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影后与男明星在酒店偷情高H

    苏歆一跃跳到了他身上,双腿缠住他的腰腹,搂着他的脖颈,“子骞~我想要你~”
    这嗓音叫的男人哪顶的住,双手握着她的娇臀发狠的捏了捏,“马上就给你”
    眼见安子骞就要把她压倒在床上,苏歆伸手推拒着她,嗓音柔媚“子骞哥哥~  我们先去洗澡好不好”
    安子骞嘴角扬扬暗道小妖精,抱着女人就往浴室去,男人将她放下,伸手要往浴缸里放水,苏歆伸手拦住了他,“淋浴,看得清”
    苏歆上前一步,双手抚在他的胸口,好结实,安子骞把上下脱衣,露出那完美的胸肌腹肌,好美的线条,并不显得特别壮实那一种。
    男人冲她使了个眼色,苏歆将自己的白T脱了下来扔在一边,优美的天鹅颈,锁骨,纤细的腰肢,和那胸罩都勒不住的酥胸,好像下一秒就要弹出来。
    安子骞炙热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苏歆将牛仔短裤的腰带一松,那裤子就从两管细腿滑落到地上,她漂亮的小脚一抬,向安子骞走去。
    一把抱住了他,苏歆喜欢抱别人和被别人抱,因为特有安全感。
    她的白色蕾丝胸罩在他胸膛蹭来蹭去,无疑是勾引,男人双手探在她的后肩,松开了扣,一只大手摸上她的肩膀将那肩带轻轻滑下去,苏歆非常配合他。
    安子骞手指勾着她的胸罩往旁边一丢,他一把抱起女人让她坐在洗手台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白嫩又硕大的胸部。
    苏歆勾上他得脖颈,轻声说“好看吗”
    “好大”男人话落,直接伸手摸了上去,这滑腻柔软的触感,安子骞的手在她雪白的乳房上,揉捏着。
    “嗯...哈昂”苏歆扬着下巴轻喘着。
    安子骞对她的胸一点都不温柔,发狠的揉它,乳肉都要从他指缝溢出来。
    “嗯...子骞...痛...轻点”
    男人看着她妖媚的模样,一手扶好她的娇臀,吸收攀上女人的腰,将脑袋埋了上去。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胸上,安子骞一口含住了硕大的乳头,舌尖在乳晕处转圈,刺激的乳头高高挺立着。
    他有用牙齿厮磨充血的奶头,咬捻它,又重重的吸允,揪拽着它。
    “另一个也要~哼嗯”
    安子骞用力咬咬奶头,“你可真骚啊,苏歆”
    男人张嘴含住另一个,对待这颗粗鲁的多了,不停的吸允,咬着她,刺激的苏歆娇吟个不停。
    苏歆不小心用脚尖碰到了一处硬硬的东西,她知道是什么,故意用脚踢着它,轻压。
    正当她玩的开心时,就被男人抱了下来,他托着苏歆的臀不停往自己下处摩擦,“这东西可是一会让你欲仙欲死哭喊求饶”
    苏歆被他撩拨的脸颊有些红晕,男人将她放下,打开头顶上方的淋浴头,温热的水流下,安子骞拥着她站至淋浴头底下,对着两人脑袋冲,再流到身上。
    安子骞贪婪的亲吻她,吸允她的嘴唇,吸着她的小舌头,让女人呜呜嗯嗯的喘不过来气,他心里才算高兴,往她嘴里送着自己的蜜津夹杂着水。
    苏歆不愿吞下,安子骞总有办法,下一秒就听到苏歆喉咙处咕咚一声。
    女人的头发湿淋淋的,娇俏的脸上还挂着水珠,安子骞脑海中涌现出一个词:出水芙蓉。
    此时两人身上都光溜溜的,她能清楚的看到男人胯间昂着头的巨物。
    苏歆缓缓蹲下身子,抬头看着肉棒,用手摸了摸它。
    “怎么样,大吗”安子骞得意的说着,他对老二的尺寸一直是非常骄傲的。
    “也就那样吧”苏歆站起身子,一脸平淡。
    说真的,他其实够大了,只是她见的多了,也就不稀奇了。
    安子骞眼皮跳了跳,男性的尊严。
    下一秒,苏歆被他按到了墙上,一条腿在男人强有力的胳膊上挂着,这个姿势有点酸,苏歆还没说话,体内就进去了一根巨物,好似要撕裂她的身体。
    虽然穴内并不干涩,可也不够湿润,有些痛。
    “嗯...疼...”她皱着眉轻哼声。
    安子骞才不管她疼不疼,心里只想好好教训她。
    他猛的将肉棒抽出来,又狠狠的挺进去,整根没入。
    “啊...哈...哼嗯”女人扬着下巴,猛抽口冷气,她嘴欠什么,这个死混蛋。
    “你好紧啊”男人不禁感叹声,以为女人会和他那些睡过的明星一样下边都被肏的松松垮垮。
    太紧了,进出都很困难。
    这更激起了安子骞的欲望,看他今天不把她捅的像个老女人般松垮。
    他疯狂的顶胯抽送着肉棒,每撞击一次苏歆都会高亢得叫一声,她的耻骨已经没撞到通红。
    安子骞的频率太快,苏歆的娇吟被撞的支离破碎,龟头撑开小穴,随即肉棒狠狠的贯穿那紧致的小嘴,柱身摩擦着痉挛的穴壁,太紧了,好温暖。
    “啊...哈啊...太快了...嗯”
    这个姿势本就酸软她使不出力气,又被混蛋撞成这样。
    更奇怪的是,随着抽插他的肉棒竟胀的越来越大,小穴被撑得快裂开了,他妈的,系统别是给她胡加了什么技能,她自己都觉得小穴紧致了不少。
    可冲入头脑的快感,苏歆一直享受着,爽是爽,她的身子骨撑不住啊。
    苏歆伸手搂住他的脖颈,下巴抵在他的肩膀处,咬着他的耳朵
    “哈啊...子骞...啊!...我错了...错了...你慢点好不好...”
    她的嗓音很柔很糯,让人听了心疼。
    安子骞也不例外,可这小穴太勾人了,慢点是不可能的。
    安子骞轻笑声,“搂紧我,忍着点,宝贝儿,很快了”
    话落,他没有丝毫怜惜,依旧狠狠的贯穿她,紫黑色吓人的肉棒不停在她体内抽插。
    小穴很温暖包裹着肉棒,龟头每每插到花穴深处,都刺激的很,还有那块子宫处的软肉,太爽了。
    噗呲噗呲的声音响到两人耳边,苏歆无力的低声喘着,混蛋,速度太快了,这都好久了,她身子快酸死了。
    “宝贝儿,流了好多水啊”安子骞撇过头对她说。
    苏歆不理他,换来的是变本加厉,龟头刺的更深了,要戳穿子宫一般,好痛可又好爽。
    “啊~!哼嗯...哈啊...好酸嗯”苏歆指甲都要掐进他的脊背里,已经出现了道道红印。
    苏歆吃痛小穴一阵收缩,夹的安子骞也忍不住了,射了进去。
    苏歆伸出小锤捶他的肩膀“别!”
    话落,女人扭着小屁股就要将肉棒抽出来。
    安子骞故意用手握着她的娇臀往自己胯间按,两人私处紧紧贴合着。
    “不行...”
    “没事,反正已经射进去了,那就将错就错吧”
    “我累了”苏歆在他耳边求饶,非常乖巧。
    “好,先洗洗”
    话落,男人终于将她的腿放了下来,那条腿仿佛不是自己的了,浴缸是放好水后。
    苏歆整个人摊在他身上,洗头发,打沐浴露都是安子骞一人完成。
    女人的肌肤很滑很嫩,摸摸她,欲望就又上来了。
    安子骞压制住欲望,洗干净后,将女人放到了大床上,他也钻了进去,两人裸着睡到了一起。
    苏歆没睡,只是身子酸,趁势往安子骞怀里钻。
    可她忘了就在前不久男人的恶行。
    安子骞就像个野兽,尝完鲜美的肉,这肉再次送到他面前,他还想要。
    闻着女人身上的香气,下身一阵燥热,巨物也硬了起来,苏歆发现了不妙。
    男人已经翻身而上,压着她,将她的腿分成M型,“最后一次了,宝贝儿,给我好吗”
    又是不等苏歆讲话,男人挺着胯就讲肉棒塞了进去,一挺而进,插到最深处,直接触碰到了那块软肉。
    “啊!...嗯哈”
    安子骞疯狂的抽送起来,男人喘着粗气,低头看着那小穴是如何吞吐自己肉棒的。
    苏歆双手抓着床单,弓着腰,胸部往上挺,好爽!
    啪啪啪的声音很大,足以听出男人的力气有多大。
    他的肉棒好炙热,不停的摩擦小穴,没进入一次,苏歆爽到要飞起。
    “啊哈...子骞...太棒了...嗯...哈好爽”
    苏歆无所忌惮的浪叫着,安子骞扬扬嘴角,淫荡的女人。
    他的速度不知为何慢了起来,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龟头在穴内探寻着,突然,龟头蹭到了一处凸起的小肉粒,只是碰碰,女人的身子就颤的厉害,嘴里的娇吟声更盛。
    安子骞就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他将肉棒抽出来,狠狠的顶进去,冲着那块凸起刮,柱身也从那块凸起磨过去,龟头直捣花穴深处。
    “啊!...啊~哼嗯”
    肉棒在粉嫩的小穴内开始了原先的速度,这个年纪段正是鼎盛时期,安子骞怎么要她都不够,每每都冲着那块凸起去干。
    身下的女人身子更软了,叫声更加的骚。
    “啊嗯...别...别碰它...要死了哈嗯...哼啊要坏了啦”
    安子骞看她的样子只想狠狠肏死她,一个女人怎么能骚成这样。
    好爽!她要被送到巅峰了,真的,即使腰肢被撞的酸软小穴微微有些疼。
    但她此刻只想沉浸在这该死的情欲中,他的肉棒好棒。
    “哈啊...用力肏我...快...好棒...哥哥的肉棒好大...啊!嗯”
    苏歆扬着下巴高亢的呻吟,安子骞狠狠撞撞她“这么骚~”
    “我大不大”
    此刻的安子骞像个孩子非得逞逞口舌之快。
    “大好大...嗯啊...子啊...子骞的肉棒好大...舒服死了...哈啊”
    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快,男人听着她的骚叫,内心更加刺激了,高速得抽动,像小马达一样。
    苏歆要受不了了,太爽了,她尖叫一声,穴内喷射出一股透明的水,随着苏歆小穴猛烈的收缩,安子骞也射了进去。
    女人下巴处嘴角都是涎液,色情极了,待精液她吸收干净后,男人为她擦拭了后躺到她身边,揽住女人。
    将她的脑袋埋在自己胸膛,手指伸进她的头发,女人动了动腿,嘶了声。
    在他怀里轻轻呜咽肩膀抽动,“呜呜...疼,好疼”
    安子骞顺顺她的呆毛“哪里疼”
    “那...那疼”
    “哪?”男人知道,故意这样文她。他刚才为她清理私处时就发现了小穴红肿,有些惨不忍睹。
    “混蛋!”
    “好好,我混蛋,别哭了”安子骞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
    苏歆冲着他的红豆就是狠咬了一口,红豆周边都是牙印,这还不罢休又往他锁骨处咬了一口,都有些渗血了。
    “宝贝儿,你是小狗吗,咬够了就睡吧,明天还要录节目”
    男人在她嘴唇轻啵了下,苏歆也不生气了,毕竟她又不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了。
    哼唧哼唧的缩到安子骞怀里,她喜欢在别人怀里睡,有安全感。
    男人从未这样抱过女人睡觉,纵使有女人与他做完,想抱他睡觉,他觉得不适应,反感。
    可这小女人抱他,安子骞竟觉得很安心,她软软的,身子很香。
    安子骞发信息让助理买了药送过来,助理知道自家艺人花,与苏歆这位影后睡了她虽有些吃惊倒也没什么。
    重要的是他居然这么细心还让她买药,是那种纵欲过度的药,外涂。
    安子骞本想让她带急性避孕的药,但想到对这女人的身体会不好,转而有一瞬后悔。便转头将这件事忘了。