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要你求我肏死你微H

    苏锦回府后并未去看苏歆,他不知如何面对,他之前还凶了她,误会她,她的小姑娘没有变。
    舅舅没去阿歆的居室不代表,李某某不会偷潜去。
    “来让我看看我的宝贝被人碰了没有”李邦走到床榻边,伸手便袭上了苏歆的酥胸。
    苏歆正在发呆中,再者立邦已经好久没来了,她的警惕心毫无。
    被轻轻一捏她竟立马有了反应,不由控制的娇哼。
    “妖精~想念哥哥了是不是,身子这么敏感”
    男人俯身下去,手指拉开她胸前的衣襟。
    苏歆反抗,推他“不要~”她立马坐了起来,她喜欢现代般的睡袍,于是一起来,春光泄露,半个硕大的胸脯露了出来,带着香肩。
    “你可没这个资格”李邦双手一伸就把女孩环到了怀里,又是熟悉的姿势,她横跨着坐在男人腿上,两人的私处紧紧贴合。
    他坐在床沿,把女孩的身体往后放“别动,地上凉,我不介意让你躺下去”
    苏歆不想,于是双腿紧紧夹着男人,双臂搂紧他,李邦的脸被胸部紧紧贴夹着,他出不来气。
    一手放上女孩的挺翘的臀部,一手搂紧她的腰,张嘴就把乳头含了进去,用力的吮吸。
    “嗯...啊...”虽然不喜欢被强迫,可她已经好久没得到爱抚了,她也有欲望想要~
    “好舒服~哥哥,在用力点~把妹妹的乳头吸的更大~啊~”
    男人看着格外热情的女孩,他在想着或许他一直期待的就要到来了。
    把硕大滑嫩的酥胸揉的变形,红彤彤的乳肉要从指尖溢出来一样。
    乳头大了不少不再是红豆了,它坚挺的翘立着,渴望被狠狠的虐待。
    李邦用牙齿厮磨着乳头,啃咬它。
    苏歆被刺激的嗯嗯啊啊不停叫,以往的她是非常娇软的叫床。
    愈发长大后她的声音魅惑,高亢的浪叫很是勾人,光是听听李邦就能硬起来。
    “克制点~想把你舅舅喊来吗”
    苏歆听后,咬着下唇,从喉咙处发出低声的压抑,看着女孩极力隐忍,他竟有些可怜她。
    把乳头伺候舒服了,他掰着女孩的下巴,狠狠肆虐娇艳欲滴的红唇。
    苏歆非常的配合,两人极近的缠绵,她不满足于被动,伸出小舌想去探索男人。
    李邦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闭着眼睛非常享受的苏歆。
    他主动勾着小舌往后退,让那滑腻香甜的软物进来,苏歆也学他拼命搜刮蜜津,李邦并没有感到不适,有些瘙痒。
    李邦用力吸了吸小舌头,两人分开时,嘴唇互相还粘着液体。
    苏歆被下体蠢蠢欲动的巨龙给惊着了。
    “给我好吗?”李邦在她耳边轻语,声线很低,有些嘶哑带着恳求。
    苏歆差点就答应了,她要给舅舅,不能给这个混蛋,不能被一时情欲冲昏了头。
    李邦把手探下去,提着龙根在苏歆花穴口处摩擦。
    苏歆把李邦压了下去,翻身到旁边“不行!”
    李邦有些不耐烦“刚才不还舒服的浪叫吗”
    “苏歆,那么多次机会我都放了你,这次你一定要给我!”
    话落就去抓苏歆,想扒她裤子,苏歆衣衫不整的赶紧下了床。
    拿起梳妆台上的剪刀抵着脖子“我说了没有成婚前,你...不许那个”
    看着苏歆坚决的样子,他很生气,情欲很难忍,但强扭的瓜不甜。
    他想到了个好法子,超好玩,今天的她死活不愿,等下次,他要她求着他,给她这胯间的东西。
    “安乐,哥哥走了,不动就不动嘛,把剪刀放下,哥哥这就走”
    话落李邦就不见了身影。
    苏歆大口喘了喘气,混蛋会这么轻易就走?
    次日
    苏锦进了苏歆的房间,用手背抚了抚女孩的脸,看着那娇嫩的嘴唇,他不由的凑了上去,轻点了点。
    很软很甜,女孩没有发觉,他便又亲了上去。
    要说他为什么这么主动了,他理清了自己的感情,他对她不是亲情,是男女之情,他喜欢她。
    苏歆终于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苏锦拧了拧她的脸蛋“醒了?”
    “刚才舅舅是在占我的便宜吗?”苏歆眨着大眼睛。
    苏锦温柔的笑了笑“阿歆对不起,舅舅不该凶你,我以为你喜欢李邦,便想随了你的意,让你幸福”
    正说着,两片柔软的唇瓣附上了他的薄唇,女孩很轻柔,吸允的男人的嘴唇。
    苏锦扣上女孩的后脑勺,轻轻的回吻,生怕她会不适。
    直到两人嘴唇都有些麻木红肿,这才松开了对方。
    “阿歆超喜欢舅舅,从小便喜欢~”
    苏歆的背靠在男人的胸膛,手指玩弄着他的发丝。
    “当真?”
    “嗯!可惜舅舅到最后都不让阿歆上你的床~”
    苏锦摩挲着她的手“是你太妖精了”
    苏歆“舅舅~我与太子真没有什么,虽然...他碰过我的身体,但深入的交流我没有!”
    苏锦“我知道”
    男人像小时候那样搂紧了女孩的身子,她是他的。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苏锦虽然每天晚上都往她屋里跑,可两人顶多亲亲抱在一起睡觉。
    苏锦一点都不逾矩,她还想让苏锦粗鲁点,争取对她做些什么,她想要了,说真的!
    一个平平无奇的晚上,苏锦迟迟没有来,或许是被事情困住了。
    她着一件现代式睡袍,在屋子里踱步“舅舅怎么还不来啊”
    “想让他快点回来肏你吗”
    苏歆被吓了一跳“李邦?你来做什么?”
    李邦把点好的熏香放好,又拿出一壶好酒“想你了,找你喝杯”
    “我不喝,你生我的气了,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毒”女孩被硬拉在他身边坐了下去。
    “不会不会,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李邦晃了晃小酒杯。
    “来吧,咱俩喝完我就走,我在这做甚,你又不给我”
    苏歆咬咬牙,一口闷了下去,舅舅就快要回来了,不能让他看到混蛋在这。
    “你可以走了吧”苏歆站起身就要往床榻去。
    脑子晃了一下,她有些没站住,就跌入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呸!无赖!下药了吧”苏歆浑身燥热。
    “猜对了”李邦就站着不动,女孩自己攀上了他。
    “安乐~有人说熏香闻一口足以让女和尚主动脱下裤子”
    “还有人说一杯酒下肚女人小穴洪水泛滥”
    苏歆眼神迷离,舔着嘴唇,双臂楼上他的脖颈,踮着脚尖使劲用脸蛋蹭他脖子
    “热~你好凉,李邦我好难受~  你混蛋...嗯~”
    她竟饥渴到独自娇吟。
    “还有啊,我两样都用,并且全部加倍”李邦总手指抚着女孩的脸,苏歆张嘴就把手指头含了进入,吮吸着。
    “我...要你求我肏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