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娇柔妹妹X骚气哥哥2

    男人也不再顾忌一手扯下白色蕾丝胸罩,一对白嫩的双乳便弹跳了出来。
    苏歆仿佛释放了一般松了一口气,随即爽感铺天盖地的传来,乳头被猛烈的吸允着。
    自己的娇臀被一双大手隔着内裤揉抓着,男人的另只手也不闲着,时而拉扯时而揉捻着粉嫩的茱萸。
    苏歆双腿夹紧着男人的窄腰,胸部往前送了送,下巴扬着,露出漂亮的天鹅颈。
    “嗯...啊...唔哈”苏歆无力的呻吟着。
    这具身体也太敏感了吧,光是被舔舔就爽成这样了。
    “小宝贝儿~舒服吗?”
    苏歆暗叹这声音也太有磁性了吧好好听!
    她费力的睁开眼睛,想看清男人的样子,刺眼的强光让苏歆只睁开一条缝。
    这可爱的样子让男人不由得嗤笑一声。
    一根手指猛然的戳进了苏歆的小穴。
    “嗯...”苏歆有些吃痛的哼一声。
    “骚货,还挺紧,这么快就湿了。要是被我发现你不是个处在跟我装纯情,你看我不肏死你!”
    男人舔弄着有些红肿的乳头,用牙齿轻轻的摩擦,咬捻。
    苏歆费力的睁开一条缝,看到男人长长的睫毛,性感的薄唇正吞吐着她的乳头,操,这性感的画面。
    苏歆正乐在其中时,男人停了下来。
    他坐了下来,把女孩抱起,跨坐在自己腿上。两人的私密处紧挨着。
    苏歆想出声,却被嘴唇堵住了,后脑勺被有力的手掌附上,用力的啃咬好像要把她吃了。灵巧的的舌头立马勾住了苏歆的小舌,两人缠绵了一会。
    男人的舌头开始在苏歆的嘴里刮来刮去,强取着蜜津,苏歆多次想要缠住那个坏坏的东西,都无果。
    女孩气愤的想要挣脱开男人的吻,男人嘴角扬了扬随即温柔细腻的亲吻着苏歆的嘴唇。
    一只手则抓了抓胸前的柔软,手指时不时的挑逗一番,用手指甲盖抠弄着。
    惹的苏歆想要娇喘连连,却被埋在喉咙处,变成呜呜嗯嗯的声音。
    苏歆的娇臀轻轻的磨着男人那已经昂头的物什。
    她的眼睛被男人蒙了起来什么都看不到了,她想要挣脱,却总是被阻拦,也不再反抗了。
    男人一只手拉开裤链释放出那巨物,抚上女孩那不纤一握的腰,把性感的薄唇凑到女孩耳朵旁。
    “宝贝儿,我好爱你,给我”
    握着那巨物搁着内裤磨蹭着苏歆的下体,在阴蒂处不停的摩擦。
    “啊...嗯哈,好”
    苏歆早被欲望给折服了,这具身体浑身都是敏感点,她早就湿了,现在身体特别的空虚。
    男人还是没动,让苏歆有些心急了,一手敷上自己的娇乳,揉捏着。以获得快感。
    一手握住男人的巨物,好大,一手都握不住,比她之前睡过的所有男人都要大粗长。
    苏歆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
    她的反应都落在了男人眼中。他拿掉苏歆放到自己胸上的手,转而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害怕了?接下来可不要后悔哦”
    “我亲爱的学妹”
    男人猛的扯掉苏歆内裤,又坏掉了,她都要没衣服穿了好吗?
    苏歆感到一滚烫巨大的物体正在蹭着她的花穴,摩擦着阴蒂。
    一阵阵快感袭来。
    苏歆也不管什么羞耻不羞耻了,她好想要。这狗男人在蹭什么!
    “哥哥~快进来,妹妹受不了了,快用哥哥的大鸡巴肏死妹妹,嗯...啊”
    男人握好自己的巨物,一只手托着苏歆的娇臀就把她给托了起来。
    随后用龟头找好入口。
    苏歆已经迫不及待了,被这么大的鸡巴肏肯定爽死了,她的小穴贪婪的蠕动收缩着,想要巨物立马插进去,享受快感。
    男人坐在那里,苏歆跨坐在他腿上,这种姿势吗?能更加的深入,真好。
    苏歆内心得意着。
    男人手松下娇臀,猛然的往上一顶。好紧,夹的他差点精关失守。
    巨物探到一层薄薄的阻碍,没有丝毫怜惜,继续往前冲击,一举插到最深处,直达子宫口。
    苏歆被这突如其来的痛感,额头沁了一层冷汗。感觉身体快要被撕裂了,tm的,这身子是个处啊,苏歆你刚刚在期待什么!
    他娘的,痛死了。
    “嘶-宝贝你真紧啊!”男人欢愉颤抖的声音不加掩饰。
    苏歆全然没有一丝快感,还没从刚才的痛感回过神来,这狗男人托着她往上一抬,又猛的松手,让她自己没有着力感坐下去。同时狠狠的顶胯。
    “啊!...嗯”苏歆高亢的尖叫一声。
    一只大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小声点!别忘了这可是洗手间宝贝,想让别人知道然后加入我们吗?”
    苏歆这才搞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
    男人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还在疯狂的抽送,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全然不顾身上的娇嫩女孩如何小声哭求,呜咽。
    他好高,苏歆坐在他身上,头部也只到他的肩膀处,女孩环着男人脖子,头埋在颈处。
    男人自顾自的托着娇臀猛烈的抽送,两人的耻毛紧贴着,下体沾满了淫水,参杂着女孩的初夜血丝。
    “啊...嗯哥...哥...我不...要了哈啊...好痛!”苏歆吐出的字都被撞的支离破碎。
    男人听到了,仿佛打了激素一样,更加的卖力,狠狠的捣着。每次都到子宫口,仿佛要操烂身上的女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