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娱乐圈篇女星被金主压在身下微h

    四月的气候,已经温和了起来。微微吹些小风也是舒服的。
    京城,机场。
    四个人走了出来。身姿高挑的女人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的女生略为矮小,还有一个中年女人推着推车上边堆放着行李,另外四个高大的男人保镖似的护在两边。
    女孩摘下墨镜。眉头紧皱,伸出白皙纤细毫无杂质的手,揉了揉微眯的眼。露出了双精致的眼睛,并没有任何眼影颜色在上面。
    “歆,外面不少粉丝围堵接机呢”中年女人推着小车小赶到她身边说。
    苏歆戴上了墨镜谁也看不出她的表情。
    苏歆“料想之内,我在国外旅游了半年,被华人发现拍了照传到国内”
    旁边矮个子的小助理杨冰插嘴道“歆姐,粉丝连我们的航班也查到了呢”
    “不是粉丝查的,我家人不会影响我的生活”
    中年女人刘艳甩了甩一头及肩的卷发,纳着嗓门“哎,杨冰,你是不是歇半年歇傻了,我们苏歆家的粉丝是整个圈里最听话,守规矩的,就算粉丝来围堵接机,那也肯定是来保护”
    杨冰垂了垂头,小声道“知道了刘大经纪人~”
    苏歆听着两人的拌嘴默不作声。
    敞亮的大厅,一群人熙熙攘攘的在接机口,大约叁十左右人,女生居多。
    手里拿着横幅。有几个小姑娘脸上贴着苏歆的Q版卡通人物。
    一女生突然高叫“来了来了!苏歆来了!”
    其他人听了立马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
    苏歆大老远就听见了粉丝的呐喊。
    “苏歆!是你吗!”
    “宝贝!啊...!”
    “我们永远爱你,好想你啊”
    “在外玩的开心吗”
    苏歆走近后保镖们开始忙活起来,伸着手护在两边。大多数有素质的粉丝并不上前拥挤,而是在旁边问候。有小个数疯狂的女人往前拥伸出猪蹄子妄想摸上一摸。
    苏歆自己边走边顺手接过粉丝送的一些小东西。
    人多有些闷,她索性直接把口罩摘了下来。脸上未施丝毫粉黛,幸好她脸蛋底子好。
    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眼睛好像能勾人魂儿似的,眼尾微微上挑,活脱脱一小狐狸一样。漂亮的鼻子下有一张粉粉嫩嫩的小嘴。
    一把惊艳了粉丝,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出,进了车内。
    苏歆降下车窗冲她们挥了挥手,便有升了起来。
    她是昨天晚上在国外酒店时穿过来的,桌上放着一大瓶镇静片,和抑郁的药丸,可见原主的生活有多糟糕...
    “拿去,检查一下”苏歆冷着脸,把小东西一股给了杨冰。
    不得不防。
    官方系统说了,这次的世界较为自由,没有指定的攻略对象,只要让原主的生活变的美好,找到一生的归宿即可。
    完成后,她想在这个世界过完原主的一生也不是不可以。
    苏歆把手肘靠在车窗处,揉揉太阳穴,这更难好吗,让她睡睡男人还可以,这...,算了,她权当是自己的人生吧,过好就行。
    “苏小姐,先生说了,让您直接去郊区别墅”
    驾驶座上戴着墨镜的黑衣男人循规蹈矩的说,苏歆知道他一定在通过后视镜观察着她。
    “好”苏歆抬起头,婉婉一笑。
    黑色的车子顺路把刘艳杨冰送了下去,开出了市区,驶向那大宅子。
    到了别墅,苏歆熟手熟脚的下了车,行李待会让佣人拿过去。
    走进一楼客厅时,自己的脚步声传到耳边,据记忆这里是原主与她的金主陈沉平常密会的地方,没有其他人。
    “阿歆,回来了”
    这声声音带着低沉,疲倦。
    苏歆定了定身子,看向坐在皮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他的一只臂膀横搭在沙发背上,一只手对她招手。
    陈沉确实不在年轻,浑身散发着中年男人的魅力,嘴唇周边有着胡茬。
    眼角的细纹,可即使这样也能看出他年轻时的风采。
    他们第一次相遇时。
    他31岁,她16岁。
    今年,他40岁,她25岁。
    他们相差15岁。
    女人迈着步子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坐下,男人浑身散发着酒气,仰着头,眸子低了下去,凝视着苏歆。
    “沉哥,你...喝多了”
    男人轻轻扬扬嘴角,喉咙处发出轻蔑的笑声,一把钳住了她的下巴,堵住了她的嘴。
    陈沉疯狂的啃咬她得嘴唇,苏歆嗯嗯唔唔的反抗,双手抵着他的胸膛,男人揽紧她的腰肢让苏歆动弹不得。
    直到她的嘴唇麻木,陈沉才停下了掠夺,一手敷上她的娇乳,大手使劲的揉捏,舌头趁势钻入她的口腔,汲取着蜜津。
    发出啧啧的水声,勾着小舌与他缠绵。
    苏歆穿的宽松运动型的衣服,男人将她压制身下,撩开她得衣服,将胸罩往上推,两团丰满的胸部解开了束缚,弹跳出来。
    陈沉的大手覆了上去,用力得揉捏,手劲很大,似是在惩罚。
    “宝贝儿~半年不见,胸又变大了,说唔,谁给你揉的”
    男人的舌头在她口腔内翻搅,口齿不清的说着。
    “嗯...轻点哈”苏歆腾出空就闷哼吐出了几个字,胸前的疼痛感剧烈增加。
    硕大的乳头被陈沉用手指碾磨着,不停的揪拽。
    陈沉松开了被他折磨的红肿的嘴唇。
    苏歆感觉到男人在胯下动着,她听到了拉链的声音,内心不知为何一阵干呕犯恶心,恐惧,害怕从心底窜上来。
    “陈沉!我找男人?哈哈...你可笑呢~”
    “你他妈跟其他女人肏上,被我撞见多少回了!嗯?”
    “苏歆!长本事了?谁让你对我大呼小叫的,你今天的一切谁给你的别忘了”
    苏歆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男女的争吵声。
    情急之下,她一巴掌扇在男人脸上,手掌顿时麻了。
    啪的一声很响。
    眼角的泪刚好滑到耳边流到耳垂,她...哭了?应该是共情,原主从心底里不愿与他发生关系,厌恶他。
    “呵...哈哈...哈哈哈”
    男人的笑声很渗人,他从苏歆身上来起来,一身西装非常规整,陈沉摸摸自己的脸。
    相比苏歆上半身狼狈不堪,她赶忙拉好衣服。
    “陈沉,你不要逼我”苏歆的声音很软糯,有着轻微的哭腔。
    “你打我?”
    男人疯了一般眼睛里布满红血丝,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一把扼住她的脖子按在沙发上,他欺身压了上去,苏歆被掐的喘不过来气,脖子通红。
    一只手掌轻拍在她脸上,“苏歆,你不过是个被我压在身下乱肏近十年的浪货,一个妓女而已”
    “半年了,你失踪了半年...”
    陈沉的动作减轻了,失神的望着她。
    苏歆躺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气,顺着脖子,疯子!疯子!
    “陈沉...,我走了半年,是,我是跑了”
    “可你忘了吗,我为什么走啊”
    苏歆的眼眶瞬间湿润了,紧珉着嘴巴。
    “我肚子里为你死了个人啊”
    “你当时拉我去诊所时有多决绝你记得吗”
    “你说,我有妻子,我有孩子,你肚子里这个是孽种,孽障!”
    “是谁的还不一定!”
    “我也不要,你我的孩子...确实”
    “是个杂种!”
    听了她这番话,陈沉的酒完全醒了,头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男人的身子僵硬皱着眉头,眼眸复杂的看着身下女人。
    当脑子里涌现出这段记忆时,苏歆吃惊了,男人当时的厌恶她忘不了。
    她也知道,陈沉现在发愣不是心疼她,是在想她情绪这么激动,可别一时冲动做出什么毁坏他家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