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镇国公府舅舅X软糯小侄女暴菊

    苏歆已经自觉的敞开了双腿,看着苏锦那张诱人的脸做这种事果然像犯罪一样啊。
    苏锦直勾勾的看着女孩把自己的上衣一件一件急促的扒下,最后连肚兜也不剩,女孩饱满有人的上身酮体展现在他面前。
    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下。
    他以最快速度抽出,狠狠插了进去,她的小穴真紧,把他的肉棒夹的真舒服,苏歆还真是个极品。
    “哈啊...嗯......好舒服...舅舅快点...再深点”
    身下的女孩放开了天性,高亢的浪叫着。
    苏锦的大肉棒一次次插进去,撑开那狭窄的小穴,捣到子宫口花穴深处,想要撞裂她一般。
    男人的臀部快速抖动,以最快的频率抽插着骚穴。
    他喘着粗气,凌乱的发丝粘黏在刚毅的脸上,看着女孩的表情,看她在自己身下的每一次反应。
    “阿歆,你可真是个极品名器,我真的太爱你了...嗯,一辈子都只给我肏好不好”
    苏歆的意识已经被情欲给吞噬了“嗯啊...好...嗯...我只给舅舅上...舅舅好粗好大...”
    “肏死我...舅舅...快点...再深点...”
    苏锦笑了笑,真是个淫娃,以后非被她榨干不可。
    这一个男上女下的姿势捣了几百下,苏歆才吵着腿软,腰酸。
    可苏锦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拉过她一条腿放在肩头,屁股狠狠往前撞,撞的女孩耻骨红红的。
    他看着自己的巨物在那么小的地方抽来插去,不禁感慨阿歆这小穴怎么吞下她的大肉棒的。
    空气中弥漫着情欲的味道,整个房间都是啪啪啪的声音,和交合处的水渍声。
    “呼啊...嗯...嗯啊!...好爽...舅舅...阿歆的小穴快要烂了!...”
    苏歆的嗓音叫的有些沙哑,声音骚里透着魅惑,不停用语言激励着苏锦狠狠的插她。
    男人停了下来,看着被磨的红彤彤的小穴,他下定决心还要继续肏她。
    要让女孩记住被他上的感觉,一辈子也忘不掉。
    把她翻了个身,跪趴在那里,两人用着最原始的姿势。
    他握着肉棒插了进去,次次撞向那富有弹性的屁股,臀肉荡起层层波纹。
    女孩的腿无力颤抖着。
    可苏锦精力旺盛的很,握着女孩的纤腰,猛烈撞击着屁股,用龟头狠狠刮着凸起的肉粒。
    “阿歆”他用力一巴掌拍在娇臀上,瞬间红了起来。
    “啊...哈...痛...”
    苏锦撑着肉棒,肉棒充血非常的硬,硬到苏歆觉着小穴内壁被它插的痛。
    中途苏锦已经射了叁次了,可每次射完,又立马硬了起来。
    苏锦撞的苏歆屁股都是麻木的,可极烈的快感冲击着她仅存的意识。
    嗓子有些哑了,她用喉咙闷哼高亢的抒发着体内的快感。
    淫水流了一床单。
    在苏锦射了之后,苏歆软榻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苏锦看着女孩,邪肆的笑了笑。
    握着依旧昂着头粗壮的肉棒用龟头蹭着穴口,小穴贪婪的蠕动着,还想要把肉棒吃进去。
    “啧啧,阿歆...你个骚货,还想要啊”
    苏歆听后赶忙冲苏锦求饶“不要了...舅舅...阿歆好累...阿歆的骚穴好痛...我想歇息了”
    苏锦的眸子在苏歆的身上扫来扫去,炙热的目光看的女孩不舒服。
    “来,你趴那,舅舅不肏你”
    苏歆不知道为什么床上的苏锦和平时的他完全是两个人,她怕,她不敢忤逆他。
    颤抖着身子,慢慢从地上伏了起来,趴在那,撅着翘臀。
    苏锦握着肉棒在她屁股沟处上下蹭着,突然,后穴被撑开了一个口。
    强烈的不适感,带这些疼痛。
    不是吧,苏锦要爆她菊?
    “舅舅...不行,那里不行,好痛,求你,真的不行”
    苏歆真怕了。
    苏锦笑笑“不怕阿歆,舅舅怕别人捷足先登,只帮你通一下,不疼,一下就出来”
    话落,苏锦强破着阻力,狠狠捣了进去,整根大肉棒没了进去,苏锦爽的叫了一声。
    “啊...不行...快拔出来...痛...痛...呜呜...舅舅...不行”
    后穴被巨大的肉棒给撑开了,弥漫着异样的疼痛,和些许不知所以的快感。
    苏锦回了神,把肉棒抽了出来。
    苏歆趴在床上,眼泪哗哗掉了出来。
    男人横抱起她,让下人添水,收拾床铺,人走后。
    苏锦抱着女孩进了浴桶,在水里依旧不放过她。
    将她全身上下啃个遍,脖子处就下了几块殷红的印记,本就硕大的乳头,被苏锦吸允咬的更加充血紫的渗人,大的不像是正常乳头。
    白嫩滑腻的乳肉也尽布红痕,肚子锁骨,大腿尽是痕迹。
    苏锦的肩膀处也都是牙印。
    男人把她抱到床上后,从最后一次泄了身他便没再说出一句话。
    苏歆也没有怨他如此粗鲁,依然窝在他怀里,吃着红豆,呼吸渐渐平稳。
    阿歆,莫怪我如此对你,我爱你想要你,怕你收到一丁点伤害,我要让你记得,记得我的粗鲁,记得我在你身体里让你欲仙欲死的感觉。
    苏麻麻:这世道待男女差异真大,学校一姑娘穿小短裙七点回宿舍被教官拦下来,又让主任来怼她,一直在楼下站到晚上十点多。
    事多的女教官和几个大老爷们说一个小姑娘,何况这大周末也要管,真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