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去摸摸她的白兔那么肥嫩

    四年后
    “阿歆!慢一点,我怕”
    两名女子驾着马奔驰在竹林小路上。
    “桃~怎的越长胆子俞小”红衣女子把嘴巴凑到白衣女子耳边。
    叶桃扭了扭脑袋“别拿我玩笑了阿歆”
    苏歆总是喜欢逗这个叶桃,非把她撩逗的脸红耳赤才算罢休。
    叶桃轻轻往后靠背部就会轻触到一团柔软,很大。她不知为何她也阿歆差距这么大,没她吃得好?
    “阿歆你与太子到哪一步了?”叶桃按耐不住八卦的心问出了口。
    “什么?他可是个大忙人了现在,一个月我能见他一次就不错了,每每来了只是问个好便走了”
    苏歆脸上写满了不屑。
    女孩的容貌张开了,比其母更甚几分,倾国倾城好像不似用在她身上,样貌更像是妖艳,祸国殃民。
    苏歆勒勒马绳,一个横扫腿便下了马,也不忘吧叶桃这个傻丫头接下来。
    苏歆接了信鸽。
    她的脸色由紧张严肃,后转变缓和,最后激动,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
    “叶桃...舅舅...回来了”苏歆笑着,非常欢喜的说,带着股鼻腔。
    京城城门口,两列守卫军整齐威严的两旁形成一条路,各个大臣皇帝太子都出来迎接。
    “属下恭迎将军立功回朝”凌冽恭恭敬敬的行礼跟着马背上容貌不俗的男人走着。
    四年的厮杀并未在男人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反而眉宇间的英气更甚了,与一双温柔多情的眼睛不成正比。
    “嗯”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他的歆儿了。
    一对人马已到了城门口,大臣们整齐的喊着
    “恭迎将军班师回朝!”
    接着苏锦帅气的下马,走到皇帝面前想要行礼,皇帝连忙制止了他,话语间尽是高兴,拉近之意。
    “驾驾驾—”
    苏歆赶到了,苏锦看到了她。
    熟悉的一身红衣,身姿曼妙,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长姐。
    女孩大口的喘气,不顾其他人的在场,跑向苏锦。
    男人满脸笑意,张开了双臂。
    女孩一下蹦到了他身上,两条腿交缠在他腰腹,搂着他的脖颈。
    笑的一双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两人都没有说话,苏歆就这样看着他。
    苏锦尴尬的咳了一声,臭丫头,也不看看场合...
    “歆儿,行了下来吧,这么多人呢”
    苏歆这才松开了男人,手臂一直挽着苏锦的胳膊,亲昵的靠着他。
    皇帝笑了两声“爱卿与小安乐感情果真好啊,朕在这倒像个外人了”
    苏锦“皇...”
    话没说出后就被李帝给打断了
    “好了好了,爱卿劳苦功高,直接回府歇着吧,朕允你叁天休假”
    “谢皇上”
    皇帝转身便走了,太子也跟了上去,苏歆捕捉到了李邦回头的眼神深邃她看不懂,嘴角噙着笑意。
    大臣们则恭恭敬敬的等候苏大将军离开。
    一行人回了府,下人们皆是跪拜,苏锦让他们各忙各的,与苏歆二人进了正厅,只二人。
    “行了,先把我松开吧,都搀了一路了”男人摸摸女孩的头。
    “不嘛,歆儿好不容易等到舅舅回来了,要好好和舅舅亲近亲近~”
    苏歆扭了扭身子,身前的大团柔软挤压着男人的臂膀。
    苏锦得知女孩已经是大姑娘了,多少不能这样了,伸手推开了她。
    “琐事过会再说,先谈谈你的事”苏锦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苏歆坐在了椅子上,没个正形,一脸痴迷的看着他“嗯”
    “你与太子的事我都清楚”
    听到这苏歆的脸定了定,舅舅不会误会了吧。
    “李邦虽看着没个正形,但能看得出对你倒是认真,再者他这几年的勤奋我也是听说了的”
    “如若你心仪于他,舅舅倒也放心把你给他”
    苏歆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舅舅...什么意思...?”
    苏锦走近她,有些难启口的说“从李邦遣散了那些女人们开始到现在也有些年头了,太子什么样我清楚,你们如既已有了不寻常的动作,舅舅...也是为你好”
    苏锦说完转过身,他怎么舍得把小丫头这么送出去,可他也没那个资格留她...
    “舅舅...,在你眼中阿歆是如此随便之人?”苏歆内心冷笑,什么!苏锦都没吃醋,还想凑合他们,难道他对她没有一丝男女之情?
    “阿歆,舅舅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为你的未来着想”
    “舅舅嫌弃阿歆了?嫌阿歆不是完璧之身?厌了阿歆?”女孩一步步走进他。
    苏锦不为所动,定定的站在那“阿歆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舅舅~阿歆是不是个雏,舅舅来验验不就知道了...”
    女孩表情微变,变得像个小妖精,这种妖柔掐媚的声音他不敢相信是从一贯乖巧可爱的外甥女嘴里发出来。
    他后退了一步,眉头紧皱着大喝“荒唐!”
    苏锦以为女孩是与他置气方才这般行为,他恼怒女孩的自贱,苏锦全然不知女孩说的句句属实。
    苏歆一个步子上前一双漂亮的小手揪着男人的衣襟,踮起脚尖,脑袋凑到他脖颈出,舔了舔。
    苏锦以为女孩如往常一般,谁知脖子处一个滑腻温柔的软物蹭蹭了他。
    他伸出双手钳制住女孩的肩膀,死死按着。
    力气很大,苏歆有些吃痛,但她忍着,没出声,眉头微皱了皱。
    “阿歆,身份有别,自重”男人甩了一句话,松了手转身就走了。
    苏歆愣在原地久久未动,她以为他对自己有男女之间的感情,原来如此,是她高估了自己。
    苏锦休假在家的几天苏歆并未再找过他,苏锦认为女孩生气了,但也没去哄。
    苏歆:我就是要晾着你,让你知错!
    早朝后,散了的大臣们纷纷离去,李邦叫住苏锦。
    互相夸赞含蓄了几句话,苏锦发现矛头有些不对了。
    “苏大将军与安乐感情果真好啊”
    苏锦“阿歆自幼丧双亲与我自然亲近一点,微臣倒是要谢太子四年来庇护之情”
    李邦摆了摆手轻笑“什么庇护,安乐对我可没那感情”
    苏锦挑眉,不知话中意。
    李邦凑近了他“苏大将军与外甥女共塌时,去摸摸她的白兔,可多亏了我这个按摩师傅~否则可不会那么肥嫩”
    光天白日之下堂堂太子说出如此秽语,苏锦眼皮跳了跳,李邦大笑几声离去。
    苏锦也不想一听就懂,可他终归是军武之人,与一些糙汉子在一起,多难入耳的秽语他都听过,包括那方面的事他也被熏陶的炉火纯青。
    回去的路上他反复品尝李邦的话,他不是不懂,是不敢信。
    如若是他想的那样,苏歆这四年来过的都是寄人篱下的日子,也并非凌冽信中所言二人互相心许,又或是她把凌冽也骗了。
    李邦个混蛋,想到他的阿歆夜夜晚上在他人怀中,他就恼怒,羞愧,自己没能照顾好苏歆。
    李邦不知他因为吃醋想在苏锦处得个上风,没想到竟让二人心中疙瘩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