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镇国公府舅舅X妖艳小侄女儿23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被李邦上的昏了又昏,知道天空渐渐翻起了白肚,他才停了下来。
    轻轻的吻着她,用嘴唇摩挲至身体每一处。
    苏歆的下体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麻麻的稍微动动就疼,浑身无力,喉咙沙哑的也说不出话。
    李邦替她擦拭身子时,当沾了水布料轻拭在私处时,蛰的她呲牙咧嘴,可又使不出力气,默默忍受着。
    呵,果真把那处给她肏烂了。
    男人穿好衣服后用外衣盖在了她的身子上,轻轻的横抱起进了宫殿床榻上。
    拿了瓶药给她涂,沾在中指上,摩挲着。
    苏歆皱紧眉头,微启唇,喉咙动了动“轻点...,疼”
    男人听后手指轻柔了不少,一下一下的点涂着。
    李邦喂了她些水,躺到她身边搂着她,苏歆的脊背靠着男人炙热的胸膛。
    男人的下巴抵在苏歆的头顶,一双好看的眼睛闭了下去“安乐,我说过的事一定会做到”
    “你若恨我那便恨吧,至少你心里有我的位置”
    混蛋...混蛋!苏歆在心里狠狠的谩骂他。
    鼻子一酸,眼里便有液体留下来了,她吸了吸鼻子,肩膀微微抖动。
    大概不到一炷香的时辰,苏歆掀开了轻薄的被褥,缓缓起了身。
    她随意披了件衣服,身前的大片春光可见,推开了窗,守在门旁的小厮闻声走了过来。
    见到如此画面,稚嫩的脸蛋刷一下就红了,低头问道“太子妃...,有什么事吗”
    “太子妃?”
    “呵,算了,随你们怎么叫”
    “给我备件新衣服来”
    “是”
    李邦在床上躺着,苏歆做到旁边,双腿屈着,把手放到膝盖上下巴抵着手背。
    她撇过头看了看男人,数月未见,他的脸庞更加削薄坚毅了,说实话李邦这张脸还真不错,只是整体给人的感觉如同煞星。
    她知道他没睡,换好了衣服,双腿明显不便的离开了,女孩刚推开门,床上的男人便把眼睛睁开了。
    回去的路上不少人叫她太子妃,这混蛋,早就料到他会这样做,别人如此笃定的叫她,也只有一个原因,他们知道她昨晚留宿在了李邦那里。
    他们两个在外人眼里早已是板上钉钉。
    回宫殿后听下人们说皇帝前脚刚走,与苏锦下了一夜的棋。
    叶桃慌慌张张的看着她,哭了,非常愧疚,她无法见苏锦,最后被一个人打晕拖到了柴房捆着,直到下人去了才把她放出来。
    苏歆知道她头脑简单不会如此骗她,必定是李邦,表哥啊表哥,你计谋了多久...
    想到这,她苦涩一笑,让叶桃先行回去歇息。
    到了居室苏锦担心的看着她,把她拉进怀里。
    “阿歆...阿歆”
    苏歆挣脱了他的怀抱,抬头笑着看他,一双眼睛散发的光芒已然没有。
    “舅舅~你带阿歆走好不好”女孩往日张扬的眉眼已经耷拉了下来,双眼无神,眼里有红血丝,显然是没休息好。
    本该乖巧软糯的声音嘶哑的说不出话。
    苏锦太阳穴的青筋跳了跳,咬着牙。
    女孩伸手把腰间的绳子解开,将衣服滑落至肩,露出大片胸脯,白花花的肉体上红痕紫痕遍布。
    直到衣服滑落到地上,苏锦才缓过了神,女孩没穿肚兜和亵裤。
    小穴惊人的伤痕也可见。
    男人猛的把女孩搂紧怀里,把她抱到床上用被子盖着,让女孩的背贴着他的胸膛,拉着她的手。
    不停亲着女孩苍白毫无血色的脸“阿歆,不怕,舅舅在这,阿歆不怕”
    “快了...,舅舅带阿歆走,走的远远的,任谁也找不到我们,我们过平常人家的日子”
    苏歆眨眨眼,眼眶里泛着水“那就让舅舅给我做饭,舅舅干活,阿歆都不会这些,舅舅做舅舅学,好不好”
    女孩的声音颤抖,却充满着希望,嘴巴成一个弧度,好看的笑容。
    舅舅在她旁边说着以后的事,她靠在他怀里慢慢睡着了。
    李邦......
    阿歆是我最后的底线,你碰了她,可想过后果!
    夜晚叁更
    苏歆一直在睡,迷迷糊糊的被人背了起来,耳边一阵嘈杂,她猛地睁眼。
    那一晚...那一晚!父母被杀的那晚!也是这种声音。
    苏锦的脖子被一双手臂紧紧搂着,他感受到了女孩的不安
    “阿歆你不是要离开这吗,舅舅现在就带你走,或许过程有些麻烦,但总会到的”
    周围都是声声惨叫,剑刃摩擦的声音,血腥的味道,可苏锦的声音却让她很安心。
    她也猜到了,舅舅想必是急切了,皇室又开始下手了。
    苏锦背着她左闪右躲,耳朵渐渐清静了起来。
    他们进了一处地下暗道,跟李邦之前带她见过的皇室暗道差不多,两人就这样偷偷出了京城,到了一处野郊荒地。
    有一辆马车等着他们,凌冽在等候。
    苏歆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男人摩挲着她的手背安抚她。
    “阿歆,我们自由了,从今日起我们自由了”
    苏歆“舅舅,发生了何事”
    她更关心这个,因为父母的仇未报,心里不平,不知苏锦做了什么事遭到如此屠杀。
    苏锦“阿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
    苏锦“京城一家族,有两女,长女为正室皇室公主所出,一为下贱婢女妾室所出”
    “长女嫁了当今大臣两人十分恩爱,次女心思歹毒,一直芥蒂两人身份悬差,她便进了宫做了妃子”
    “得知皇帝也爱慕自己的长姐,她心里更加不甘,且皇后马上有一子,更会压了他的风头”
    “设计毒害皇后一尸两命,她与当今朝堂一大臣有私情,怀了他的孩子,将错就错说是皇帝的”
    “就这样,后来许多事件她步步为营做了皇后,可她始终不甘,长姐夫妇手里有她私通大臣和那个大臣贪污的证据”
    “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夫妇二人,瞒天过海,当今皇上无能竟被二人骗了数十年”
    “可他们没想到那份证据早早被夫妇二人交到了义子手里”
    苏歆瞪大了眼睛,竟还有这么一段?
    这几句话里包含了太多信息,李邦不是皇室正统血脉?
    “你揭发了他们?”
    “是,我直接杀了张宽!若不是他!皇后哪来的胆子动我长姐!”
    说到这苏锦情绪激动了起来,苏歆看着他,抚着他的脸颊,用嘴唇点点他的凉唇
    “舅舅,没事了,阿娘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担心的”
    苏锦的情绪渐渐缓和了下来,让女孩埋到自己怀里,两人相互依偎着,一辆马车走在树林深处。
    “皇帝什么都清楚,他什么都知道,可他为了尊严,选择不信,就有了接下来的事”
    苏歆很乖顺的窝在怀里“他们找不到我们的吧”
    “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动你分毫,破坏我们刚得来的一切”随后,往苏歆额头深深一吻。
    苏歆松了口气,他得到了苏锦的爱,替父母报了仇,一切都该结束了吧...
    她可以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