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郡主在正堂褪下裤子公然勾引舅舅

    次日,晌午
    苏歆坐在亭子的长椅上喂池里的小金鱼,目视前方,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心思压根就没在鱼身上。
    她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些年头了,系统给的最后一个任务便是查出父母到底被谁害死的。
    捋一捋思绪
    原主断定幕后之人是皇室的人,敢杀了苏国公,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嫁祸到周国,此人在朝堂权利定不小。
    否则哪有这个胆量。
    在她刚来这个世界时她五岁,刚穿来就差点挂掉,那个女人的样子当时就没看清,她的衣服...是...红色的...凤绸。
    出来杀人还穿的如此显眼必爱慕虚荣权利,且能穿凤凰着身的世上只一人,皇后...
    皇后算是她姨母了,与她母亲长宁同父异母,一个一身荣华宠爱及一身,一个只是一个庶女,按这样来讲,她怎么没有杀人动机。
    可这,有点扯,谁会信。
    就在苏歆毫无头绪,乔装打扮去茶楼听书时,听到旁桌人一个重要的信息
    胡子男人“你听说了吗,昨晚上那安乐郡主兴许是与苏大将军吵架了,一人去酒楼寻醉去了,然后苏大将军亲自去接她,把小郡主给抱了出来,举止甚是亲密”
    疤痕男人“行了行了,听说了又如何,皇家的事哪轮得到我们插足,保不准人舅甥关系好”
    胡子男人“哎哎,皇家,一个大臣能攀足到皇家已是不错”
    疤痕男人“你懂个屁,前任苏国公的妻子长宁郡主可是与当今皇上表兄妹之关系,其母是正正经经的公主怎称不上皇家”
    胡子男人“罢了罢了,我与你说一秘闻,可听?”
    疤痕男人“说”
    胡子男人“传闻呐,当今李帝年轻时曾心仪他的妹妹,长宁!”
    疤痕男人听了脸色立马就变“胡子!你瞎说什么!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大罪”
    胡子男人“哎,老兄别急听我细说,李帝的上一任皇后伯爵家嫡女身份是多尊贵,当初李帝见了这个皇后才慢慢放下了长宁郡主”
    “谁知她短命啊,生了个皇子是个死胎,连带着自己也赔进去了”
    “李帝一蹶不振,哪知后宫又传来一消息丽妃怀孕了,四月有余,怕被害一直没作声,这位小皇子就是现在的太子李邦!丽妃升为丽后”
    疤痕男人“这事不算罕见,稍微打听就知道”
    胡子男人“但是这李帝与长宁的关系确不一般,你说这丽后心里是何滋味,长的没有自家嫡亲姐姐长宁漂亮,嫁的如意郎君喜欢的是人家”
    “还有那迎候张宽,也不知如何得皇帝重用,如此一贪污的败官!”
    疤痕男人“不准不准,我是不信,可长宁郡主长的确是倾国倾城,妖艳的很啊,得此女死亦足以”
    胡子男人“听人说这安乐小郡主完全随了其母,还更甚其母啊,小郡主一出生就封地加位,啧啧谁知是谁的孩子”
    疤痕男人“够了!说说就算,若再管不住嘴被人听了去,小心脑袋!”
    胡子男人讪讪的也不再作声。
    苏歆想骂人,她绝对是母亲父亲的女儿,这点定没错,至于李帝心仪于她母亲,可以理解,自古皇帝爱美人吗。
    不过就她那德行长宁也不会与这种人渣一起。
    可以推敲的是,丽后如果真要害她母亲理由足以,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怎容得下长宁如此优秀的女人,还有那个张宽,查...
    回到府里后,有人送了一份请帖,刘夫人自来好客,京城贵族举办的各种茶会诗会射箭骑马都由她举办。
    偏偏人家声望也好,去的也都是各种达官贵族。
    这次的骑射会也是最大的一次会宴了,各种王公大臣,贵族公子小姐,皇子都在场,诗会茶会骑射一体。
    她不去反而有些矫情,正好此时苏锦回来了。
    “舅舅,请帖”苏歆递给了苏锦。
    苏锦大略看一眼把女孩搂到怀里怀里,“想去吗”
    女孩妖精似的扬扬嘴角,眼睛弯弯“自然要去,那么多贵公子定要去玩玩的”
    苏锦掐掐她腰“臭丫头,舅舅一个人满足不了你了?”
    苏歆下体一痒,一股液体留出。
    我他妈!怎么一被摸就有反应啊。
    女孩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扭动着腰肢,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声音。
    苏锦笑笑,他知道他家丫头欲望不是一般的高,一双温润的桃花眼要把她勾了去一样。
    “怎么了?阿歆”苏锦明知故问。
    苏歆也不想与他多说废话,直接在府里的正堂脱下亵裤,这一举动让苏锦愣了愣神。
    赶忙看着门在在打扫卫生的仆人门。
    还好没有往这看,苏歆不顾苏锦的阻拦,轻轻松松的褪下了自己单薄的裤子,还好衣摆够长,遮住了春光。
    她扬着脖子,低眸看着男人,无尽的诱惑风情,苏锦想在这就肏死这个妖精。
    他将嘴唇凑到女孩耳朵旁“小妖精!回屋舅舅肏死你!”
    苏歆可不愿,一双罪恶的小手偷偷往下滑,一把揪住男人的腰带“不要~在这做吧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