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小郡主被男人揉进怀里用肉棒碾磨花

    穴深处
    次日,晌午饭后
    苏歆坐到了她熟悉的小亭子里,因为这个地方冬暖夏凉很舒服,有小溪的声音,还有鱼儿游来游去。
    这是苏锦专门在府里为她做的。
    想到他苏歆腿间就一阵疼痛,这个混蛋昨晚居然那么对她,可她又不能反抗,因为越反抗,苏锦对她就越狠。
    正当苏歆拿着一根小木棍撩池子里的水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缓缓走来,她撇过头看了看。
    “亲爱的宿主想我了吗?”
    苏歆猛然抬头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是秦霄的脸,换了古装扮相别有一番风味嘛。
    女孩站起身来,气鼓鼓的看着他“呸,你他妈的还知道来找我啊”
    系统抚抚她的脸,露着小虎牙笑笑“宿主~这张脸真美”
    什么玩意儿!她问他话呢。
    苏歆拂开他的手,“废话短说,我想向你换一样东西”
    系统摊摊手“你的积分不够,任务只完成了叁分之一”
    她扬扬下巴示意他说下去。
    “其实你可以自行操控,用意念打开商店会有积分显示,可以购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苏歆冲他翻了个白眼“你不早说”
    系统“我是抽空来看你的,提醒你一下,新的任务副本即将开启,剧情往哪个方向走全凭你”
    苏歆“诶,别...”
    话还未说完,系统用拇指按住了她的嘴唇。
    “宿主,完成这个世界后,我会接你回家”
    不等苏歆反应,一张精致的脸在瞳孔处放大。
    微凉的嘴唇贴上了她,他的手钳着她的下巴,滑腻腻的舌头撬开了她的贝齿。
    与她纠缠了一会,系统凭空消失了。
    苏歆愣在原地,什么嘛!这系统有人性了?占她便宜?
    她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并没有那么炙热的疼了,后穴也好了很多,他...在为她疗伤吗?
    四个月后
    下午,一居室内
    “嗯啊...轻点舅舅...不要那么大力...”
    女孩坐在苏锦的身上,自己上下摇晃着屁股,扭动腰肢。
    苏锦躺在那舒服的看着女孩折腾。
    “阿歆,我一回来就勾引我,淫娃~”男人一掌拍在她屁股上。
    苏歆自己揉着胸部,扣弄着乳头,浑身电流经过一样,把滚烫热热的肉棒在自己体内抽插。
    “哈啊...好爽...舅舅...肉棒...太...大了...舅舅不要再胀了...”
    苏歆刚开始兴奋的自己摇着,没几下力气就用光了,双手撑在男人的胸膛。
    “舅舅之前怎么没发现我的歆儿这么饥渴这么骚呢”苏锦扬着嘴角,用手捋着她那被汗水黏在脸上的发丝。
    “舅舅...你说什么呢~”女孩喘着气轻说道,一点也不害羞。
    “快动!骚货!刚才不还自己意淫着被我肏吗,几个月了体力怎么一点也没变呢”
    肉棒就在骚穴里插着,苏锦说着还顶了顶屁股,惹的女孩娇呼一声。
    “嗯啊...”
    苏锦摇了摇头,直接坐了起来,让女孩的腿缠在自己腰上,两人的私处紧密贴合。
    苏歆往后撤了撤屁股,“舅舅...你的那里扎...”
    男人低头看了看自己毛发茂盛的下体,又撇了撇粉粉嫩嫩没有一丝毛发嫩如白虎的小穴。
    “嫌弃我?”
    苏歆赶忙摇摇头,在床上苏锦的威猛和焉儿坏她是是知道的,她怕...
    男人笑了笑,让女孩搂紧自己的脖颈,一双大掌分别握着两瓣娇臀往自己的胯下送。
    同时收缩着紧臀,用胯往前顶,把肉棒往花穴深处继续送。
    “啊!...别...酸...舅舅!...胀...不行”苏歆拧着眉头,手指掐到男人背脊里。
    苏锦安抚的亲亲她的耳后。
    继续把肉棒往里挤,两人的下体,胸膛紧贴着,苏歆有些喘不过来气,男人似是要把她揉进怀里。
    顶到最深处时苏锦也感到顶到头了,女孩觉得子宫都被龟头挤压着,身体里莫名的酸胀感,疼,爽交替着传进大脑。
    额头沁了层薄汗。
    苏锦继续抓着娇臀,下一举动直接让苏歆崩溃。
    男人抓着她的屁股,硬让她的身体扭了扭,让肉棒在她的体内极尽的碾磨,转着圈的顶,龟头狠狠挤压着子宫碾磨着它。
    “啊!...哈嗯...松手...舅舅...阿歆不行了...要死了嗯啊!...”
    “哈啊...停下...”
    苏锦听她的求饶更加起劲,继续碾磨她的小穴,女孩的花穴剧烈的收缩蠕动着,男人惊呼一声。
    小妖精总能给他带来惊喜,不一样的感觉。
    男人身体一抽搐,体内一阵灼热,他把液体一滴不剩的射了进去。
    直到他觉得精液被吃光了,才缓缓抽出了鸡巴。
    光滑的粘着淫液和丝丝白浊的肉棒啵的一声出来了,打在苏歆平摊有线条的肚子上。
    女孩无力的把下巴撑在男人的肩头“舅舅~讨厌你~”
    苏锦抚抚她光滑的脊背,将她紧紧搂到怀里“可我爱你,舒服吗?”
    女孩的腿还在颤抖着,太酸了。
    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阿歆!阿歆!你在吗”
    “阿歆!”
    “叶桃?”苏歆直了直背。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说话哽咽,刚哭过?
    叶桃是个沉稳文静的姑娘,从不会如此失礼。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