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镇国公府舅舅X软糯小侄女8

    李邦第一反应拿外套将苏歆给罩了起来,抱在身上,转身看着破门而入的男人。
    怎会,他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
    “凌冽,呜呜...救我”女孩在他身上挣扎,求救。
    “小妖精~这是你的侍卫?”李邦拉了拉外衣将女孩的脸露出来。
    苏歆紧了紧唇“你快放了我!”
    那边凌冽已经挥剑向这边刺来,李邦赶紧躲闪,凌冽的剑快准狠,次次避开了苏歆。
    不到几个回合李邦的腰腹已被拉出了血口子。
    苏歆知道他是太子,切不可鲁莽。
    “表哥,现在你放了我,本郡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否则,闹的谁的都不好看”
    李邦眉头紧皱,渐渐舒展开来当着凌冽的面深深往女孩额头上一吻。
    将女孩放下整理好衣衫,悠哉悠哉的出去了“表妹,不是本太子放了你,而是我现在不舍得碰你~”
    话落便不见了人影。
    凌冽走到她身边蹲下,低着头“请郡主责罚属下,属下有罪!”
    苏歆鼻头一酸,眼泪便不自觉得在眼眶中打转“你先帮我解开绳子~”带着哭腔柔糯糯的嗓音让人可怜极了。
    男人不知她里面是真空的,也没照顾过人,把剑放下,伸手拉过了那被绳子磨红的手腕。
    这一举动,松散的外衣有些滑落,前面的大片春光暴露在凌冽面前。
    苏歆有些不好意思把头转了过去。
    凌冽一声不吭把绳子解开后,他立马转身去了门口“我去看着人”
    苏歆缓缓站起,拾起散落的衣物,还算完整。
    大腿处一阵镇痛,她低头看了看腿间的淤紫,这李邦怕不是有癖好吧。
    她还是往常那个面容张扬的小郡主,只是衣衫有些皱。
    苏歆走在前,凌冽跟在后“这件事不许告诉舅舅,是我自己找的,况且...最后也没发生什么事”
    “是”
    下午是骑射课,是自选的,女孩们很少,本来苏歆是不愿来的,奈何这教骑射的硬是想要她表演一番,她也不好推拒。
    上马的时候腿已经有些痛了,当大腿内侧蹭到马鞍时更是疼痒难耐。
    并不是说她娇气,学武这么多年那些疼她没受过,只是被人这般虐待,心里更难受而已。
    只是一箭,这潇洒熟练的动作让在场不少皇子们春心荡漾以女神看待她。
    苏歆向那人告不便,教课的看她脸色不好也不说什么,便让她去休息了。
    殊不知在某个角落,那太子正窥视着她。
    “郡主郡主!”
    是碧铃?
    侍女忙过来蹲在苏歆旁边。
    “怎么了?”
    “郡主,皇后娘娘让您去广华宫吃个晚饭”
    是她那个姨娘啊,与她母亲同父异母所处,长宁是嫡出,她不过是个庶出。
    长宁嫁给了苏国公,而她则入了宫做了个不受宠的小妃子,自从正后去世后。
    她一跃而上凭着皇子做到了侧后的位置,因为皇上长年未立新后加上太子是她所出,底下的人也自然而然的叫上了皇后。
    这姨娘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到注定也躲不过去。
    “好,这就去了”
    到了广华宫门口,苏歆不禁咂舌,真够奢侈的,够华丽够气派!
    门口的侍卫不许凌冽进入,她便带着碧铃径直进去了。
    到了正堂,已有叁人在等她,正前方高座的那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就是皇后,说是同父异母连长宁一半的容貌都不及。
    她的下首左边是个中年男人不知是谁,右侧则是那个混蛋,李邦,正饶有兴趣的托腮看着她。
    她与皇后的关系怎么说呢,不知该叫她姨娘还是舅母。
    苏歆恭恭敬敬的走上前对着皇后行了个微弯腰的礼,碧铃也是双膝着地,垂睫。
    丽后表面笑颜嘻嘻的让起身。
    她又对着太子微微颔首,那混蛋给了她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这一切丽后都看在眼里。
    苏歆并未向中年男人行礼。
    那男人鄙夷道“怎么?苏国公夫妇没教你应敬前辈?奥,他们早已离世了,那苏大将军没教你?”
    来找事的?
    苏歆转身看着男人,动作表情如长宁如出一撤,高贵典雅。
    “不知这位是?在这世上本郡主只需向当今皇上我舅舅,皇后娘娘我舅母,太子我表哥行礼,再拜家里长辈”
    “那我想请问你算是我哪门子长辈”
    男人气的嘴角抽了抽哼了声便自顾喝酒了。
    丽后笑了笑“阿歆啊,这是本宫的弟弟,说起来也算是你的舅舅了”
    原来是个小官。
    苏歆回丽后一个妥帖的笑。
    她准备入座时,撇了撇头斜睨着男人“在唤本郡主前要加上尊称,再者我的父亲镇国公母亲长宁郡主不是你可以妄自菲薄的”
    话落便坐了下去,该怎么吃怎么吃,吃嘛嘛香。
    对面的男人羞愧难当,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李邦笑眯眯的看着女孩,把自己盘里的肉夹给了苏歆一块。
    要不是这大腿隐隐作痛,她恐怕还真以为是他好心。
    “我不吃你剩的”她小声对李邦说,装作不小心把那块肉挑落了盘子,让碧铃把这脏物移出了小桌子。
    李邦挑了挑眉,这小妖精...,欠收拾。
    吃完后苏歆行了个礼便出去了,天已经落黑了,她去了皇帝给她准备的卧房。
    没错,她要在皇宫住上一个月才行,这是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