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妖艳青蛇X闷骚法海终章

    苏歆整理好情绪回了府,此时姐姐与许仙紧紧拥在一起。
    晚上白素贞进了苏歆的房间对她坦白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否则白天绝不会丢她一人在那。
    还说许仙得知她是妖,可还是愿与她一起,讲到这时,她眼里尽是幸福。
    许仙,希望你待我姐姐能一直如此。
    ...........................
    好景不长,一切尽在她意料之中,可这种得知后果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不好受。
    许仙无故失踪,仅留下一张字条,偷盗之罪,不可饶恕。
    白素贞一心认定是法海掳走了许仙,可苏歆知道法海不会做这种事,至于是谁掳走了许仙她也不知。
    根据剧情走向她必须跟着白素贞前往金山寺,也就是经典桥段,水漫金山寺。
    两蛇前往金山寺门口,白蛇在寺门口叫嚣,法海自然而然的出来了,二人对峙,苏歆则站在一旁默不吭声。
    臭和尚连一个眼神也没给她。
    “法海!你把我官人还来,互相便相安无事,否则,我白素贞就算水淹整个城也在所不惜”
    话落,白素贞施法缓缓升上空中,抬头便看到乌云遍布,渐渐黑了起来。
    “白蛇!胆敢妄言!是非不分!本座早就告知过你不可害人性命,你已害许公子去过一次奈何桥,逆天改命偷盗灵芝”
    “本座...,今日也定留不得你”
    法海的语气铿锵有力,句句要把姐姐打入深渊,永不得翻身。
    苏歆刚想张口说些什么,男人的目光瞟到了她这边,女人顿时呼吸一滞,张合着嘴,随后垂下了眸子,咬着嘴唇。
    不知何时,她抬头时,法海已与白素贞斗起了法,河水整个翻腾而起,如堵墙一般立于白蛇身后,气势汹汹的奔向城内,另一堵向法海而去,男人将金色权杖横至身前,散发出道道刺眼的金光,那金芒与白蛇的水墙相抗衡。
    苏歆修为不够,被这两截不同的法力排挤欺压,不由的蹲下身去,妖丹在胸口异常躁动,好难受,怎么回事。
    画面一转,她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
    “卿俞,我可以这样叫你吗”白衣女子坐于悬崖边,底下是平静幽深的大海。
    这个地方苏歆从未见过,好若仙境一般。
    “可以,这本是我在飞升前的名字。你喜欢就叫吧”
    这...声音...
    苏歆猛的回头,一脸不可置信,那名男子身着青衣,长发飘飘,双手背至身后,一张脸温润如玉。
    和尚?
    “卿俞哥哥~”
    苏歆看着男人一步步走向白衣女子,那名女子缓缓起身,像个孩子般跑了过去,搂着他的腰腹,在他怀里撒娇,青衣男子就这样抱着她。
    白衣女子长的倾国倾城,那张脸她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她呀。
    眼前发白,一时天旋地转。
    “神梧你可知罪”
    “属下何罪”
    “你本神君,怎可与西海蛟龙生情,竟还妄想偷取圣果助她脱离妖骨”
    “本神今日就把你打下凡尘........”
    后面说的什么,苏歆头痛欲裂,什么也没听清。
    那名女子是谁,青衣男子又是谁,神梧又是何人。
    “白蛇,你怀的乃是文曲星君,本座今日暂且饶了你的性命,待你诞下孩儿,再来治你的罪”
    法海冰冷彻骨的嗓音一把拉她回了现实,映入眼帘的便是白素贞倒于地上,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发布死令。
    苏歆连忙跑过去扶着白素贞,替她疗伤,她抬眸看着和尚,刚才脑海中的男人是那么温和,煦风,他们本有同样的容貌,而眼前的男人却如同修罗。
    “至于许仙,本座自会亲自寻回,谁在背后捣的鬼,到时便知”
    撇下这么一句话,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们回了城内,因为白素贞的施法,老百姓苦不堪言,到处可见尸首,哀嚎痛哭声。
    白素贞皱着眉头,抿着嘴唇,浑身抖得厉害,到了一处没人的角落,她终于撑不住了
    “小青,我错了吗,官人未寻回,还害的平日对我笑脸相迎的人们如此后果”
    白蛇倒在她的肩膀处低低抽泣。
    苏歆拍拍她的背,搂着她的肩,扬着下巴,低声道“姐姐...,姐姐...”
    想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次日,许官人平安归来。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青芜拐走了许仙,将一切矛头指向法海,让苏歆死心,看清这个男人,却不成想竟会发展成这样。
    两个月后,白素贞成功诞下一名男婴,她自行去了金山寺请罪,许仙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可他终究没听娘子的话好好照看孩子,而是把孩子扔给了许姐姐照顾,去往金山寺修行,陪着白素贞。
    这一切都结束了啊,她终是把白蛇传说中的一切经历了一遍。
    苏歆回了一处深山,建了处竹屋,自己静悄悄的过了一年,她问系统是不是任务失败了,和尚终究是个没有心的人罢了。
    可这破系统一坑不坑...
    这天,青芜来了,眉眼间的轻浮已经不见了,两人坐在一起平心静气的喝茶,谁也不提以前的事。
    “你就这么放弃了?”黑衣男人拿起茶杯小抿一口,重新放回桌子,勾勾嘴角。
    “你所说何事”
    苏歆拿着烹茶的用具,一手熟练的烹着茶,一张小脸看不出任何情绪。
    男人轻笑一声,将手放至膝盖,握成了拳头,随后伸成平掌,接下来的一番话,没人知道他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气,亦或是放手。
    “法海...”
    苏歆面不改色的将烹好的茶倒入他的空杯中,又添至自己的杯子,一系列动作下来,井井有序,没有丝毫紊乱。
    你是放下了吗,小青,又或是在装。
    可即使,我要把今日来找你的目的完成,未说完的话接下去。
    苏歆轻抿了口茶,用着那素净的脸蛋对着他,饶有兴趣的看他。
    青芜捻了捻了手指,手心形成一颗小珠子,用中指将它弹了出去,那颗闪着光的珠子飞至女人的额间,融了进去。
    脑中涌入大量的回忆,这件事的始终和真相。
    天界有位神君,佛祖座下,德高望重,法力高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可他却犯了大戒,与东海一蛟龙生了情,一神一妖怎会有好结果,他以皈依佛祖,七情六欲本不该有,这位神君还妄想偷取圣果助她脱离妖骨成神,可这位蛟龙的父亲当年犯了大忌,连累了一族。
    本是神龙,可终生不得神骨。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天界,佛祖大怒将二人贬入了凡尘,经历千世,且永不得想见,蛟龙世世结婚生子,而神君在被贬凡世前一刻耗尽所有神力只为能世世记住她,如若不是她,则不得嫁娶,每一世神君都孤独终老,二人终究错过了世世。
    最后一世,神君为一弃婴在寺庙做了和尚,蛟龙成了蛇妖,可二人终究是错过了,神君为她受了天雷,为她承担下了所有惩罚。
    哪怕,他们有一世美好便无需经历千世磨难,就可重临天界。
    这也是佛祖为神君留的情。
    小青满脸错愕,心头被人捂着一般难受,她便是那蛟龙,这颗记忆珠承载着她的法力气息以及一魄,当初被贬之时她也留了后路。
    没想到被青芜找到了。
    “你可知,他为何不愿与你一起,给你个名分,他这个人就很矛盾,他有太多要顾虑,不像本尊...”青芜道,内心暗地。嘲讽自己
    苏歆蠕动着嘴唇,低咽一声。
    紧接着男人拿出一玉器,法力引入驱动它出来了段熟悉的声音。
    “青姐,小僧无妄,本有机会喊你一声师娘的。让我来告知你一些事吧,在京城时师父虽只字未对我解释,但他回寺后小僧看得出他心不在焉,一次晚上他竟说要把金山寺承与我,小僧何德何能。师父告诉我,他背叛了佛祖,身心都已落入俗世,不配再做佛门中人,他有了留恋,有了想相守之人,不管如何都不能辜负她”
    青芜收回法器,看着面前垂着眸子的女人,她把嘴唇咬的发白。
    接着开口道
    “那日他筹备了一切,准备当着全寺师兄弟的面褪下袈裟。可还未能了当一切去寻你,再见便是峨眉山你与白蛇偷盗灵芝,他深知你逃不掉了,法海在那时就决定替你挨下刑罚”
    “此世,他不过区区凡胎,修的些佛气罢了,怎熬过道道天雷,白蛇水漫金山,你的冷漠态度让他心如刀割,法海本就有伤,死撑着才抵挡了白蛇的法术”
    “他转身就走,怕是因为下一刻就会倒地喷血而出”
    苏歆捂着嘴,耸着肩,微微抽动,此刻她内心苦不堪言,臭和尚,你...,最讨厌了!
    闷葫芦!
    青芜看她的样子,苦涩一笑,自嘲道“你想知道我为何这么清楚吗,法海那个秃驴他快不行了,本尊怜悯他罢了”也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放手。
    话音刚落,苏歆便化作一缕青烟飘了出去,她想要飞快赶到他的身边。
    再见时,他仅存一口气吊着,因为他算到了心爱的女人会回来。
    “卿俞哥哥”苏歆紧拉着他的手,对着他苍白的薄唇吻了下去。
    小青亲自看着他走了,二人的手紧紧握着。
    前世她爱穿白净的白衣,他喜着清透的青衣。
    只因她一句,你穿白衣定风度翩翩少年郎。
    此后世世他只爱白衣。
    而她也试着穿他喜欢的青衣。
    臭和尚,下一世换我找你可好...
    本篇章完.
    苏某:
    我应该没有烂尾。哼[傲娇]
    前几天刷到了一个视频,白蛇2电影的预告片段。
    法海至高无上的说“永镇雷峰塔下”
    白蛇抱着孩子,身体却被金光困在空中,青蛇一直拉着她的手。
    而那个已经剃发的许仙跪在地上对法海说“师傅,您有无上法力,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放过她吧”
    白蛇把孩子托给青蛇,道“这一切因我而起,我不怪他”
    青蛇“那个没用的男人不是你的阿宣!”
    只可意会,嗯...,看的心里就挺憋闷。
    白蛇的故事我始终觉得是个悲剧,太不值了。
    所以在我讲述的故事里一笔带过,压入雷峰塔那段,任性,不想写。
    这篇是早就码好了,略微修了一下,这个结局也是早早就定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