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洗澡的时候引诱舅舅上我H

    苏歆觉得垫好肚子了,两人就举碗喝了下去。
    凌冽的反应与苏锦一般无二,都是不动声色的微皱着眉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苏歆的意识有些不清了,迷迷糊糊的。
    “凌冽?”女孩眯着眼睛,飘离的看着他。
    男人坐好低头“属下在”
    “嗯”
    苏歆嗯了一声继续拿着碗送进嘴边。
    液体顺着女孩的嘴角滑到了下巴,顺到脖子,又到衣襟。
    凌冽不由的伸出手在她下巴处轻拭了拭,苏歆撇过头看着他笑了笑。
    男人看着苏歆精致的容颜,艳红的嘴唇上还沾着酒,钳住了女孩的下巴。
    一步步向她贴近。
    苏歆心想莫非凌冽要亲她?
    她已经感觉到了男人喷洒在自己脸上的气息,苏歆猛然觉得不行,她是舅舅的,不能玩过头了。
    不等女孩推开他。
    隔间的门突然被拉开,又关上,凌冽赶紧退了回去,站起来,低着头。
    苏锦一把拉起她,抱了起来。
    苏歆“放开我,你干什么”
    “凌侍卫,注意自己的身份,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男人斜睨着看了凌冽一眼,转身抱着女孩就走。
    苏歆有自己的脾气,就在苏锦怀里折腾“不要不要,苏锦你放开我!我不跟你回去”
    自己的屁股被一双大掌狠狠拍了一下,麻麻的疼。
    “老实点阿歆,你刚刚叫我什么?”
    “哼,讨厌你,你放开我,我不要回去!”
    苏锦又搂紧了她几分,安抚着她“乖,先跟我回去,不闹了好吗?”声音非常柔和。
    苏歆又不是不识抬举,这才慢慢静了下来,窝在男人的胸膛。
    两人一同出了酒楼,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抱着她上了马车。
    到了府里时天已经黑了,苏歆本就没喝多少,意识清醒了起来。
    苏锦把她扒了个干净扔到浴桶里,随后自己也进去了。
    他让女孩坐在自己腿上,对着自己,一手固定好苏歆的腰肢,一手撩水替她洗身子。
    男人的手指非常纤细,冰冰凉凉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她立马就有了反应。
    曹,系统是要坑死她吗?她不想要,可一点就着技能,让她一被苏锦碰,就浑身燥热啊。
    苏歆往前移了移,两人的胸脯紧贴着,女孩的下巴抵在他的肩头。
    “舅舅~别碰我了,痒”说完浑身扭了扭,私处也随着动了动,蹭着男人的巨物。
    “莫动”男人得一双手按在她的屁股上紧扣着。
    这一摸倒好,苏歆更想要了。
    “嗯...舅舅...阿歆要...难受”女孩搂紧他的脖子,用嘴唇轻蹭着。
    男人胯间的巨物渐渐硬了起来,烫烫的,她能听到他急促的心跳声。
    “当真?”苏锦压低声音轻轻的说。
    这对苏歆无疑来说是诱惑。
    “嗯...要”
    苏歆轻抬了抬屁股,羞红着脸看苏锦,随后低下头,用小手握紧巨根。
    这模样不禁让苏锦偷笑一番,他扬扬嘴角。
    苏歆把巨物对准穴口,一屁股坐了下去,预料的快感并没有来。反而是因巨物的侵入,小穴被猛的撑开,昨晚的红肿还有余痛。
    惹的她闷哼一声,外阴口痛到她呲牙咧嘴,皱着眉头,把头埋到男人胸膛。
    这是她与人第一次在水里做,浴桶的水到两人胸口出,肉棒夹杂着水一起顶到了最深处,酸胀的感觉真不好受。
    苏锦担心的抚抚她的头“受的了吗”
    苏歆咬咬牙,蹭蹭男人坚实的胸肌,一双臂膀重新搂向了他“嗯,舅舅你动一下,阿歆下边好胀”
    女孩隐忍轻柔的声音让他心疼,既然女孩能忍,他再不愿,显得未免有些作作。
    他抬起女孩的翘臀,苏歆猛然一阵放松,随后苏锦松开了她,一屁股又坐了下去,龟头顶到了花穴深处,一些水也进了小穴,被肉棒挤压着,撑着她的小穴。
    “啊!...嗯,痛...好酸好胀...”
    苏歆难受到流眼泪,等系统出现,她一定要一个快速恢复体力的技能。
    痛加酸胀真不好受,在水里做一点都不舒服!
    “阿歆...”
    “舅舅...阿歆不要了...痛呜呜”
    苏锦温柔的看看她,挠挠她的背脊“臭丫头,让你不老实”
    随后将肉棒抽了出来,虽然他有火未消,但小姑娘的身体要紧。
    苏锦快速的帮她洗了洗身子,擦拭干净,就抱到了床上。
    苏歆缩到他怀里,嘴里含着红豆。
    哼,这回苏锦总不会阻止我了吧。
    男人看她这样子果真没有说些什么。
    “阿歆...,莫要生气,我和太子昨晚打了一架,感觉如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脾性很是相投”
    苏歆听他主动解释,嗯了一声,给予吸允着红豆。
    男人的气息明显有些紊乱,“我与他结为兄弟,一是确为真心实意,二为了你,为了我们镇国公将军府”
    “我虽一时能与太子争个高低,但君臣有别,迟早他会做了皇帝”
    “他也已保证,决不再动你”
    “还有,兄长长姐之仇未报,怎能在此功亏一篑”
    说到这苏锦的语气狠辣了起来,怀里的女孩身子顿了顿。
    “嗯,都听舅舅的”苏歆的声音非常柔,乖巧。
    “阿歆,等一切落定,我定不会负了你,我们找个小地方男耕女织,生一堆小娃娃,好吗”
    苏歆嗯了一声,嘴里松开了红豆,嘴唇向上移,点了点男人的薄唇这才罢休。
    时不时用手指扣弄着苏锦的腹肌。
    男人感到怀里女孩的动作停了下来,这才深深往她额头上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