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娇柔妹妹X骚气哥哥终章

    苏歆到学校时,下午是社团活动,所以校园里闲逛的人还蛮多。
    她听到了一个消息,秦霄与高二一学妹卿卿我我,关系匪浅,她疑似被甩了。
    行啊,秦霄,跟她来这一招是吧。
    她找到了何蕊,两人闲聊了会,便去把下午的必修课签到上完。
    因为这是城高,直白点人们都知道是所贵族学校,悠闲自在的多。
    她一下午并没有看到秦霄,只有对她指指点点的学生们。
    苏歆并不在乎,因为在来之前,系统对她说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她了,再过一段时间便可以离开了。
    苏歆有些迷惑,她什么都没做就要走了?等完成后她一定要好好问问系统,为什么自从她重生后,自己的一切都像是被控制了。
    让她很不爽。
    最后的几个月她只需要玩玩乐乐就好,系统说的。
    苏歆并不想回家,拉着何蕊两人看了看电影,吃吃甜点,即使她并不喜欢甜食。
    去了电玩城打游戏,晚上吃了顿火锅,这才舒舒服服回了家。
    最近系统也不与她说话了,她彻底感受到了孤身一人的感觉,她是不是太任性了。
    在她自己的世界中,她还有放心不下的,她的姐姐,那个笨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会伤心吗,现在的她在想我吗。
    苏歆心情低落,面色不好的坐车回了家,哥哥的房间在她的斜对面,她想过去敲敲门看看那个男人在不在家。
    却听到了奇奇怪怪的声音,苏歆自然知道里面在做什么,她也是过来人了。
    苏锦啊苏锦,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吗,苏歆苦涩一笑,她觉得她有必要去亮个相,让他清楚她知道了,并且对他死心了。
    门突然的打开,在床相互纠缠的赤裸人影一惊,床上的女人赶紧拉了拉被子。
    “苏歆?你...你怎么进来了”男人有些尴尬,故作镇定的解释道。
    “哥哥,妹妹的选择错了,真的~我好爱你好爱你,可是...终究错了都错了”
    可能是因为苏歆本就心情不好,内心堵闷,说了几句话,眼泪刷刷的往下掉,眼眶瞬间就红了。
    说完,苏歆转身大步跑了出去,待苏锦穿好衣服追出去,苏歆已然不见了。
    内心特别委屈的苏歆不会知道,男人对她却是喜欢的,因为洋亨死前留下的一枚炸弹凑巧在这几日发现了,他上下打通关系终于把大麻烦解决了。
    在工作期间他左右矛盾,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感情,决定不为世俗的眼光,也要拼命对苏歆好。
    今天下午他迫不及待的回家想立刻抱抱那可人,可是女孩却没有在家。
    闲暇时他翻了翻手机看到了女孩发的视频,顿时血脉喷张,决定等女孩回来了要狠狠教训她这个浪货。
    无聊喝了点小酒,把来收拾房间的年轻佣人顺势推倒了,他苏锦浪荡这么多年,心里最后的防线还是禁不住崩塌了。
    如果苏歆早点回来,或许会看到温柔的哥哥对她非常关照,宠溺,结局或许就不会是这样了。
    苏歆跑出去后让沉遇之来接的她,温柔的男人让她情绪一下就绷不住了,像个孩子一样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之后她一直住在沉遇之家里,男人对她无微不至,会逗她开心,带她出去游玩散心。
    开始那没羞没躁的性福生活,或许一切都是缘分吧,她的第一次给了他,现在也选择了他。
    两人偶尔也会因为小事拌嘴,最后都是男人认错。
    期间秦霄来找过她,一次不见两次不见,他每天都来,在沉遇之的劝导下,她还是见了他。
    无非是一些认错的话,当初做的那些事都是为了气气她。
    “秦霄,我已经是沉遇之的未婚妻了,过去的种种我不想提,就这样吧”
    苏歆不想与他多费口舌,剩下的一段时间她决定要与沉遇之共度。
    秦霄就被请了出去。
    苏锦当然也来找过她,这次她连见也不见,因为两人见了面说什么?
    一个月后,不知道该说是坏事还是喜事,她怀孕了!
    说是怀了一个多月了,可是那期间她与叁人都有过关系啊,虽然系统说是沉遇之的,可她还是留了个心眼。
    系统太狡猾,不能全信。
    沉遇之非常高兴,两人随即办了婚礼,苏锦秦霄都去了,一个个皮笑肉不笑虽然嘴上说的祝福。
    沉遇之又怎么不知道他心爱的女孩与那两人的关系,可她既选择了自己,那么他也不在乎,过好现在不是吗。
    怀孕期间,沉遇之别提多尽心了,想吃想要什么买!苏歆最大的愿望便是珠宝钻石,她酷爱这些,包括一些上好的玉。
    沉遇之统统给她找来。
    没事给自家媳妇捏捏腿什么的。
    他当然有也生理需求,可他为了苏歆忍,期间他有过帮苏歆用嘴解决的时候。
    秦霄苏锦得知女孩怀孕后,不知哪来的自信都觉得是自己的,与沉遇之苏歆讲和,说只想做朋友。
    由此苏歆便被叁个男人轮番宠。
    到了临盆的那天,医院产房外出现了一道奇景,叁个男人在手术门外坐立不安,医生护士都不知道哪个是爸爸了。
    “宿主,你该走了”
    大半年了,这个声音再次响起。
    “我就猜到了,可是毕竟第一次怀孩子不能陪着长大,现在走了挺可惜的”苏歆躺在产房上,发丝被汗水打湿黏在了额头上。
    是龙凤胎,几个月前便查出来了,沉遇之和她两人还因为名字起过争执,当然最后苏歆完胜。
    苏歆知道沉遇之和她拌嘴是为了给她点乐趣,其实她做的任何事想的任何主意他都认同,都随她。
    随着一声两声婴儿的啼叫声,她意识开始模糊,女孩金色胎发应该像她,男孩嘴巴鼻子像沉遇之,眼角有颗泪痣。
    这是她在意识清醒最后一刻所能看到的。
    她走了,死因难产,失血过多。
    苏歆不知道当门外叁个男人知道她去了后,该是怎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