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我会把你吃干抹净绑了裸露在城墙上

    又是被碧铃叫醒的一天,她醒来后衣服已经套好了,身边也没有了人。
    想是李邦做的。
    碧铃拎着她的书箱,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走在花园的鹅卵石小道上,苏歆边走边打着哈欠。
    “哈...唔...碧铃,凌冽呢?”
    “回郡主,碧铃不知,昨天晚上看他一直在房檐上守着郡主,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李邦是怎么到她的屋子呢,连凌冽都没有发觉。
    又是平平常常的一天过去了,她一天都没怎么吃饭,没胃口。
    到了落黑时,她一如既往的泡在了浴桶里,又是熟悉的脚步声。
    她下意识的睁开眼,双手环胸。
    看着面前褪去了金簪华衣的男人给她一种亲近感,没那么排斥了,男人笑容晏晏,一头青丝随意的扎了下。
    “你做甚?每天偷偷来姑娘家的居室好吗”
    李邦伸手把她拽了起来“挡什么挡,你身上哪处我未见过”
    苏歆不以为然,也是,便大大方方的任男人给她擦拭,随意披了件外衣,大腿锁骨浅浅的乳沟清晰可见。
    纤腰由一条腰带轻轻束着,很现代的打扮。
    “太子哥哥,偷来妹妹房间所为何事”女孩双手环胸斜靠在柱子边。
    李邦看了看他下意识点了点头,好好,妙哉。
    呸!死变态,以为是穿给他看的?我是嫌不舒服好吗,穿那样板正睡觉。
    李邦上前一步把她抱到怀里,这个身高正合适,抱着不大不小的。
    “今日倒了胃口?为何不吃饭”男人刮了刮她的小翘鼻。
    “不想吃,不饿”
    “不要怕我,安乐,我说了不动你就绝对不会做下体运动~”言外之意,其他地方可以。
    “我带你去个地方,走”不等苏歆反应,李邦抱着她就走。
    好家伙,不走不知道,一走吓一跳。
    她的正厅壁画后居然是个暗门,里面是一条灯火通明的小道,还蛮干净,空气也很舒适。
    “这是历来皇帝和太子才知道的各个宫门的密道,哥哥今天就带你见识见识”
    龌龊,皇家人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
    “那你可否放我下来吗?我能走”苏歆一双小手抵在他的胸口,推了推。
    李邦又狠狠捏了捏她的屁股。
    “嘶...痛”狗男人下手这么狠。
    “我喜欢抱着你,再长长,相公抱你就不会如现在般轻巧了”李邦不要脸的又从话里占她便宜。
    苏歆撅了撅嘴,不理会他。
    走了一小会,从小道出去,这应该是混蛋的寝殿。
    她吸了吸鼻子,这香味她可是老早就闻到了。
    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是这番奇景,华丽的宫殿,金灿灿的,各式各样的好酒,好菜,糕点几乎都是她爱吃的。
    摆的老有风韵了,堪比酒池肉林啊。
    苏歆迫不及待的直接跳了下去,李邦摇摇头,果真是小姑娘,一个疯丫头。
    “如你所说你还小,切勿多饮,但是吃食是我为你准备随便吃,尽情享用”
    苏歆高兴的想哭了都,此等盛宴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连器皿都是真金白银。
    她赶紧招呼着李邦过来陪她喝,真的不是她酒量差,而是这具身体酒量差。
    李邦看着没个小几壶就迷糊的苏歆,把娇人儿搂在怀里,横抱起来。
    从小道出去,女孩的身上夹杂着少女独特的香味和丝丝酒香味儿。
    他把头低了下去埋在女孩胸口嗅了嗅,苏歆不适的扒着他脑袋
    李邦“别动”
    “太子哥哥~你对阿歆还蛮好的呢”女孩说着搂向了他的脖子,用小脸蛋蹭了蹭肩头。
    “小妖精,你也知道啊?”
    李邦抱着她不急不慢的走着。
    “可是你总是对我凶~还掐我,好痛的”
    苏歆把嘴撅了起来,皱着漂亮的眉毛。
    “那是哥哥喜欢你~”
    “那阿歆咬咬哥哥可行?”话落一口咬在了男人的下巴上,蛮虎的。
    一层牙印紧紧印了上去,怕是难消啊。
    李邦嘴角抽了抽,他现在想把她丢出去。
    到了苏歆的寝殿他把女孩放到了床榻上,盖好被子,面对女孩一醉酒就冲人撒娇留宿这件事他非常不满,搁任何男人她都会这样吗。
    “那太子哥哥晚安”女孩终于松开了他的手。
    男人刚准备起身走时
    “李邦~你的女人太多了,如果你想玩我,就不要再来了,我永远不会接受这种人”
    说完女孩翻了个身睡着了。
    李邦坐在床边看着她,硬把她的头扭了过来。
    冰凉的唇瓣覆了上去,含糊不清的说“小妖精,怎的,嫌弃我?你是我的,我就算把你娶了,一辈子不碰你,你一辈子也只能是个老处女!”
    说到这他咬破了苏歆的下唇,女孩也醒了过来。
    真他妈变态啊,卧槽!有病?
    “你混蛋!...唔李邦!”
    嘴里蔓延着浓重的血腥味,好疼好蛰。
    李邦随即把舌头伸了进去,强势霸道的索取着蜜津,不顾苏歆的哭喊,还咬破了她的舌尖。
    钻心的疼,她想挣脱,男人死死扣着她的后脑勺,想要把她吃了的感觉。
    一番强势的纠缠他终于松开了女孩,邪笑着看着被揉戾的不成样子的高贵郡主。
    嘴角还有着丝丝血迹。
    苏歆委屈的想哭,她真的生气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哗哗流了出来,在李邦消失前,她从他眼里看到了丝紧张抱歉。
    随后凌冽夺门而入,他听到了女孩挣扎的声音,进来就看到了哭的泪眼婆娑的苏歆。
    顿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转身就想去找李邦“杀了他”
    “回来,他是太子,不可,我无事,他不会对我怎样,你出去吧”
    见凌冽一动不动
    “出去!不听命令了吗!”
    凌冽这才咬咬牙出了门,当然他并没有去找李邦。
    之后十几天那狗男人果真没来,苏歆也落得个清静。
    一天中午她听一些小宫女说太子殿下转性了,把宫里的美娇娥都遣散了出去。
    还说心仪于安乐郡主,非她不娶,闹的满京城都知道了。
    苏歆无语,莫非这李邦金盆洗手做好人了?要好好待她,想完立马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午睡时,苏歆做了个春梦,异常真实,她的衣服被解开了,裤子也褪掉了,她中间反抗过,被一个男人钳制住了。
    他非常爱恋的摸了摸苏歆的大腿,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嘴唇。
    将她抱了起来,横垮在他腰间,两人的私处紧贴着,男人温柔的吻着她的唇,一双大手怜惜轻柔的搓着胸部。
    太舒服了,感觉太真实了
    “嗯......哈啊......嗯~”
    “小妖精,还不醒么?”男人咬咬她的耳垂,舔舐她的耳蜗。
    不是梦!她猛的睁开了眼睛,却适应不了灯光,将脑袋埋在他胸膛闭了一会。
    “呜呜...唔...”女孩在他怀里轻轻啜泣。
    李邦懵了。
    “你当我是什么?你的一个玩物?我讨厌你!”说着便推开了他,往后移。
    “安乐,上次的事是我有失妥帖,我已经遣散了所有女人,昭告满京太子妃只会是你”
    苏歆吸吸鼻子“我...,你以后不许对我那么粗鲁!不许逼迫我!不许弄疼我”
    李邦笑了,一把拉过女孩“嗯,只要你能原谅我,甚事我都从”
    苏歆靠在他肩上,面无表情。
    他可是太子,她别不知好歹了,舅舅也没回来,照顾好自己最重要,有了太子这个护身符岂不乐哉。
    倘若今天她拒绝,以这混蛋的做法定会让她在全京城丢尽脸面,他得不到,别人也休想。
    人有时候得知进退,堂堂太子对你道歉,别不知好歹。
    舅舅,谅解阿歆。阿歆不会与他发生任何事,阿歆心里只有你,等你回来。
    李邦内心
    “还好,安乐,你接受了我,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否则,我真不想那样做。真到了那一步,我...怕我会把你吃干抹净绑了裸露在城墙上......让万人像公狗一样对着你无尽的发情”
    “不过...我现在不会了”
    转眼间,冬天到了。
    一男一女在卧榻上缓缓醒来,屋内暖和极了,两条身影裸露的交织在一起,紧紧相拥。
    “怎么,我屋子还不错吧”女孩俏皮的冲他眨眼。
    男人无心于她,一心放在女孩的两只小白兔上,钻研的按摩着,比着几个月前是大了许多。
    苏歆皮笑肉不笑,这一年来狗男人有事没事往镇国公将军府里跑,夜夜留宿,两人除了肉体上的探索触摸。
    其他没有什么,他中间提过要苏歆帮他哈巴,但是每每女孩都不愿意他也不再提了。
    两人在床上缠绵了会,女孩大口喘着气“你该走了,快起来吧”
    李邦看着那有些红肿的嘴唇这才满意,下了床穿衣。
    他次次都要把女孩的嘴唇吸的红肿才肯罢休,这与之前比好了很多,苏歆也从了他。
    男人穿好衣服拉开了门,凌冽如往常一样在门口守着。
    李邦拉了拉衣襟,斜睨了他一眼“哼”
    凌冽握紧了拳头。
    一双细腻温柔的手攀上了他的拳头“怎的?羡慕他?你也可以进来啊”
    女孩眯着眼睛嘴角上扬,眼神勾着他,她身上只披了件薄衫。
    凌冽抽回了手,背在身后,低下了头“郡主请回里屋吧,外头冷”
    苏歆轻轻笑了笑,径直而入。
    凌冽知道她与李邦的事,可郡主说过不可外说,他便连每日与将军的来信中,也只字未提。
    他想她好,他听她令,她欢喜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