他止住了脚步,微侧过头,用余光撇了她一眼,继续往前,没有丝毫想要理她,向她解释,哄她,听取她同样作为妖的看法。
    那眼眸如利剑般刺进她心口,让她更加恼火,站在原地施法试图去绊住他的脚步,不禁脱口而出“你怎的如此死板!”
    此话一出,法海便顿在了原地,握了握手中的权杖,女人的雕虫小技瞬间便被破的一干二净。
    下一刻男人便瞬间来到她面前,眼里有轻微的怒气,蠕动着薄唇,欲开口,但看到她那张脸终是把嘴边不好听的话吞进了腹中。
    苏歆从未弱了气场,就那般盯着他,随即扯了扯嘴角,无奈的摇了摇头,身子往后倾了下。
    男人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凑近她的后颈处紧紧钳住,猛然的把苏歆往自己身边拉回一步,极具霸道逼她与自己对视。
    薄凉的嗓音划过她的耳畔“那女人是百年树精,镇上夫妇总于她身下乘凉,向她诉这世间繁琐之事”
    “但,并不代表她能动凡心杀死夫妇尚在襁褓的婴儿,代之”
    “这才酿成今日之难,动了不该之念,害叁人至死,该杀,该灭之,永不得超生!”
    苏歆就这样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眸子,由一开始的冷漠无情到后来愤恨激昂。颈后的大手慢慢发力。
    她的眉头拧在一起,眸中戏谑,忽的抬起双手用力的揪住他的领子,也不管她面前的和尚是怎样的得道高僧,他的袍子是多么的高雅“矜贵”。
    女人深吸一口气,后弯起眉眼,唇角上扬,脸上尽是风情,她微耸肩头,嗓音懒魅道“法海,你是知道的,夫妇的孩子生来便带疾,活不过一年,这对于孩子还是父母无疑都是杀人诛心”
    她这幅样子能妖死个人,魅惑众生,声音细小却又挠人,但言语间句句带刺,握着男人衣领子的手也未收劲。
    法海没出息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圈,男人本性,但那副仿佛写着他没错的可憎面貌,让苏歆心里憋一团火。
    转而身子往他胸膛又贴了贴,继续道“树精想救他,奈何能力有限。她唯恐夫妇伤心,便狠心提前了当了孩子,代替了她”
    “树精要过千年劫,没控制好力量,殃及了夫妇俩”
    “夫妇俩在树精16岁那年就发现了她其实是妖,但还是莫不吭声,在他们眼里她已然是自己的孩子”
    法海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俊脸终究是渐渐柔了下来,大手划过她的脊背落在腰肢紧紧圈了起来,将她锢进怀里,“她有其他路,万不该走这条,掺与人间事”
    她只是觉得如此惩罚过于重,站在夫妇的角度二人确实可怜,忙碌大半生亲生孩子死了,后又被养来的妖误杀,这树妖死不足惜。
    可夫妇二人呢,最最疼爱这个妖孽,在二人最后一刻想的还是,女儿怎么办,天雷疼吗?
    若有来世,树精下辈子或许会投个好人家,尽情享受父母的宠爱再不必如此小心翼翼。
    女人想挣脱他,胡乱扭着身子,伸手打他,法海依旧不为所动,紧紧的抱着她。
    许久,苏歆妥协了,抬眸冲他慵懒一笑,困倦道“今日挺累的了,回客栈睡觉吧”
    他们到了天子脚下,京城。
    已逢冬日,冰洁的白雪蒙住了繁华的城楼,路人行人不多,显的格外凄凉。
    这天,一个小和尚打破了这有些微妙气氛。
    苏歆在屋里呆的格外烦闷,和尚在打坐,还叮嘱她身子不适就不要出门了。
    可她酒瘾犯了,一时如坐针毡,偷摸着披了件青色斗篷便出了门,大雪已过,而今不过毛绒雪花。
    她进了间酒楼,找了处偏僻角落,听着老头说书,喝着热酒,入口辛辣,落腹烧的浑身都暖了起来,尤其心口热的不行。
    不禁道“烧心”
    可还是一口气下了几杯。
    眸子微眯,撇向楼下做在桌前的白胡子老头,一手托腮,饶有兴趣的听了起来。
    “...如今啊,严寒冬日,外面是白花花的一片啊,雪为纯洁之物,每年都会到来,终会洗去这人世间一年来所有的腌臜,洗掉咱们心里的烦闷...”
    苍老颇有故事感的嗓音有声有色的传到耳边。
    她扯了扯嘴角,笑的让人不解
    “讲到这,老朽倒想起民间一关于雪的故事........”
    “............”
    苏歆回了回神,双手摁在桌子上,挤弄了下浑浊的眸子,看向桌旁那几个躺的歪七八扭的空酒壶。
    她有些可笑自己怎么听完这俗烂套的悲戚爱情。
    拉起旁边的外衣站起身,起的有些猛了,晃荡了下。
    她逼着自己清醒,竟也走的与常人无异。
    到门口时,刚要拉开门帘,迷迷糊糊听到了老头这么一句话。
    “白雪象征着期望,纯洁无瑕的欲望。”
    “好,咱下回...”
    天儿渐渐落黑,可屋顶,路旁的雪给她光亮让她寻回来时的路。
    和尚啊和尚,给个结果不难的...
    回了客栈,借着酒劲猛然推开了房门,发现有一生人,不生脸小和尚,正与法海坐与一桌。
    二人齐齐望向她,她看到那臭和尚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苏歆心里莫然升起一丝想搞他的念头。
    女人脱下斗篷,将自己的秀发捋至一侧胸前,边妖娆妩媚的摆弄着身姿,边走至法海身侧,亲昵搭了搭他的肩膀
    柔声问道“呦,来客了?”
    道完,便将斗篷挂至一旁。
    “这是我的徒儿,无妄”他缓缓介绍道,语气略有些生硬。
    苏歆故意拉长语调嗯了声。坐至他身边,向他挑挑眉示意继续说。
    转眼那张俏脸对着面前满脸紧张面庞白嫩的小和尚温柔一笑。
    “这是小青姑娘”他看着无妄道。
    法海一脸认真平静。
    小和尚赶忙失措的问候“青姑娘...”
    苏歆就这样盯着他,想等他的下文,可始终没等他再开口。
    这气氛很是微妙,没等法海发号,无妄便很有眼色的退下了,回自己的房间。
    “你这是坐什么”男人咬牙切齿道。
    一把拉过她到怀里,揽着她的细腰,大手抚上她的脸颊微微用力,掰着她的下颚。
    苏歆面无表情,圈住他的脖颈,“无事~”轻佻道到。
    “喝酒了?”
    他的眉狠狠的皱着,又是这幅样子。
    “嗯”
    “你没来找我”女人娇小的身子缩进他怀里,埋在他的颈侧闷声道,带些委屈的语气。
    “无妄寻我有事商议,再者我说了,别乱跑”他的大手扎进苏歆的秀发,轻轻的抚着。
    她不作声,就这样依偎在他怀里。
    许久,男人轻声道“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他侧低过头,用手指挠挠她的脸,她的睫毛安静的躺在那,像是被打扰般颤动了几下,女人已经像个孩童般睡着了。
    次日,苏歆醒后,身旁已空无一人,睁着眼睛也不知在看些什么,静静的躺在那。
    她四处寻和尚不见,到客栈后门,她发现无妄背着包袱与和尚站在那里。
    要走了?
    “无妄~”女人亲昵似长辈的叫了他一声,缓缓走过去。
    摇着她那小腰。
    “青...青姐”小和尚害羞的低下了头。
    苏歆面对他的改口,心情瞬间好了些,但连个眼神都不给法海。
    下一刻丝毫不避嫌的揽上无妄的肩膀,与他贴在一起,询问道“要走了吗”
    小和尚似乎被她这一举动惊到了,连忙避开,往后退,双手合十结巴道“嗯...是,小...小僧来找师父讨论寺中一急事,这便就走了”
    “师...师...青姐,时候不早了,小僧这就该赶路了”小和尚笨拙的吐完这句话,面红耳赤的向法海道了声别疾步离开了。
    苏歆轻笑声,心里暗道“真有意思”
    女人转身离开,自顾往前走。
    她没有等他。
    —————————
    此时已经是初春了,处处充满了生机,寒冷的冬季已经过去,万物复苏。
    深林,一温泉处
    女子跪趴在温泉边,浑身未着寸缕,白花花的肉体在月光的照耀下很是亮眼,她身后站着一个男人,相反,他穿的整整齐齐。
    他们用着最原始的姿势行世人快活之事,他紫黑色尺寸狰狞的肉棒鞭策着女人,在那粉嫩的小穴进进出出。
    肉体碰撞的声音夹杂着棍状物捣泥泞之地的声音。
    他把她撞的花枝乱颤,淫液飞溅,女人张着红唇毫不掩饰舒爽的浪叫,她的细腰翘臀另多少男人的巨龙抬头,却被一个和尚揉戾着。
    “啊...嗯哼...用力...和尚...快肏死我...”
    她的那里异常紧致,肏了多少次也不会松。
    法海喘着粗气,掐着她的纤腰猛抽狠送,窄臀如同小马达一般疯狂抽捣那磨人的小穴。
    “要到了...要死了啦...好棒...啊!”
    随着女人绵长高亢的叫声,肉棒不断刺激着她的敏感点,终于她潮吹了,喷出了有弧度的液体。
    两眼一翻倒了下去,和尚也在她小穴极致收缩下,有了要射精的感觉,即使女人倒了下去,硬是扶着她的臀,对着那还未从高潮余韵缓过来的小穴狠狠插了十几下,射了进去。
    法海就着这个姿势伏在她的身上,黑色的阴毛扎着她的蜜臀,苏歆推了推他,转过身来,钻进他怀里咬咬他的红豆。
    这狗男人太厉害了,两人做了这么多次,法海的技术也越来越好,非常熟悉她的身体,每每把她肏要死了一般。
    和尚手臂撑在她的耳侧,压在她的上方,掰开女人的腿,撑成M型,对准那泥泞的穴口一手垫在她的屁股下,往上一抬,粗长的肉棒便整根没入,他发出一声极致舒适的低吟。
    苏歆搂着他的脖颈,一张魅惑的小脸更加艳丽勾人了,一双眸子骚的魅人心魄,随着男人的一次次深入,便会叫出愉悦的呻吟。
    男人的动作很是缓慢,却让她异常舒服,龟头每每抵到花穴深处,还要再往里进入,碾磨着子宫口,硬是要把它撑开一般,好酸好爽。
    法海握着她的臀不断往上抬,同时自己压垮,把苏歆插的弓起了腰,难耐的娇喘。
    “和尚...哼嗯...太深了...啊”
    他在行床事之时,从来不会听取女人的求饶意见。
    现在他依旧掐着她的臀往上抬利于肉棒的极致埋入,有一处软肉很暖很会吸,他想要破开它,里面会有什么呢。
    苏歆紧掐着他的肩,皱着秀眉,“臭和尚...受不住了...要死了...好酸...痛...呜呜”
    可法海压根就不管她,依旧喘着气,享受着极致的舒适,两人的阴户紧贴着,男人像是要把球囊也一同塞进去一般,女人的身体紧绷了起来,他往里进就更难了。
    一手抚抚苏歆的背,摸摸她的后脑勺,女人的小脑袋埋在他的肩头,能看得出并不舒服
    “乖...我不动了,你放松”
    苏歆吸吸鼻子,像个小猫一样舔舔他的脖颈,想要缓解体内的痛感,小腹要被戳裂了一般。
    女人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小穴也没那么排斥肉棒了,法海这才抬抬臀,把肉棒往外抽一抽,就当苏歆以为结束了的时候。
    下一刻,肉体碰撞的声音很响,苏歆小腹和胸脯往上顶,她的瞳孔极致的放大,惊叫一声,胳膊都不知道该怎么用力了。
    法海在退出去的同时,掐紧她的臀,同时猛的往里送,力气很大,龟头直接撑开了那处软肉,来到了更加温暖的地方,他不由的闷哼一声,小穴更紧了,夹的他有些不适。
    “被...被撑开了...”苏歆魔怔了一般,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眼角的泪也滑落了下来。
    然后两眼发白,她便昏了过去。
    她梦到了这几日与法海做爱的场景,他越来越暴力,做爱时不再怜悯她,不再与她交流,只是一昧的进行着抽插运动。
    他喜欢让苏歆趴在那,用着后入的姿势,有一次一直打她的屁股,狠狠的肏,也就是昨天捅了她的菊,不管她怎样苦求,法海架着肉棒在她的直肠内摩擦。
    行事时他不再直视她的脸。
    她趴在那被法海狠狠撞击时,觉得自己像个母狗,不停的发骚淫叫,苏歆说一些轻薄的话调侃他,法海也不理会,只会肏的更凶,她就像是个泄欲的机器。
    画面又一转,是前段时间青芜来找她时临走说的一句话
    “法海,你给不出答案”
    是啊,和尚从未说要对她负责什么,只一昧的把她留在身边而已。
    这一年来,他对自己的好,苏歆真的不知该怎么判断了。
    法海或许对自己有情吧,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又或是把她当作泄欲的东西,毕竟男女之事一沾身是很难戒掉的。
    次日早晨
    苏歆睡到了自然醒,揉揉眼睛,看了周围一圈未见法海的踪影,有鸟儿在树枝上叫着,河流湍急的流着。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狼狈,把衣服拉好穿好,缓缓起身。
    不远处一抹白色身影慢慢踱步走来,怀里捧着红色的果子,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法海没有表情,他的唇嗫嚅了下,终究没吐出一个字。
    苏歆抬脚刚跨出一步,腿间的酸痛让她花容失色,可她硬抗了下来,并未让男人看出什么。
    女人对着他笑了笑,这时阳光正好,春暖花开,最适合...分别了...
    “法海,我和你就是在上一年的这个时候走的,一年过去了...”女人的嗓音鲜有的温柔,如沐春风。
    这让法海感觉有些不对劲,可也只是嗯了声。
    “我要走了,找我姐姐了,我想她了”
    “法海,就此告别吧”
    苏歆双手背后,一双勾人的眼睛笑的弯成月牙,可嘴角的苦涩谁又知道呢。
    男人自顾自的在河边洗着果子,一双深沉的眸子始终让苏歆看不出任何,“嗯”
    又是嗯。
    她猜到了,摇身一边换了身新的衣服,轻薄的青衣着身,丰满的胸脯和完美的腰线这些优势被放大了出来。
    一头青丝肆意的扎了个发鬓,满面的妖艳,魅惑丝毫未减,如同二人第一次见面时。
    她呀,跟着他玩闹了一年,回去后依然是曾经那个潇洒恣意的小青。
    “等等...,本座与你同路,不如...”男人不疾不徐的起身,语气平淡。
    “不了,小青是要先往东走,后而南,怕是要耽误了你的行程”
    话落,苏歆转身离去,未在回头。
    苏歆啊苏歆,一年了,连个男人都没拿下来,你可真low。
    算算日子,快到我那个傻姐姐为许仙偷盗灵芝的日子了。
    系统:宿主不用落寞,攻略和尚并非易事,况且还要突破那层禁忌。
    苏歆:你个死系统百年不见,今日出来安慰我来了?
    系统: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可以投诉。
    苏歆“......”
    “对了,我的第一任系统死哪了,就那个可以变成人,轻薄我”
    “好久没见他了”
    系统:.........需宿主自行...
    苏歆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行行,我知道了,你可真没意思,我还是喜欢没事跟我聊天,互撩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