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末世篇当着六人的面舔鸡巴

    苏歆是被痛醒的,感觉有人在用刀片割她的伤口,这种痛越来越清晰,这是真的!
    她猛的握紧右手,这才发现有一双大手一直紧紧握着她的小手,莫名的让人很安心。
    女人缓缓睁开眸子,有个戴金丝框眼睛的男人在为她疗伤,这...是魔法吗?男人手上冒着绿光,她的手腕处流着血,明显是给她把伤口割开了。
    可那新增的伤口却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自手腕处,能量慢慢充斥着整个身体,她没那么难受,也有了力气。
    苏歆动了动手腕,不疼了,她抬起头巡视了一圈,这是个大巴车车厢,摆放着各种日常用品,有着小沙发,上面坐的都有男人,且一个个都挺帅。
    旁边有着隔板,隔放着上下铺的小床。
    “她不会傻了吧”
    一个小卷毛直接贴着她的脸问,随后捂着鼻子一脸嫌弃走开,“好臭!太脏了,让她洗澡去吧”
    臭卷毛,你在死尸堆里呆上个几天试试。
    握着她手的男人用手背贴贴苏歆的额头,对着她温柔一笑,“阿歆,我是霄老师,不记得了吗”
    苏歆懵懵懂懂的盯着他看,在外人看来,这姑娘怕是真傻了。
    可事实是,她还没来得及接受原主的记忆。
    面前的男人发型梳的一丝不苟,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有亲切感,但是眼角的皱纹提醒他已不再年轻。
    见女人没再吭声,霄墨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转瞬即逝,拉着女人的手往后厢走,拍拍她的背“没关系,你先去洗洗澡收拾下,衣服我给你准备”
    苏歆依赖的看看他,乖乖的点点头,进了由隔板空出来的一小片地方,上面有着花洒,水管连接着一个黑桶,里面装着干净的水。
    她知道在这种环境下,水有多重要,珍惜。
    把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脱下,露出女人完美的酮体。
    苏歆开始接受原主的记忆。
    她在学校非常的傲气,惹很多同学不快,那个把她捡回来的男人叫霄墨是学校的老师,他像长辈一样宠溺她,照顾她。
    另外一个戴着金丝边框眼睛的男人也是帝都学校的学生,原主的学长,据记忆,这个学长对谁都是笑脸相迎,温温和和的。
    还有一个点,系统并没有告知她,就是因为世界的变化,有些人类激发出了异能,现已被发现的有治疗术,需是新伤口才可恢复,这也是他们划破她手腕的原因。
    还有一个便是驱动,驱动车子需要石油,可现石油短缺,异能驱动便可给车子充能量,使其可以发动。
    苏歆将身体洗干净后,跟蜕了层皮一样,原主本身的皮肤非常好,白皙柔嫩,吹弹可破,头发洗洗也柔顺了起来。
    她撇到了小腿处的一块红色纹身似的胎记,颜色形状很是妖冶,这样特殊的胎记,怪不得霄墨会把面目全非的她认出来。
    有人敲了敲门板,“阿歆,洗好了没”
    是霄墨啊。
    “嗯,洗好了,霄老师”少女独有的清脆嗓音传到门外。
    苏歆开了条小缝,冲门外的男人笑了笑“麻烦你了,霄老师”
    霄墨看到她白净的脸蛋后愣了愣,随后长辈的似的关怀“阿歆记起来了?”
    男人将衣物递给她,苏歆轻嗯了声,随后将门关住。
    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和内衣内裤。
    苏歆穿上后,这白色的连衣裙是吊带的,裸露着香肩,裙摆也只到大腿处,白皙又直的双腿就这样露了出来。
    明显是条睡裙,可是有衣服穿就不错了,她还以为自己要穿男人的衣服。
    看到旁边有着一小块镜子,说起来,还不知道她现在长什么样呢。
    镜片中,女人白皙的小脸妖媚却冷淡,薄唇轻抿着,苏歆看着这张脸有些诧异,好精致,隔着镜片她都知道自己有多清高,多欠肏了。
    最重要的是,她做任何勾人的表情这张脸一点狐狸精的模样都没有,特别冷淡,这气质像是与生俱来。
    漂亮是漂亮,可这一副性冷淡不容易接近的模样,怎么撩外面那一群帅哥呀。
    苏歆捋捋自己的秀发,推开门,发现地上有一双破旧的水晶凉拖,她穿了上去,霄墨一直在外面等她。
    男人看了她一眼,轻笑道“还是这样好,外面那些人都是你的同学,去打个招呼,他们同意收留你了”
    苏歆扬扬嘴角,“谢谢霄老师”
    霄墨拍拍她的肩膀,深沉凝重的说“女人在这种环境生存,需要取悦的便是男人,阿歆这一点你必须要懂”
    “嗯,我知道霄老师”
    她怎么会不知道,男人拥有生存能力,过着这样的生活他们肯定会烦躁,而抒发欲望的工具便是女人,女人也只能张开双腿任他们肏,这样才可以活下去。
    车厢现在坐着七个人,五个男人,两个女人。
    苏歆都认得出,全是帝都学校的学生。
    女人焕然一新,无疑让所有人的目光集中了过去。
    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帝都校花,军事世家的苏家小公主,竟然被他们从死尸堆里捡了回来。
    小卷毛首先跑了过来,对着她笑嘻嘻的,拉着女人的手就坐到了沙发上,一手直接抚到了她的大腿上摸着
    “姐姐~我之前在学校见过你哦”
    苏歆这才看清了小卷毛的模样,他有一头泰迪毛,发色微黄,皮肤很白,在物资匮乏的时期脸蛋也很是白嫩,长着一双无辜的狗狗眼,猫鼻,嘴唇微厚,不影响帅气,反而有着小奶狗的气息。
    他叫南橙,苏歆记得他是学长吧,比她大的。
    “我记得,南学长”苏歆用着温柔甜糯的语气说,尽量保持着微笑。
    原主对他们在场所有人几乎没有好脸色看,你真是实力作死啊,原主...
    这时,一个女生开口,带着些讥讽的语气说“寄人篱下果然教会了苏大小姐如何客气的说话呀”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这位小姐你有病呀,她的立场本就够尴尬了。
    苏歆寻着声音看过去,那女生她没印象,长相一般,顶多算是清秀吧。
    霄墨低喝一声“李琴!”
    叫李琴的那女生埋怨的哼了声。
    苏歆决定提前认错认怂好了,这群男人她现在都惹不起,她是来抱大腿的,面子不面子什么的不重要。
    女人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这些人面前,鞠了个躬,朗朗开口道“谢谢你们收留了我,我也知道在学校时态度不对,你们...有什么...生理需求,我可以帮你们,作为留在这里的条件”
    苏歆说这些话对于以前的原主来说已经卑微到极致了,话里话外变相的说是卖身的,来做妓女的。
    这时一个男人鼓了鼓掌,“说得好”他的嗓音声线很低,声音醇厚。
    苏歆闻声看了过去,他翘着二郎腿,旁边坐着另一个女人这两人她都认识。
    男的叫慕梓昂,女的叫唐茉。
    慕梓昂是帝都的校霸,很爱欺负人,脾气不怎么好,他曾经高调追求过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苏歆,但被女人当众冷漠打脸拒绝后,便可以用厌恶来形容这个骨子清高,令人作呕的女人。
    而唐茉是慕梓昂的现任对象,家里是搞艺术的,蛮惹人喜欢。
    她看出来了,这唐茉和李琴怕是这支队伍的发泄对象,再加上她。
    苏歆有股不好的预感,她强压着内心的不安。
    “苏大小姐如此卑微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现在,帮我含含”
    慕梓昂修长的双腿非常恣意的大敞着,双臂搭在沙发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他们俩的事当初全校都知道校霸被校花当众羞辱,在场的人也都清楚,没人吱声,这件事他们也不能管。
    包括霄墨,他虽然是在场各位的老师,可出了校园,他们便是互相合作利益关系,他再怎么喜欢看好苏歆,也不能为了个女人闹翻,决定把她带回来时就已经想到了会有这种情况,可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救她。
    苏歆非常自然的抬脚往前走,绕过另外两个男人后,停在他面前,在慕梓昂的注视下跪在了他跨间。
    一手熟练的解着皮带,扣子,拉开拉链,现场很静,静到拉链的声音都很响。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话“我出去巡视”
    苏歆将小手伸进去,握着那团软物,掏了出来,上下撸了几下,便硬了。
    “苏小姐的业务可真是熟练”慕梓昂吹了声口哨,轻挑的说。
    苏歆紧抿着唇,双手握着肉棒,拇指在龟头上轻按了按,马眼已经渗出了透明的清液,她张开小嘴含了进去,抬眸盯着男人。
    他留着潇洒帅气的短发,额前一缕碎发垂在了眼睛前,给人痞痞的感觉,剑眉幽深的双眼皮在内双边缘徘徊并不明显,挺高的鼻梁,薄唇,唇色很淡,五官深邃。
    苏歆收回了目光,卖力的替他舔着,小巧的舌头灵活的绕着柱身,肉棒太粗长了,她努力的吞咽含着,也只含了叁分之一,小嘴不停的吸着肉棒,时不时吸吸舔舔马眼,小手不断的揉着肉囊,两腮嘬的酸死了,慕梓昂舒服的低吟出声。
    车厢里响着女人舌头发出的啧啧水声,和吞咽的声音,苏歆吃肉棒发出的轻吟声。
    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喘着粗气出了车厢,唐茉和李琴也不好在这看着了,转身上了大巴上层。
    慕梓昂摸摸她的头,猛的摁着她的后脑勺,往胯间送,龟头直捅到了喉咙眼里,她的小脸瞬间涨的通红,学着肉棒在穴内的抽插摁着她的脑袋在苏歆小嘴里冲刺。
    苏歆难受的要死,嗯嗯啊啊的无力反抗着,男人看她不好受的模样,还轻笑出声了,对着小嘴捅了几下,就射了,硬掰着她的下巴,让龟头对准小嘴,白浊的液体尽数灌入她的嘴里。
    “吃掉”慕梓昂如发布命令的修罗,阴狠的盯着她。
    慕梓昂一直看着苏歆示意她乖乖吃下去,女人涨着通红的脸,上下唇微动合了起来,随着咕咚一声,便全吞入了腹中。
    苏歆的双手放在他胯间的沙发上,真像个母狗。
    男人满意的笑了笑,用食指将她嘴角溢出的白浊刮了下来,递到女人的唇边,苏歆的双眸看不出什么喜怒神色,只是听话的张开嘴将他的手指含了进去,吸允着。
    舔干净后,才把那根白净的手指吐了出来,慕梓昂满意的拉上了皮带,一脸淡漠的冲她命令道“没你事了”
    苏歆扶着桌角缓缓站起来,膝盖跪的通红,她没走几步,胃里一阵翻涌,捂着嘴,就连忙跑了出去。
    跑出车厢后,蹲在一树下,干呕了起来,什么也吐不出,只是一昧的干呕。
    车厢内
    “慕哥,这不太好吧”
    南橙漫不经心的说。
    慕梓昂撇了他一眼,不屑道“你不想试试?”
    “舒服吗?”一听这,南橙便起劲了,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小嘴挺会吸,就是太小,你去试试她下边那个”慕梓昂站起身,去角落给枪械安装子弹。
    “奥对了,今晚她是霄老师的”男人拿起手中冰冷的器械,紧接着对南橙提醒。
    “嗯,那好吧”南橙一脸失望的坐了回去。
    戴金丝边框眼镜的男人坐在角落,始终翻看着手里的医学书籍,仿佛置身事外。
    阿歆好惨啊,你不要怪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